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汤姆·福迪:伊丽莎白二世去世,也带走了大英帝国的余晖


【文/汤姆·福迪 译/观察者网 宁栎】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葬礼,几乎可以肯定地宣告了英国一个时代的结束。伊丽莎白二世在位70年,这是一个见证英国社会、政治和经济发生深刻变化的时代,见证大英帝国的解体和英国在世界上地位的改变。这些都成为此后70年英国国内政治压倒一切的主题,“现实主义”和“帝国认同”之间的拉锯战,就相当于围绕英国“身份”的激烈斗争和冲突。特别是在欧盟问题上,英国从否认到接受,最后又以英国退欧的形式再次拒绝。

因此,伊丽莎白二世的去世,正值英国未来面临前所未有的不确定性之时。这些挥之不去的不安全感来自英国的身份危机,产生了社会和经济的多方面压力,不仅导致英国退欧,也导致现在的外交政策完全倒向身份和意识形态,而不是现实或常识。 与此同时,国内政治也急剧右倾。 可以说,“战后共识”已随君主而去,未来似乎并不乐观。

女王葬礼时威斯敏斯特教堂下半旗(来源:法新社)

除了英国衍生的其他盎格鲁国家外,英国的国家认同是很特别的,因为它是在帝国主义的外衣下锻造的,具有一种排他性的普遍主义特征。英国并不像越南或韩国这样的国家,以非常具体的民族概念来确定其身份,而是通过在全球范围内投射价值观来确定,这当然是帝国和资本主义的合法化。 如果用特拉斯首相的说辞,就会发现它被广泛地定义为“自由市场”、“民主”和“法治”。 英国支持一种依托在全球霸权地位遗产上的例外论。

但是,当这个帝国不复存在,或者英国越来越无法为大部分本国人民提供服务时,会发生什么呢? 这就是英国今天面临的困境。 帝国在领土和声望方面的衰落也反映了全球范围内的经济变化,这些变化削弱了英国的竞争力,侵蚀了其工业基础,导致了20世纪70年代和80年代的动荡。 然而,正如撒切尔夫人的政策,解决办法是积极地把英国推上新自由主义的道路,这不仅摧毁了英国在帝国时代残余的工业基础,而且以纯粹的、不受约束的资本主义的名义撕裂了英国社会的和谐结构。

结果,支撑英国国家政治体制的“经济基础”也随之瓦解,其政治认同和共识也会随之崩溃。 从意识和目标来看,苏格兰是一个独立的国家,为了经济上的利益,苏格兰在18世纪同意与英格兰合并。 在英帝国蓬勃发展的同时,苏格兰与英格兰联合的政治意愿也很强。 然而,随着大英帝国的衰落,苏格兰赖以繁荣的工业基础也衰落了,民族主义的支持率大幅上升,最后在2008年全球经济衰退和随后卡梅隆首相力推紧缩计划时爆发了。

虽然2014年苏格兰独立公投没有成功,但苏格兰民族主义的支持率仍然很高,这与英国的帝国怀旧思潮和英国脱欧的政治潮流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也是在帝国衰落和随后经济潮流中处于不利地位的“落后”社区的倾向。英国经济从未真正从金融危机中复苏,自那以来,英国以国家身份认同的名义,做出越来越多灾难性的经济选择,宣布了侵略性的外交政策,其中包括英国退欧、新冠疫情危机和升级乌克兰战争,使英国陷入政治两极分化和不稳定的恶性循环。

伊丽莎白二世去世前几天,特拉斯当了首相,再也没有比这更好的象征了。它代表着一个时代的结束,一个新时代的开启。 伊丽莎白二世是英国战后转型和帝国衰落的象征。 然而,总的来说,两者都很惨淡。 英国是一个还没有接受帝国衰落的国家,还在激烈地试图复辟。同样不用说,伊丽莎白二世的个人声望、遗产和软实力永远不会被查尔斯三世真正实现。在查尔斯三世治下,英国将继续看不到未来、在当下陷入停滞、将继续梦想过去的辉煌。

(本文系作者赐稿,英文原文见下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