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玉渊谭天丨全球粮荒,美国放火烧粮?


近日,国际组织再发警告,全球粮食危机,仍在加剧。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划定的48个受危机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中,非洲国家占了大多数。在非洲,有超过3亿的民众正在面临饥饿。

不过,就在非洲粮食告急之时,世界玉米产量最多的美国,却正在把玉米——这种非洲人急需的主粮作物大量“烧”掉。

光是去年,美国“烧”掉的玉米就超过1亿吨。

“烧玉米”背后,是美国难解的另一场危机,高油价。

8月,美国汽油指数较同期上涨了25.6%,继续助推美国通胀在40年来最高水平上居高不下。

“烧玉米”,就是为了生产成本相对便宜的乙醇,添加到汽油中,降低国内高企的汽油价格。

今年6月1日至9月15日,美国的加油站已经在销售一种含15%乙醇的汽油混合物,美国“烧玉米”的市场需求再度受到刺激。

然而,人还吃不饱的情况下,美国却把用来吃的玉米“烧”掉,用加剧粮食危机去解决能源危机,美国的方法真的奏效吗?

混合15%乙醇的汽油,专业说法叫E15汽油。

美国开始售卖这种汽油,还要从拜登今年4月份的一次行程说起。

△当地时间4月12日,拜登在艾奥瓦州燃料乙醇工厂发表演讲

今年4月12日,拜登去了艾奥瓦州的一家乙醇生产厂参观。

很快,美国环境保护署就宣布,将在夏季临时允许E15汽油的销售。这样,就能利用产量充足的玉米加工成乙醇,加入汽油中混合使用,降低成本,来平抑油价,帮美国人节省开支。

看起来,是个“完美”方案。

然而,白宫内部的高级幕僚却被曝对此举深感无奈。

到底是良方,还是无奈之举?可以具体算算账。

与使用100%汽油相比,添加15%乙醇的车辆,每加仑行驶里程通常会减少4%到5%,而乙醇汽油对汽车的高腐蚀性,也使美国消费者望而却步。

因此,美国传统化石能源行业并不看好乙醇汽油的市场,一直对于在汽油中添加乙醇的要求非常抵触,并屡屡向拜登政府施压阻挠。

△E15汽油

不过,即便这些石油公司乐意生产E15汽油,就能降低油价了吗?

按照白宫的说法,每加仑E15汽油可以替一个美国家庭节省10美分。如果按照今年美国汽油价格峰值的每加仑5.02美元来计算,10美分,也仅在汽油价格上降低了2%。

而这一点降价的惠及面又非常狭窄。

目前,美国能供应E15汽油的加油站仅占1.5%。由于基础设施极度缺乏,E15汽油很难在短时间内扩大终端规模,产生显著的替代效果。

不管怎么看,通过“烧玉米”来平抑油价,似乎都是一个鸡肋的选择,但美国刚刚通过的《通胀削减法案》,却依然给了乙醇生产大量的激励政策,颇有些“死马当活马医”的架势。

事实上,一遇到能源危机,美国就想到“烧玉米”,这不是第一次了。

最开始,美国选择“烧玉米”来调节能源市场,并非偶然事件。

这还要从上世纪70年代的全球能源危机说起。国际原油价格受到第四次中东战争影响,从1973年的每桶不到3美元涨到超过13美元。

当时的美国还没有进行页岩革命,国内石油产量有限,大量依赖进口,国际油价的上涨毫无缓冲地直接冲击美国国内,让美国感受到能源外部依赖的痛感,加大能源自主性迫在眉睫。

就在这时,美国政府收到了粮食巨头ADM公司提供的一份“完美方案”——通过在石油中添加乙醇,来减少石油的需求量,从而减少对外国的能源依赖。

不过,一个卖粮食的企业,怎么突然替美国政府操心起了能源问题?

实际上,这是一个蓄谋已久的计划,跟ADM公司当时面临的经营压力有关。

70年代的能源危机期间,美国用了大量粮食换取低价石油,导致缺粮的恐慌在国内蔓延。

美国政府便推动立法,刺激农产品扩产。美国玉米的种植面积,也开始迅速扩大。

然而,玉米扩产,对于ADM公司却是一把“双刃剑”。虽然有更多的玉米可卖,但产量过多,卖不上价,利润空间实则是遭到了压缩。

为了提高利润率,ADM公司还在用玉米生产一种添加到汽水中的糖浆,并占据了三分之一的市场份额。

但糖浆的销售,季节性变化很大。一到冬天,汽水销售放缓,糖浆滞销,ADM公司的营收压力巨大。

为了节省成本,这种糖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量副产品——乙醇,成了ADM公司新的“财富密码”。

