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罗思义:操纵“新冷战”,美国会把斗争转向军事领域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罗思义】

美国对中国采取咄咄逼人的姿态,必然在西方反对美国这一政策的人士之间引发交流和讨论,并对这一系列政策的起因和前景进行跨国界的分析与探讨。这其中,2020年7月成立的“拒绝新冷战”运动在诸多“进步势力”中发挥了特别重要的作用。该组织定期举行一系列活动、发布简报,并与反对美国对华冷战政策的西方重要政治人物和知识分子进行交流和讨论。最新进展是《美国正在对华发动“新冷战”——来自国际社会主义者的分析》于9月17日上市。该书的作者是约翰·贝拉米·福斯特 (John Bellamy Foster)、罗思义(John Ross)、黛博拉·韦内齐亚尔(Deborah Veneziale)和维贾伊·普拉萨德(Vijay Prashad)——这些都是“观察者网”读者所熟悉的名字。

《美国正在对华发动“新冷战”——来自国际社会主义者的分析》封面(图片来源:作者提供)

这本书吸引人的原因有很多。首先,它汇集了对美国敌视中国的政策持反对态度的力量中、来自西方的最进步的分析;其次,由于其作者均来自西方,因此非常了解西方,他们拥有中国作者所不具备的经验和知识——当然这不意味着中国人有必要全盘接受他们对西方的分析,但这不失为一个值得了解的信源。

第三,西方大多数支持冷战的作者既不了解中国现状,也对了解中国现状或者参与关于中国的分析的讨论不感兴趣——无知是他们最基本的状态。但是,该书的所有作者都与中国有过接触。事实上,这本书的三个章节都是在“观察者网”发表的中文文章的加长版和修订版,因此得到了诸多中国读者的指正,并且英文版也将在美国上市——维贾伊·普拉萨德专门为这本书作序。也为“观察者网”读者所熟知的著名的中国分析家,比如张维为、王文、高志凯、刘欣等,曾参与过“拒绝新冷战”组织的活动。因此,中国和西方反对新冷战的人士之间是有所接触,互通有无的——这种情况在西方作者中并不常见。

因此,本文旨在结论性地呈现书中的分析,以进一步促进在中国问题上更深入的对话。此外它还对世界不同地区支持和反对美国侵华政策的力量进行了对比和评估。

美国“先发制人的核打击”意味着什么

美国社会主义杂志《每月评论》主编约翰·贝拉米·福斯特撰写的“美国军事战略”章节,含有关于美国外交政策当权派军事战略讨论的详细分析——任何想要认真分析美国对华政策的人都有必要阅读一番。福斯特提出的事实,直接戳破了部分中国“民间”媒体所着力营造的那个“和平爱好者”属性的美国。

福斯特在对核战略进行细致的研究后发现,美国几十年来一直在努力达成的目标,是获得“先发制人”核打击能力,即能一次性消灭对手核力量,从而有效地防止对方实施致命的报复性打击的能力。这项研究令人沮丧:“从20世纪60年代莫斯科与华盛顿实现了大致的核均势开始,到90年代苏联解体,美苏冷战期间的主导核战略都是基于‘相互确保摧毁’概念。

当核均势转化为‘相互确保摧毁’时,通常被视为对双方的彻底破坏,即数以亿计的人死亡……但美国仍然无视核冬天的警告,它凭借远比苏联多的资源,试图超越‘相互确保摧毁’的均势,朝着美国‘核优势’的方向发展,以恢复美国在冷战早期的核优势水平。核优势,相对于核均势,意味着“消除报复性打击的可能性”,因此也被称为‘先发打击潜力’。从这个角度来说,华盛顿的官方防御态势一直考虑美国对核国家或无核国家进行先发打击,这一点很重要。”

福斯特指出,美国核战略发展路线是由美国核战略奠基人赫尔曼·卡恩制定的,他还创造了打击社会价值策略和反制策略这两个关键术语。打击社会价值策略是指以攻击敌人的城市、平民和经济为目标,旨在彻底消灭敌人,这会导致相互确保摧毁。相反,反制策略指的是以敌人的核武器设施作为攻击目标,以防止对方反击。

福斯特指出,从20世纪70年代末起,美国开始尝试获得先发制人核打击能力:“在20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核战略的特点是接受与苏联的大致核对等地位,从而接受‘相互确保摧毁’。在卡特总统任期的最后一年,这一政策宣告破产。1979年,华盛顿强迫北约允许在欧洲部署携带核武器的巡航导弹和潘兴II型导弹,这两种反制武器都是针对苏联的核武库的,这一决定点燃了欧洲的反核运动。

在随后的里根政府中,华盛顿全面采取了反制战略。里根政府推出了‘星球大战’计划,旨在建设一种能够保卫美国本土的全面反弹道导弹系统,最终由于不切实际而被放弃,但在后来的政府中促成了其他反导系统的建设。此外,美国在里根政府推动了MX(后来的和平使者)导弹,这是一种能够在苏联导弹发射前将其摧毁的反制武器。

所有这些武器都能压制苏军在先发进攻中的‘突击’行动,还能通过反导系统拦截仅存的几枚苏联导弹。反制武器需要更高的精确度,因为它们在“反价值”攻击中不再是城市的破坏者,而是要精确瞄准坚固的导弹发射井、移动陆基导弹、核潜艇和指挥控制中心。正是在这里,美国在反制武器方面拥有技术优势……然而,四十多年后的今天,用军控协会(Arms Control Association)的专家诺兰(Janne Nolan)的话说,‘反制仍然是美国核战略神圣不可侵犯的原则,其目的是实现核优势地位。’”

1991年苏联解体后,美国的核政策又增加了新的内容——北约在东欧地区侵略性地扩张,以使美国的武器系统能快速打击俄罗斯。这一政策最终引爆了俄乌战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