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欧盟领导人非正式峰会未达成突破性成果,德国成“众矢之的”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当地时间10月6日,首届欧洲政治共同体领导人会议在捷克首都布拉格举行。7日,与会的欧盟领导人举行了非正式峰会,重点讨论当前能源危机问题。可会议结束后,不但没有任何实际成果达成,德国也成为了这场会上的“众矢之的”。

综合“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华盛顿邮报》等报道,这次会议之所以采用领导人非正式会晤的模式,旨在“减轻各国压力”,以便达成共识。然而会上由于德国等国家的反对,欧盟在限制天然气价格问题上依旧争论不休,未能达成一致。

同时,德国于9月底公布的一项2000亿欧元的能源援助计划,也在欧盟内部引发剧烈批评。被批“人吃人”、“开倒车”之后,德国总理朔尔茨7日称已通过沟通“消除误解”,但是会上多国持续指责德国做法“自私”和“不公平”,担心这一计划会加剧欧洲的通货膨胀和贫富差距,破坏欧盟内部统一市场。

有媒体形容,多国“对德国愤怒”的情绪笼罩了此次会议,“分歧和拖延”也是这场会议的主题。由于这场非正式峰会并没有在能源问题上取得进展,僵局之下,外界已将关注的焦点转向了10月20日至21日举行的欧盟领导人正式峰会上,期望到时能够达成协议。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称,7日的会议持续时间远超预期,反映出各国在如何降低能源成本问题上存在严重分歧,会议在一系列提议上没有取得具体进展,包括有争议的对天然气价格设置上限。《华盛顿邮报》也称,欧盟27个成员国的代表花了一天时间,试图找到限价方法,但仍在争论,并未达成协议。

专门关注欧盟政策的泛欧洲网络媒体“Euractiv”指出,欧盟各成员国之间在对天然气价格设置广泛上限存有分歧,以及因德国自行公布2000亿欧元能源救助计划而关系紧张,这些都得到了充分体现。

在非正式峰会开始之前,大多数欧盟国家要求对天然气批发价格设置上限。然而,有些国家反对设置上限,诸如德国、丹麦和荷兰,它们担心此举将使得在紧张的全球市场上购买天然气变得更困难。出于类似担忧,欧盟委员会其实也不愿限制天然气价格,但迫于压力,还是在峰会前提出了限制进口天然气价格和限制用于发电的天然气价格的建议。

除了在天然气限价问题上争论不休,多国对于德国的愤怒情绪也笼罩在会议之上。“Euractiv”就关注到了这一点,报道指出,在布拉格举行的这场非正式峰会,因多国对德国有争议的2000亿欧元能源援助计划不满而蒙上阴影,这些国家的反应从生气甚至升级至了震怒,显示出德国和那些希望加强欧盟团结的国家之间有着严重分歧。

“Euractiv”报道截图

当地时间9月29日,因确诊新冠而在居家隔离的德国总理朔尔茨通过视频连线宣布,德国政府将在2024年以前投入至多2000亿欧元,以应对持续高涨的能源价格。英国《金融时报》称,这是自能源危机爆发以来,一个欧洲国家政府出台的最大规模的救助计划。

“政客新闻网”欧洲版指出,德国政府价值达2000亿欧元的计划之所以激怒其他欧洲国家,原因在于这些国家认为,此举是德国在毫不掩饰地进行政府援助,不仅破坏了欧盟单一市场的稳定性,也让较贫穷的国家受到了冷落。

当地时间9月29日,德国经济部长罗伯特·哈贝克和财政部长林德纳就如何应对能源价格过高举行新闻发布会,德国总理朔尔茨远程出席了此次发布会。图自澎湃影像

在7日的非正式峰会上,身为欧盟轮值主席国捷克的总理,皮特·菲亚拉(Petr Fiala)在没有直接点名德国的情况下发出了警告:“我们需要遵守国家援助规定,我们不能只有国家性的解决方案,我们需要欧洲的解决方案。”

其他欧盟国家领导人,发言则比菲亚拉要激烈得多。波兰总理马特乌斯·莫拉维茨基(Mateusz Morawiecki)指责称,德国在反对天然气限价政策的同时,为本国企业提供补贴,破坏了欧盟内部市场。

“最富有的国家,最强大的欧盟国家正试图利用这场危机,为其企业在单一市场获得竞争优势。这是不公平的,这不是单一市场应该运作的方式。”莫拉维茨基称,“德国人的自私必须被扔进柜子里”。

此前已发出批评的比利时首相德克罗也继续抨击道:“我们不能用补贴解决所有问题。我们不再需要这么大的(援助)方案了。”

德国能源危机纾困政策与其他欧洲国家的对比。图片来源:《金融时报》

据报道,对于德国的2000亿欧元计划,法国总统马克龙的回应则有点闪烁其词。他说:“当局势紧张时,‘团结对立的观点’是法国的职责”。“政客新闻网”欧洲版认为,马克龙此言也是在对德国的计划提出批评。此外,马克龙还表示鉴于当下的情况,2023年至2024年的那个冬天对欧洲来说会更加艰难。他认为欧洲应该想更远的地方寻求天然气供应,譬如亚洲。

而作为德国人的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也表示:“我们必须保持单一市场的团结,避免分裂。”《华盛顿邮报》称,对德国提出批评的还包括西班牙、意大利、匈牙利和斯洛伐克等国家。

对于各国的批评声,德国总理朔尔茨仍在为本国政策辩护,他在7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德国的计划是一项“非常平衡、非常明智、非常果断”的一揽子计划,而且法国、荷兰和其他国家也已采取了援助计划。他反复强调,德国的2000亿欧元计划将持续两年,这意味着资金规模并不比法国等其他国家更大。朔尔茨还认为,这番解释已经起到了“消除误解”的作用。

事实上,在德国出台政策后,这很快引发了其他欧盟国家的担忧,他们认为德国如此独行其是会将其他国家置于面临更高能源价格的风险中,并分裂集团的统一立场。匈牙利总理欧尔班形容这种做法是“人吃人”行为(cannibalism),比利时首相德克罗也批评此举可能“使欧洲单一市场退化”。

《金融时报》:德国2000亿欧元能源支持计划激起欧盟内部“憎恶”

9月30日,即将离任的意大利总理德拉吉也警告:“面对这个时代的共同威胁,我们不能根据我们国家预算的空间来划分自己。”卢森堡能源部长呼吁欧盟执委会要改变对成员国补助的规则,即运用欧盟对成员国的补助金来调节各国能源纾困措施,以阻止“这场疯狂的政府砸钱比赛……停止我们自己大乱斗”。

此外,斯洛伐克经济部长赫尔曼更是对《金融时报》直言,德国“在毁灭我们的共同市场”。他表示,整个欧盟受益于斯洛伐克使用天然气生产的肥料,但天然气价格却可能压垮斯洛伐克经济,“我们没有财政资源做这么巨大的补贴”。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