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议员激愤,美媒告诫,白宫:拜登将重新审视美国与沙特关系


【文/观察者网 齐倩】拜登上台后主动向沙特示好,大搞“碰拳外交”,沙特所在的欧佩克+近期却宣布“重大减产计划”。美国政坛普遍将之视作沙特的“背刺”,多名民主党议员呼吁“报复”,但白宫方面态度谨慎,只说感到“失望”。

当地时间10月11日,白宫国安委员会发言人表示,总统认为现在“是时候重新审视”美沙关系了。

不过,多家美媒认为,目前尚不清楚拜登的“重新审视”是否意味着美沙关系的转向,或者只是为了平息国内舆论的压力。《华盛顿邮报》提醒道,鉴于沙特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重要性,两国之间任何重大的关系降级都可能带来石油成本及其以外的代价。

美媒报道截图

据美国《国会山报》报道,在越来越多的国会议员的压力下,多名白宫官员11日表示,拜登愿意重新评估美国与沙特的关系。不过,他们没有概述任何潜在的具体变化,也没有给出响应的时间表。

“总统认为,是时候审视(美沙)关系并确保它符合我们的利益了”,白宫国安委员会发言人柯比告诉记者,拜登“谈到了不要害怕重新思考美沙双边关系的必要性”。

柯比说道:“鉴于最近的事态发展和欧佩克+关于石油生产的决定,总统认为我们应该审查与沙特的双边关系,看看这种关系是否在需要的地方,以及它是否为我们的国家服务安全利益。”他没有做出进一步说明,只说总统愿意将来与国会议员讨论这一决定,并“认真对待国会议员的担忧”。

当被问及为什么欧佩克+决定减产而白宫只将注意力放在沙特时,柯比回答称:“沙特显然……是该集团(欧佩克+)的领导者。”

白宫新闻秘书让-皮埃尔当天也说,未来几周或几个月内,政府将就美沙关系与国会议员和国际盟友进行磋商。“从一开始,我们就表示我们需要重新评估并与沙特建立不同的关系,特别是在欧佩克+做出决定之后”,她补充说,欧佩克+的决定很“自私”。

同样,让-皮埃尔没有给出任何具体的时间表,也没有说明谁将领导这一“重新审查”。

白宫新闻秘书:拜登将重新审视美沙关系

10月5日,欧佩克+在维也纳举行部长级会议,决定自11月起减产石油200万桶/日。这是自疫情以来最大规模的石油减产措施,相当于全球石油需求的2%左右。

美媒报道称,此举可能导致油价急剧飙升,对因深受高能源成本困扰的西方消费者带来进一步的压力,同时也会帮助俄罗斯在“特别军事活动”期间充实国库。其中有媒体直言,这是对拜登政府的“直接打击”,在中期选举临近的时刻,高企的油价无疑会会让拜登及民主党付出政治代价。

此前,拜登一直试图说服沙特等海湾国家增产以稳定油价,并在7月份放下身段访问自己口中的“贱民国家”——沙特,大搞“碰拳外交”。

拜登7月访问沙特,同沙特王储“碰拳”,图自IC Photo

尽管沙特方面坚称此举是出于“经济原因”,只是为了确保石油收入,但这显然引起美国国内一片哗然。

上周,多名民主党议员提案“报复”,呼吁撤回美国在沙特及阿联酋部署的军队和导弹防御系统等,以回击“欧佩克+”国家的减产举措;

10月10日,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主席、民主党籍参议员梅嫩德斯(Bob Menendez)则誓言要阻止美国未来对沙特的所有武器销售,并敦促拜登政府“立即冻结”美沙两国所有合作,以此作为回应;

11日,又有多名民主党议员提案,呼吁美国暂停一年向阿拉伯军售,以示对“沙特借油价上涨在俄乌冲突中帮助俄罗斯”的抗议……

即便两党尤其是民主党内部“群情激愤”,纷纷呼吁“报复”甚至是“断交”,但美媒和分析师认为,现在拜登应对欧佩克+减产的选择“是有限的,需要做出权衡”。

美国《纽约时报》便直言,鉴于目前没有任何时间表和可供考虑的选项,因此尚不清楚拜登所谓的“重新审视”是否意味着美沙关系的转向,或者是利用公众舆论向沙特施压,还是只是为了平息国内舆论的压力。

与此同时,一些外交政策资深人士则告诫拜登不要采取激烈行动。

“美国应该寻求与沙特达成新的战略协议,而不是断交”,前美国中东外交官、现任外交关系委员会成员英迪克(Martin S. Indyk)向《纽约时报》表示,“在石油生产和区域行为方面,我们需要一个更负责任的沙特领导层”,而沙特也需要美国应对安全威胁,所以“双方应该各退一步”。

美国智库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高级研究员米勒(Aaron David Miller)也说,拜登需要需要权衡与沙特断交的潜在弊端,因为沙特是美国在中东地区打击恐怖主义和对抗伊朗的重要盟友。他认为,拜登现在不得不做出选择:是迎合国内舆论“惩罚”沙特,还是试图改变沙特领导层的行为。

《华盛顿邮报》同样提醒道,鉴于沙特在中东和阿拉伯世界的重要性,两国之间任何重大的关系降级都可能带来石油成本及其以外的代价。美国一直依赖与沙特的持续合作,在中东地区寻求包括石油在内的一系列利益,例如打击伊朗。

值得注意的是,相较于愤怒的民主党内部,白宫方面一直态度克制。在6日表示自己对沙特的决定感到“失望”、承认美沙关系“存在问题”后,拜登本人并未表态是否支持对与沙特关系做出重大改变。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