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尹锡悦主张“大妥协”,日方态度很微妙


本周,全世界目光聚焦纽约联合国总部。9月20日,第77届联合国大会将进入备受瞩目的一般性辩论环节。

这是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联大首次举行全面回归线下的会议,在世界深陷乱局之际,为各种双边和多边外交活动搭建了重要舞台。

尤其受到关注的,是时隔2年零10个月后,韩日领导人是否会举行双边会谈。上一次还是在2019年12月,双方主角分别是文在寅和安倍晋三。

韩国总统尹锡悦(左)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连日来,韩日两国分别就首脑会谈表态,但双方态度却存在很明显的“温差”。韩媒指出,两国政府正在就首脑会谈一事展开激烈的拉锯战。

先看韩方,韩国总统尹锡悦对此次首脑会谈颇为积极,甚至主张以“大妥协”来解决韩日问题。

9月18日,韩国总统室公开了尹锡悦接受《纽约时报》采访的原文。对于陷入僵持的韩日关系,尹锡悦表示,“我认为应该通过一场大妥协,面向未来地解决问题”。

事实上,早在9月15日,韩国国家安保室第一次长金泰孝在举行记者会时就宣布,尹锡悦出席联大期间将同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举行会谈。

“很早就决定举行韩美、韩日首脑会谈,目前正在协调时间。”金泰孝补充道,“韩日两国已经就此事达成一致,双方欣然接受本次会谈的计划安排。”

反观日方,态度却十分微妙。

就在15日韩方记者会召开约2小时后,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松野博一就日韩首脑会谈一事表示,“(日方)尚未做出决定”。

还有日本政府官员当天称,“没听说过,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言论。”

17日,又有日本媒体曝出,日本政府抗议韩国政府就韩日首脑会谈一事发布了“毫无事实根据”的言论。

韩日双方为何对首脑会谈表态不一?韩媒推测有两种情况——

一是韩国政府在具体会谈日程未确定的情况下,急于将首脑会谈公之于众。此举是为了强调新政府的外交成果,争取民众支持。

二是日本政府尽管与韩方就首脑会谈达成一致,但迫于国内舆论压力,对此事佯装不知。特别是日本政府近期因韩国统一教问题支持率骤跌,如果此时对韩方让步,将招致更多批评。

对于日方的消极态度,韩方先是表示,对于如期举行韩日首脑会谈的立场没有改变。

而在尹锡悦正式开启海外巡访的第一天,事情又出现了转折——当地时间18日,尹锡悦出访英国时,韩国总统府官员在伦敦召开记者会时表示:“有很多人询问韩日首脑会谈一事,对此我们无可奉告。”

尽管该官员称这不是突发情况,也不意味着韩方改变了立场。但《首尔新闻》解读称,这是韩国总统府“有意克制”对韩日首脑会谈进行具体说明。

报道认为,此举是为了应对日本方面的消极言论,避免同日方产生矛盾。以及,如果两国领导人在实际见面时也表现冷淡,那么改善韩日关系还需要更长的时间。

长安街知事注意到,韩日之间的问题由来已久,历史恩怨与现实矛盾相交织。

自2019年以来,两国在二战强征劳工赔偿、“慰安妇”问题、日本半导体行业原材料出口管制、日本核污染水排海等问题上矛盾不断,双边关系跌至冰点。

强征劳工赔偿问题是韩日双方的历史遗留问题。日本1910年至1945年殖民统治朝鲜半岛期间强征了大批劳工到日本做苦力。有韩方统计显示,被强征的朝鲜半岛劳工多达78万人。这些劳工往往被以诱骗、胁迫等方式带到日本从事劳役,饱受非人待遇,不少人甚至被折磨致死。

2018年,韩国最高法院判决认定新日铁住金公司和三菱重工公司赔偿韩籍二战劳工,但两家日企拒绝赔偿。

不仅如此,日方还指责韩方“违反国际法”,甚至对韩方实施经济报复,对出口韩国的半导体产业部分重要原材料实施管制,令韩国各界愤怒不已。此后,韩日首脑互动寥寥,最近一次会谈是在2019年12月。

陷入冰点的韩日关系,在尹锡悦上台后迎来缓和的转机。由于韩国整体外交政策转向全面加强韩美战略同盟。为满足美国对加强美日韩三边安全合作的要求,修复韩日关系被尹锡悦列为重要施政内容。

今年7月,韩国外长朴振访问日本,也是自2017年12月以来韩国外长首次访日,被外界视作“破冰之旅”。此后,韩日关系趋向缓和,双方政治经济交流逐渐恢复。

7月18日,日本东京,韩国外交部长官朴振和日本外务大臣林芳正在会谈前互相问候。

韩日关系回暖,当然也少不了美国的牵线搭桥,尤其是在军事方面。

6月11日,美日韩三国防长在香会期间举行了2019年以来首次三边会晤,彼时,三国防长向外传达了“团结”的信号。

6月底,韩日领导人又首次出席了北约峰会,期间尹锡悦与岸田文雄进行首次面对面交谈,不过时长仅3、4分钟。

而此番韩日双方对于首脑会谈展现出的“温差”,也再次说明,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如果韩日首脑会谈如期举行,当然可被视作双边关系的重大进展,但“破冰”容易“融冰”难。韩日之间因历史遗留问题结成的坚冰,远非一次会谈就能融化,也不是美国一厢情愿推动就会立刻解决,既需要时间,也需要双方都拿出解决问题的勇气和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