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党浩楠:俄罗斯宣布入俄公投和动员令,将如何影响局势发展?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党浩楠】

9月21日,俄罗斯总统普京以电视讲话形式发布了动员令,这虽非一战期间欧洲列强进行总体战前的“总动员”,而只是“部分动员”,但在乌克兰成功实施南北双线反攻并夺回部分领土的背景下,克里姆林宫宣布该消息显然很引人瞩目。同时,俄方表示,将在9月23到27号,在顿巴斯(卢甘斯克和顿涅茨克)、扎波罗热和赫尔松举行入俄公投。

简单来说,入俄公投将在除克里米亚半岛外(2014年公投入俄)的所有目前俄占领土(红色区域)上进行。而这些领土被“公投”加入俄罗斯后,如在应对后续乌克兰反攻中投入更多人力财力,从俄罗斯国内政治角度来说,将具有更多法律依据。这也同样意味着,在中短期内,俄乌通过和平谈判方式结束冲突的概率趋近于零。

黑框之外的红色区域是俄罗斯2月开展军事行动后占领的领土,紫色部分为乌克兰9月反攻中收复领土。图片来源:Institute for the Study of War

动员令将如何影响局势发展

不少人在听到俄罗斯即将进行战争动员的消息时,表现出了错愕和惊讶,担心这可能意味着战争的进一步升级。但事实上,关于俄罗斯征兵动员的消息最早在今年5月左右就开始流传。当时不少观察人士认为普京可能会在“胜利日”阅兵仪式上对乌克兰正式宣战,并发布战争动员。因为当时的俄军面临着一个显著问题:即使从基辅前线撤出兵力后,俄军因兵力不足,仍然不能扩大战果,俄乌两军战线基本固化。

根据俄方公开消息,在普京9月21日发表电视讲话后,国防部长绍伊古称,此次动员对象为预备役和退伍军人,直接人数大约在30万,因此俄罗斯广大服役适龄公民,其实暂时不会面临被动员的问题,这也与普京电视讲话中所说的“部分动员”相吻合。

动员令发布后,俄罗斯社会不可避免地有所反映,但总体来说抗议规模低于2月份俄乌冲突爆发时的;而俄罗斯国家杜马里面,不同政党间对总统电视讲话的反应一致,完全支持动员令。俄罗斯国家杜马主席沃罗金呼吁“在目前情况下,让我们和总统、最高统帅在一起,支持他的决定”。同时杜马还通过了法案加大对战时抢劫、“自愿投降”等行为的刑罚力度。由此可见,在俄罗斯政坛,支持继续对乌“特别军事行动”,已经被视为一种“政治正确”。

国家杜马不同政党代表均不同程度表示了对动员的支持,图片来源:俄国家杜马社交媒体

有分析认为,这可能意味着俄军将利用此次机会,重整旗鼓再度发动猛攻。

然而,笔者认为值得注意的是,有关俄占区将举行公投的消息早已广泛流传,恰在此时正式宣布同时进行公投与动员,说明俄罗斯下一步军事行动的目标,将仅局限于守卫住克里米亚半岛和即将“公投入俄”的区域。

换句话说,动员令并不必然意味着军事行动的升级,反而是在全面评估俄罗斯战争潜力和乌克兰反攻能力后,俄方作出了某种意义上的“止损式”的政治表态。

开战至今俄军主要面临三个不利因素:

1.兵力不足;目前俄军在乌克兰的兵力大约二十万,而且质量参差不齐;

2.信息化程度不足,精度制导武器缺乏;与俄军作战的除了地面上的乌克兰士兵,还有天空中、太空中无孔不入的预警机、卫星监视,可以说俄军在开战初期,少将级别将领不断遭遇“精准打击”就是吃了这个亏。

3.士气低落,尤其是在战事拖延、而乌军又有源源不断的外援的状况下;从历史上看俄军,在1812年俄法战争和苏德战争中,面临的都是拥有技术优势且兵力强大的敌人,但俄军都在经历艰苦卓绝的抗争后痛歼敌军;而今天,当俄军成了战斗的发起方,拥有开战的主动权时,情况却大相径庭。从根本上来说,这还是军人的主观能动性的发挥问题,当面临拿破仑、希特勒的侵略军,俄罗斯面临的是实实在在亡国灭种的危险,因此军队能做到舍死忘生、抗争到底,但目前显然不具备这样的精神状态。

显然,动员令有望解决的恐怕只有第一个问题,而武器装备的缺陷改善需要长期高额的国防投入,作战人员主观能动性的发挥则事关这场战争的本质。

目前俄罗斯已投入乌克兰战场的兵力虽然不多,其实已经是其武装力量的精锐部队,即使通过动员征集到一些有作战经验的预备役和退伍人员,俄军也很难依靠这些非一线部队再取得战争初期那样的较大进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