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张维为:制造混乱动荡,美式民主神话破灭


【文/张维为】

长期以来,美国打着“民主、自由、人权”的幌子,在世界各地扶持亲美势力,煽动“颜色革命”,制造分裂对抗,导致一些国家政权更迭,陷入政治动荡、经济凋敝、民生困苦的泥淖。美国的所作所为,严重危害世界和平、稳定与发展。

回顾历史,美西方曾多次煽动或卷入“颜色革命”。从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苏联解体、东欧剧变到2003年格鲁吉亚“玫瑰革命”,从2004年乌克兰“橙色革命”到2005年吉尔吉斯斯坦“郁金香革命”,从2011年“阿拉伯之春”到2014年乌克兰“广场革命”,此外还有2005年白俄罗斯“雪花革命”、2005年阿塞拜疆“橙色风暴”、2005年黎巴嫩“雪松革命”、2009年伊朗“绿色革命”,等等。

如果从冷战时期算起,带有“颜色革命”色彩的政权更迭事件更是众多。有统计显示,数十年来,美国中情局至少推翻或试图推翻超过50个外国政府,尽管中情局公开承认的只有7起。另有统计表明,1946—2000年间,美国曾81次试图对45个国家的选举施加影响。

也门经历“阿拉伯之春”后政权更迭,现今面临严重恐怖主义威胁。(资料图)

美国煽动的“颜色革命”曾多次“得手”,美国甚至以“冷战胜利者”自居。然而,进入21世纪以来,特别是自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其“颜色革命”频频“受挫”。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本国政府迅速维稳止暴,挫败了外部势力的干涉;在另外一些国家和地区,西式民主因“水土不服”带来巨大混乱乃至战乱,引发当事国民众及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

“画饼充饥”是美国煽动“颜色革命”的一大招数。美国及其西方伙伴对目标国进行大规模的思想和文化渗透,培养大批唯美西方马首是瞻的所谓精英人士,虚构西式民主神话,即只要采用西式民主制度,目标国所面临的各种困难,如贫困、失业、腐败等都能解决。

2011年前后爆发的“阿拉伯之春”很能说明问题。据法国学者埃里克·德纳塞等人所著《阿拉伯“革命”隐藏的另一面》一书透露,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自由之家”、美国国际开发署、开放社会研究所等所谓非政府组织,花了10多年时间,培养了一大批以阿拉伯文为母语的网络写手,组成“网络阿拉伯联盟”。

他们在网上设置议题、呼风唤雨,将中东北非阿拉伯国家的经济、社会、政治发展情况和存在的一些问题都归结为“专制”制度,强调唯有通过西式民主,所谓的问题才能得到根本解决。这些机构系统地培训街头政治的骨干力量,从示威者的着装、标识,到各级指挥者整齐划一的手势动作,再到利用社交媒体进行病毒式的假信息传播等,都有专门的课程。

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公开承认:“我曾担任中央情报局局长。我们撒谎、我们欺骗、我们偷窃。我们还有一门课程专门来教这些。这才是美国不断探索进取的荣耀。”当目标国出现“可乘之机”时,这些机构立刻通过网络等各种手段进行政治煽动,大搞广场政治和街头暴动。

突尼斯街头的“阿拉伯之春”运动。(图片来源:North Country Public Radio)

“颜色革命”在一些国家和地区暂时得手后,往往好景不长。这些国家和地区开始遭遇更多、更突出的矛盾。西化派与本土派的对峙、不同宗教和教派之间的对立、不同民族文化乃至语言之间的对垒都严重加剧对抗,结果是社会失序、企业倒闭、资本外流、经济衰退。归根结底,无视一个国家所特有的历史文化、政治制度、宗教信仰、族裔平衡、社会环境等,采用所谓西方“对抗式民主”的过程,往往就是一个各种矛盾不断被激化的过程。

今天“阿拉伯之春”已经变成了“阿拉伯之冬”:利比亚四分五裂,处于内战状态;也门同时经历多场战争:部落间的战争、教派间的战争、政府军与“基地”组织的战争,南部分裂势力活动不断;叙利亚更是遭到“地狱般的毁坏”。一些国际评估结果显示,“阿拉伯之春”给叙利亚、伊拉克、利比亚和也门等国基础设施造成的损失达到9000亿美元,这些事件还导致超过140万人死亡,1500多万人沦为难民。

乌克兰1991年独立后,原本与西方和俄罗斯保持着相对平稳的关系。2004年以及2014年,乌克兰先后发生“橙色革命”和“广场革命”。美联社曾披露一批资料,证明美国曾插手乌克兰2004年选举,包括资助多个政治组织,为反对派领导人访美埋单等。在基辅独立广场发生骚乱时,美国时任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和时任参议员约翰·麦凯恩直接前往独立广场,支持乌克兰亲西方派,并为抗议者分发食物。当时一段被曝光的录音显示,纽兰在与美驻乌大使的通话中,更是直接对谁来当乌克兰总理这个问题指手画脚。

2004年“橙色革命”期间,走上街头抗议的乌克兰民众。(图片来源:yandex.ru)

美国在世界各地煽动“颜色革命”,却没有意识到自身的民主光环早已跌落泥潭。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山骚乱事件震惊世界。《纽约时报》文章写道,这场骚乱是“对美国民主灯塔形象的一记重击”。德国总统施泰因迈尔认为,美国国会大厦暴力事件乱象是美国政客散布重重谎言、蔑视民主、煽动仇恨和分裂导致的恶果。

美国对外关系委员会会长理查德·哈斯也发文感叹:“从今以后,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以同样的方式看待、尊重、恐惧或者依赖我们。如果说后美国时代有一个开始日期,那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今天。”

美国到处煽动“颜色革命”,完全是为了实现美国利益最大化。对于美国借民主之名推行霸权的本质,法国媒体一针见血地指出,“民主”已成为美国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策动“颜色革命”、干涉别国内政、推翻别国政权,严重背离国际关系基本准则,背离历史发展大势,只会加速透支美国国家信誉,让其国际形象进一步坍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