国内新闻翻译

远川出海研究:一位IT人的新加坡出海笔记


【文/桑蒂】

在30年前,如何更好地发展区域产业经济,是横亘在时代面前的难题。

1992年,时任新加坡国务咨政的李光耀,在率团访华期间第一次来到了苏州。虽然只预留了半天时间,但是苏州市精心安排了参观地点,并见缝插针极力推介了自己的城市。

就在2年之后,1994年新加坡参与合作的苏州工业园首期开发启动。通过20多年的建设,一座现代化的工业园在金鸡湖畔拔地而起。

面对这个“试验场”,李光耀提出了“软件转移”的概念:

将新加坡政府规划、管理城市的方法移植到苏州工业园。在他的推动下,数千名苏州中高层官员和管理人员奔赴新加坡接受培训。

多年之后,往日懵懂的学生俨然已经成为了优秀的导师。负责苏州工业园建设的“中新集团”目前已经在全国共建、援建了126个项目,其中不乏新疆霍尔果斯、西藏拉萨等基础相对薄弱地区。

而伴随着国内产业的溢出效应,中国企业应该去哪出海、又如何出海,已经成为了新阶段的新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新加坡这位旧老师还能带给我们新知识吗?

本文就将借由一位资深IT产业出海人的一线视角,重点关注在新加坡市场的机遇;以及我们在这个东南亚唯一的发达经济体中,还能汲取哪些相对有益的出海经验。

资料图

作为一名IT行业出海人,我的主要业务范围是服务海外政府客户进行数字转型。在最开始,我们的策略是“农村包围城市”,主要在亚非拉发展中国家进行市场探索。

但疫情改变了过去的工作方式。由于国际出行受限,我们不得不开始在线上拓展业务。但大部分海外政府客户早已习惯了面对面的交流,线上效率都很低。

在持续的探索之后,直到我们试水新加坡市场,这才终于遇到了一个能在疫情期间,完全通过线上方式高效展开业务的政府客户。

实际上,对于中国IT企业而言,把新加坡作为出海桥头堡早已是一个普遍选择。TikTok在2年前就已经选址新加坡作为国际双总部,而阿里云更是在2015年就把国际总部设在了新加坡。

尤其是在最近一段时间里,Web3概念相关企业齐聚新加坡,也让人再次对新加坡在IT产业和数字经济上的前瞻性惊叹。

而一般认为,新加坡之所以能有这样的吸引力,离不开良好的营商环境、优异的地理位置、开放的资本和人才流动,以及廉洁、高效的政府。

这些因素加总在一起,就为全球的先进公司们提供了一个优质、良性的竞争舞台。中国IT出海企业参与到这个市场的竞争,究竟可以获得哪些启发和借鉴呢?

1.触手可及的发达国家市场

相比西方市场,拥有相近文化、更近地理距离的新加坡,天然适合作为中国企业进军发达国家政府市场的第一站。

与我们印象中的“撮尔小国”不同,新加坡政府的IT市场和需求其实并不小。

新加坡的数字化程度非常高,互联网使用率92%,社交媒体渗透率89.5%,手机连接率147%,网速也名列世界前十,网络购物、游戏、电子支付的活跃度都位居世界前列。

同时作为东南亚唯一的发达国家,600多万人口的新加坡是亚洲人均GDP最高的国家之一,2020年人均GDP约6万美元,GDP总额近4000亿美元。

这个数字已经和非洲排名前列的经济体、人口过亿的埃及或尼日利亚相当了。这也说明即使我们践行“农村包围城市”策略,但最终想要吃到肉,还是得攻克“城市”才行。

而疫情作为一个新的变量,让全世界都看到了数字化作用的同时,也进一步加速了新加坡在政府数字化上的投入。

在2020年疫情引起的经济衰退和财政缩水之下,新加坡政府依然逆势投入了38亿新币(约180亿人民币)用于各政府部门在ICT上的采购,比2020年增长了10%。

具体到业务层面,每年新加坡都会有上百个政府部门会上线新的IT系统。截至2021年底,已经有600多个政务系统完成了上云和SaaS化。

有需求、有预算,就相当于手里有了筹码。但要想招揽来足够多的玩家,最后让作为庄家的政府拿到最好的解决方案,还需要有良好的规则和运营。

以招标系统为例,在广泛尝试了各国的采购网站之后,我早已习惯了大多数国家政府平台的分散、繁杂甚至混乱。

而我在使用新加坡的政府招标系统GeBIZ时,竟然感受到了一种快乐的流畅感。

GeBIZ界面观感

整个系统从供应商注册、机会查询,再到项目投标、开票收款都非常简单方便。我从零上手,摸索了一两天,绝大多数环节都已经轻车熟路。

在操作过程中,不管是“主动提问”还是“被动通知”,都能收到及时的回复。

而在整个过程中间,我们也能明显感受到服务型政府的人性化和灵活性。这里既没有弯弯绕绕的准入门槛——比如对外国公司的歧视,稀奇古怪资质的要求;

也没有看到不切实际、劳民伤财的文牍主义——比如某些市场的投标动辄要求几百上千页的投标材料,而评委会却经常把材料丢在一边不看。

新加坡会尽量让企业把时间花在理解需求和设计更好的方案上,而不是让企业担心因为文档格式或信息错漏被判出局,造成资源的浪费(这种情况在许多国家和组织的招标都会有)。

此外,GeBIZ还会提供丰富的历史数据。半年以内所有招标都可以查询,政府部门、标书、报价以及中标人都会公开。这些对于作为新手玩家的我们而言,都是非常重要的学习材料。

我自己也对这个平台的历史数据进行了一些分析,发现IT类10万新币以上招标,平均完成周期在3~6个月,整体流标率在5%以下。

与某些国家动不动就拖拉1年以上而且大比例流标相比,这些数据让我们更有了长期参与新加坡市场的信心。

新加坡市场本身不小的需求,以及为企业营造的良好环境,使得新加坡市场本身的存在,就为中国企业出海提供了一个触手可及的发达国家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