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芮捷锐:只要有意愿,澳大利亚可以这样修复中澳关系


【文/芮捷锐 译/观察者网 宁栎】

澳中关系开始出现一些复苏小萌芽。最近,澳大利亚外长与中国外长在联合国大会期间举行会晤,这是几个月来两国外长第二次会晤。

从冬天到春天的变化最初几乎是觉察不到的,只有经过训练的园丁才能发现。最近,中国驻印尼大使肖千调任为驻澳大利亚大使,中国派出一位英语流利、经验丰富的外交官,负责加强中澳关系建设性。但堪培拉似乎没人注意到这一点。

新大使到职后,一直面对新闻界不礼貌的敌意。他的回答不卑不亢,可能不是澳大利亚新闻界想听的。但就像澳大利亚外交官一样,中国新大使代表了中国政府立场。

新大使出现在澳大利亚广播公司的7点半新闻中,以一种温和的外交口吻发表讲话。他的讲话有利于为两国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会晤烘托气氛,他还表示澳方应该拿出动作来改善气氛。

澳大利亚的立场在很大程度上延续了莫里森政府的老套路。我们总是说:一切责任全在中国,是中国改变了,我们没有。中国应该改变行为,我们不会放弃价值观,也不会任人摆布,等等。

中澳外长在联合国会晤(来源:中国外交部网站)

是的,中国近年来的行为比较强硬,并采取了一些行动,包括对澳大利亚出口产品实施限制等。

但澳大利亚也很强硬。澳大利亚安全情报局和联邦警察骚扰在当地的中国记者,停止中立智库“中国事务”的资金来源,用不合理的反倾销行动干扰贸易,在新冠疫情前就拒绝向某些学者发放签证,干扰大学交流,等等。

当时,澳大利亚财政部长向中国明确表示,不欢迎中国在澳大利亚投资,并做出了一些愚蠢决定,比如以国家安全为由阻止一家中国乳品公司收购一家日资企业。这只是莫里森政府将自由党利益置于澳大利亚国家利益之上的一个例子。中国对澳大利亚的投资几乎终止。

双方针锋相对的轮番升级,使双边关系在莫里森政府末期陷入最低点。工党对此划清了界限,缓和了上届政府的好战调门,并在评论中国和双边关系时表现出了可赞的节制。值得注意的是,对此澳大利亚不必放弃其价值观。

那么,问题是如何进一步复苏这段关系,进而继续朝着更正常的关系推进。部分挑战在于,堪培拉的一些人不希望看到这发生。

澳大利亚外长黄英贤非常谨慎,她目前只提到要“稳定”两国关系,既不推进也不恶化。总理阿尔巴内塞现在更喜欢谈谈君主制问题,而不是最重要的外交政策。

双方都应该考虑如何在10月之后有所动作。一个办法是,澳大利亚结束在世贸组织就中国限制澳出口产品提起的诉讼,以换取中国同意将贸易恢复到2020年之前的水平。这样,任何一方都不会被看成是单方面妥协。

两国代表可以各自写信给世贸组织总干事,告知问题已通过双边讨论解决。这在技术层面能迅速完成。然后,澳大利亚可以宣布胜利,因为对澳出口产品的限制将被取消。中国也可以宣布胜利,因为澳大利亚放弃了诉讼。从此以后,贸易将基于双边自贸协定进行。

这将提供一些前进的动力,也许足以让两国领导人在二十国集团峰会期间举行双边会晤。在那样的会议上,可以宣布取消剩余的措施,审查澳大利亚的一些反倾销措施,并欢迎更多的中国投资,只需遵守外国投资审委会的通常程序。

如果有前进的意愿,这是可以做到的。外交是在保证国家利益时去解决难题的艺术。澳外长呼吁恢复外交,并要求恢复外交贸易部作为政府核心的地位。现在是时候打破僵局了。

(本文发表于2022年9月26日《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网站)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