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闻博:美国号召G7限制俄石油价格,能如愿么?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闻博】

自今年2月以来,俄乌战争不见消停,而战场之外俄美欧三方在全球能源市场的角力也从暗流涌动升级到了明枪暗箭的白热化阶段。

过去的九月对于国际能源市场来说是个多事的月份,期间有两条新闻值得关注:第一条是北溪两条海底管道疑似因人为破坏而发生大量天然气泄漏;相对而言,第二条新闻声量弱小,但对市场潜在的影响却要深远很多,即美国联合西方七国集团对俄罗斯出口的石油限价。

美国财政部副部长阿德耶默(Adewale Adeyemo)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美方初步将针对俄罗斯原油的价格上限定在每桶44美元。他强调,44美元/桶是此前俄方预估的原油生产成本价格,美方暂将其当作一个粗略的指导价,“我们不会把这个价格定得低于俄罗斯的生产成本。因此,这个水平可以在鼓励俄罗斯生产的同时又不允许其从中获利。”

美媒报道截图

众所周知,俄罗斯的收入依赖石油,这点从路边那句“一个伪装成国家的加油站”的调侃里可见一斑。而战争的源动力是金钱,因此在这种日费斗金的特殊时期,俄罗斯能从油气出口收益中获得多少资金很大程度上就决定了战争的走向。

然而,西方国家要想借阻止俄罗斯从油气出口中获益来阻断俄罗斯在乌克兰的军事行动,这事没那么想当然。

自俄乌开战以来,虽然西方主要国家频频加码对俄制裁,但是受益于能源价格的飙涨,俄罗斯的海外收入不减反增,原因就在于油气是能源和石化的刚需。

本来制裁俄罗斯石油出口的最好办法,是如针对伊朗一样禁止其能源交易,特别是禁止其石油和能源产品输出到欧洲市场。但是俄罗斯毕竟不是伊朗等国家,俄罗斯的油气出口量在世界市场上的比重不是伊朗所能比拟的。

从下面两图的统计可以看出,目前俄罗斯在天然气出口中稳居世界第一的位置,而且拉开第二、三名很大距离;在石油出口方面,俄罗斯也排名第二,远超过排名第六的美国。

世界范围内,天然气出口量排名前10的国家(图源:半岛新网)

世界主要原油出口国排名(图源:statista.com)

简单来说,在石化能源领域,俄罗斯大而难倒,短期内世界市场弥补不了这个缺口。欧洲需要俄罗斯的油气,这点美国也无法阻止。

因此,即使理论上能禁绝俄罗斯油气产品在国际市场上流通,随之而来的能源价格巨幅上涨也是美国乃至世界经济所难以承受的。

美方的盘算

“既要又要”,结果只能是折中。

不能阻止俄罗斯赚钱,那就让它少赚一点。所以才有了这次西方七国集团协调后的限价行动,目的便是让油气出口变成俄罗斯的鸡肋,不出口没钱,但是出口也赚不了多少利润。

问题在于,油气交易是市场交易行为,特别是大宗产品的市场交易,其价格根据供需关系决定,而且其交易量巨大,并不是几国政府简单干预市场就能制定指导价的。因此美国企图实施限价的关键,在于声明的细节里:

“进口商以低于G7集团发布的石油价格上限的价格购买俄罗斯海运石油,将获得禁运制裁豁免。此外,通过有效文件证明俄油进口价格低于上限价格的石油进口商也可以获得相应的保险和金融服务。

“据财政部外国资产控制办公室称,该豁免计划将依靠交易记录和证明文件来执行。直接获得价格信息的行为人,如商品经纪人和炼油商需提供购买俄油时的相应价格文件,而无法直接获得价格信息的公司——如保险公司——则需要其客户提供证明并承诺不会购买价格高于价格上限的俄罗斯原油。

简单说来,美国试图通过卡住金融保险服务的脖子,迫使买家们压低对俄石油的报价——凡是价格高于价格限制的俄罗斯石油想交易,交易对手就必须自己想办法找合适的保险公司和其他金融服务提供商,以保证合规并对冲风险。

也许有读者会觉得奇怪:不就是保险么?大多数人没有给自己的房子上保险或给自己买医疗重疾险,房子不照样住、日子不也照样过?石油也是商品,买卖是你情我愿的事情,保险就这么重要?

实际上,现实中国际石油和航运市场的规则相当复杂,生活里的直觉并不能直接帮助我们理解其中的关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