很快,迫切为乙醇寻找销路的ADM公司,把目光投向了急于寻求替代能源的美国政府。

要让乙醇真正成为解决美国能源依赖问题的“完美”选择,ADM公司还下了不少“功夫”。

政策的风向标作用是最好的背书。于是,暗地里,巨额的政治献金被送到了美国白宫、农业部和国会的每一位关键决策者手中。

其中一位号称“乙醇议员”的美国参议员罗伯特·多尔,与ADM公司联合,从1978年开始,推动了十几项促进乙醇的生产和税收减免的法案。

而根据美国联邦选举委员会编制的文件,在1987-88年的选举中,ADM公司的捐款清单更是长达七页。ADM公司后来还成了老布什总统竞选连任的最大资金来源。

△ADM公司总裁安德烈亚斯

贿赂政府的一番运作下,上世纪80年代,美国共为混合乙醇的汽油提供了超过46亿美元的免税额,而美国75%的乙醇都是由ADM公司生产的。

1989年,用于加工乙醇的玉米需求量不断增长,使美国玉米价格每蒲式耳上涨了15至20美分。

但这恰恰就是ADM公司和美国政客所乐见的结果。

对美国政客来说,对乙醇的支持力度直接影响自己的命运。

因为他们在美国总统大选之路上,面临的第一场投票,是在美国最大的玉米种植州和乙醇生产州,艾奥瓦州。

为了率先博得优势,艾奥瓦州的玉米乙醇生产者的利润,是谁都不敢怠慢的。

对于ADM公司而言,有了乙醇这柄杠杆,就相当于在玉米的工业用途和食用之间制造了天然的需求竞争,从而能够始终掌握对玉米价格的控制。

就这样,玉米乙醇,靠着美国政府的大量补贴,逐渐发展壮大。

美国“烧玉米”的火刚刚煽起来,很快就遇到了一轮新的能源危机。进入2000年后,国际油价再次上涨,美国的能源焦虑再起。

新一轮的能源危机本应是检验玉米乙醇能否解决危机的试金石,但是在政治惯性的作用下,变成了掩耳盗铃式的推手。

2001年,深受石油将会用尽困扰的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刚一上台就成立了国家能源工作组。

小布什也没有忘记长期给予自己家族“支持”的ADM公司,上任不久,他就任命了一个名叫查克·康纳尔的人作为“总统农业、贸易和食品援助特别助理”。而这个人的身份是ADM公司掩护机构美国玉米加工协会的主席。

与此同时,美国政府对玉米乙醇的支持政策越来越密集地出台。

2002年的《农业法》中第一次出现了能源标题;

2005年,美国制定了可再生燃料标准;

2007年,美国又进一步扩大了可再生燃料标准计划的规模。

政策支持下,美国乙醇产量一路攀升,2006年成为全球第一大燃料乙醇生产国。

“烧玉米”的粮商和乙醇企业获得巨额利润,美国政客收割了更多的选票和捐款。

然而,这些企业和美国政客口中的那个关于“烧玉米”将带来的美好世界,却开始逐渐败露。

虽然乙醇的产量大幅增长,但是和石油的需求量相比可谓是杯水车薪,原本为应对能源危机而“烧”的玉米,不仅没有解决能源安全的问题,反而还成了酿造更大危机的祸源。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石油价格再度达到历史高峰。在此期间,玉米价格也随之大幅上涨。

中国社科院农村发展研究所研究员胡冰川给谭主解释了其中的联系:

当石油价格超过60美元/桶时,用玉米生产乙醇就会变得有利可图。石油价格越高,乙醇需求量就越大,相对便宜的玉米乙醇的市场就越大。

当能源危机发生时,乙醇能否真正解决问题似乎已经不重要。只要把乙醇的概念炒起来,再利用好此前出台的扶持政策,用玉米加工乙醇就有极大的图利空间。玉米的需求量激增带动了粮食价格上涨。这对于一些粮食依赖进口的国家来说,无疑是一场巨大的危机。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院长仇焕广通过测算发现,2008年前后的粮食危机期间,粮食价格中大约三分之一的涨幅,都是由生物燃料对粮食的需求拉动的。

高昂的粮食价格引发的危机,在全球几十个国家酿造了严重的政治动荡和生活困境。

而现在,新一轮的危机又在上演。

今年三月,美国农业部原本预测,2022年美国玉米种植面积将同比下降4%。然而,6月份的数据却显示,美国农民种植玉米的面积实际上仍在增长。

与之相对的是今年4到5月份,美国玉米乙醇高于2020年和2021年同期水平的连续扩产。

就在美国玉米乙醇的机器再次隆隆运转时,国际谷物理事会数据则显示,到 2022/23作物年度结束时,世界玉米的缓冲库存仅够80天的消费量,是12年来的最低水平。

而在以玉米为主粮的非洲,还有三亿人正面临饥饿。

可是,危机却很难就此终结。

美国对玉米乙醇的政策推动,必然会刺激玉米的需求,从而对玉米价格产生持续的拉升趋势。而玉米价格升高产生的传导效应,还会进而导致一系列作物价格的上涨。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预测,到2027年,全球粮食价格可能会再上涨8.5%。

把玉米当解药,唯独解了美国粮商和美国政客的利欲算盘,却让那些不发达地区人们的口粮生计遭到挤占,更在令全世界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