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基里尔·克里沃谢夫:纳卡冲突不再纯粹,背后揭示的是俄罗斯与西方对抗


【文/基里尔·克里沃谢夫,译/上海外国语大学硕士研究生 夏青】

去年年初之前,世界上仍有一些事件不是按照俄罗斯与西方的对抗逻辑发展的,其中一个事件始于1990年代初,另一个始于21世纪初,那时候的俄罗斯与美国、欧盟在一定程度上相互理解,且有共同合作的愿望。毫无疑问,2014年的克里米亚和顿巴斯事件打破了这片美好的“田园风光”,但俄罗斯在这两个问题上仍在发挥作用——调节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冲突,以及阿富汗局势。

我们不再赘述阿富汗问题,只需提出,2021年一整年,“广义上的三角”(俄罗斯、美国、中国和巴基斯坦)都在思考如何防止阿富汗塔利班迅速上台;而在阿塔上台后,这些国家再次聚在一起,讨论如何敦促其与其他恐怖团体切断联系。显然,只有未参与这二十年战争的非西方国家——俄罗斯、中国和巴基斯坦对阿富汗有相对的影响力,而美国只是局外人,已经失去了在阿富汗当地的权利资源。虽然美国在撤军后用无人机击毙了911事件的同谋者,但他们使阿塔对谈判失去了信任。

“不再是纯粹的冲突”,截图来自俄罗斯Riddle网站

纳戈尔诺——卡拉巴赫(简称纳卡)冲突的情况与之类似,由一个组织调解该冲突,乌克兰人对它的名字再熟悉不过了——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与俄罗斯以及西方的关系十分复杂。

的确,就形式上而言,亚美尼亚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和欧亚经济联盟的成员,而阿塞拜疆不是。因此,从理论上讲,俄罗斯应该站在其盟友亚美尼亚这一边。但事实并非如此:阿塞拜疆总统伊利哈姆·阿利耶夫曾在莫斯科国际关系学院学习和工作,且该国与俄罗斯有密切的经贸往来,他们不愿意在如此复杂的地缘政治环境中还要与邻国成为敌人。2008年后,阿塞拜疆仔细研究和借鉴了格鲁吉亚的经验,并决定尽量不让自己和俄罗斯的关系陷入到俄格那样的境地。

按照西方的民主标准,阿塞拜疆属于“不民主”的国家,因而经常遭到欧盟和美国的批评,但西方对这个国家束手无策。阿塞拜疆是少有的、能够让欧洲减少对俄天然气依赖的天然气供应商之一,TAP天然气管道把阿塞拜疆的天然气输送到意大利亚得里亚海沿岸,运输量将比原来扩大一倍。

亚美尼亚与西方国家也保持着良好关系。2021年,亚美尼亚共和国与欧盟签署的《全面和强化伙伴关系协定》(CEPA)开始生效。亚美尼亚顺利参与“东部伙伴关系”计划,与土耳其的欧洲对手——法国、希腊和塞浦路斯的交往尤为密切。所有这些造成了如今相当诡异的局面:俄罗斯的卫星社和西方的自由电台在亚美尼亚“舒适”地共存着,而亲俄和亲西方的激进分子同时在政坛活跃。

此外,“我们应该加入谁?”这个问题的答案往往不是取决于“哪一方是对的”,而是看“和谁做朋友更有益?”例如,一些亲西方的活动家认为,如果亚美尼亚不是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的成员,欧洲会一致站在亚美尼亚这一边,保护这个年轻的民主国家免受 “阿利耶夫的独裁统治”。但这更像是一种幻想,现实是,亚美尼亚无法像依赖俄罗斯那样依赖任何一个其他国家。

另一种观点认为:如果亚美尼亚承认克里米亚、顿巴斯和卢甘斯克的独立,并将所有移居亚美尼亚的反对派驱逐回俄罗斯,普京将感激不尽,并以保护纳卡地区不受阿塞拜疆的侵略作为“回报”。然而,这听起来也不像是一个靠谱的计划。

让我们再来谈谈欧安组织明斯克小组,该小组目前仍由俄罗斯、法国和美国担任共同主席国。2020年纳卡冲突结束后,阿利耶夫总统明确表示,既然这种形式的谈判毫无成效,那么其他参与国就应该退场。奇怪的是,俄罗斯没有立即支持这一观点,他们认为几个世界大国的参与更容易保证该地区实现和平与稳定。

然而,在俄罗斯军队进入乌克兰仅仅一年后,明斯克小组就自动解散了,因为美国和俄罗斯的外交官再也无法坐在同一张桌子上讨论任何问题,哪怕是与全球博弈无关的问题。

2022年9月13日,亚美尼亚国防部提供的视频截图显示,阿塞拜疆士兵越过两国边境线逼近亚美尼亚阵地。图自亚美尼亚国防部

布鲁塞尔和平

据说,2020年11月9日签署的结束纳卡冲突的协议是由俄罗斯拟定的,当时该地区只有俄罗斯的维和部队在场。但在2022年2月24日之后,这些都不再具有决定性意义了。毫无疑问,俄罗斯会为通过亚美尼亚的巴库——纳希切万公路提供安全保障,这一点在协议中已经说明。但在划定边界、释放囚犯、制定和平条约等其他问题上,双方可以面对面地进行谈判,并让其他国家参与调解,而不仅仅是俄罗斯。

阿塞拜疆总统伊尔哈姆·阿利耶夫和亚美尼亚总统尼科尔·帕希尼扬(以及两国的外交部长杰伊洪·巴伊拉莫夫和阿拉拉特·米尔佐扬)此前在俄罗斯和欧洲都进行过会晤,这没什么不正常的。俄罗斯认为欧盟已经接受了他们是“配角”的事实,但事实证明,俄罗斯想错了。

在布鲁塞尔最后一次会议前夕(顺便说一下,这是两位领导人今年以来在布鲁塞尔举行的第三次会议),阿塞拜疆开始认真谈论应在未来几个月内签署的和平条约。外长们现在必须在未来几周内着手“制定文本”。阿塞拜疆认为,条约的基础条件已经形成,其中包括五项原则:

·相互承认对方的主权、领土完整和边界的不可侵犯性;

·确认对彼此不存在领土要求;

·不威胁彼此的安全;

·划定和标定边界,建立外交关系;

·开放运输通信,在共同感兴趣的领域建立合作。

亚美尼亚重申不反对上述各项,但希望再增加一项,即保障纳卡地区亚美尼亚人的权利。但阿塞拜疆对这一点表现出不满,他们表示,纳卡地区是阿塞拜疆的领土,这属于内政问题,无法与其他国家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