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东学者:海湾国家拒绝成为大国“战场”或“游乐场”


(文/李思瑞)

当今世界正经历巨大变革。所有国家和地区都清楚地意识到世界秩序的变化:美西方日渐式微,而亚洲和其他地区正在崛起,相对实力日益增强。

海湾地区的安全、经济和社会格局也在经历着迅速演变。阿联酋和沙特阿拉伯等发展活力较强的海湾国家正试图在传统的能源贸易范畴之外,打造平衡多样的战略关系,涉及安全、太空探索和科技等多个领域。

当前全球格局的演变给海湾地区带来了许多机遇和风险。现在是加速海湾合作委员会一体化,特别是在安全、货币和经济方面一体化的好时机。

图片来源:新华社

海湾国家试图重塑世界对该地区安全问题的看法。用“石油换安全”来定义海湾国家关系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海湾地区将致力于建设一个没有冲突、区域经济一体化、社会蓬勃发展的未来。在地区以外的东西方大国支持下,海湾国家一直在尝试积极应对地区挑战。也门、叙利亚和利比亚冲突的解决方案正在制定之中。阿拉伯人认为,通过地区努力和对话,这些问题一定能够尽早解决。

海湾地区的安全问题正成为世界,尤其是亚洲的一个重要课题,这不仅是因为胡塞武装组织最近对沙特和阿联酋发动了袭击,更是因为海湾地区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地区之一。它在地理和战略上处于能源贸易等全球贸易的中心,控制着霍尔木兹海峡等重要的海上航道。

要理解海湾地区安全日益增加的重要性,就必须了解世界秩序迅速演变和经济重心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大趋势。普华永道在《2050年的世界》报告中预测,到2050年,世界四大经济体中将有三个位于亚洲,它们分别是中国、印度和印度尼西亚。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但在那之前,由于新能源开发之路漫长,短期石油天然气能源难以替代,因此海湾国家仍将是世界各国,尤其是中印等国能源的主要进口来源。

目前,中国是海湾地区最大的石油出口对象国,6个海合会成员中有5个是中国石油天然气的主要供应国。而预计到2035年,印度将成为海湾地区石油和天然气的最大进口国,这将进一步巩固海湾地区作为世界,尤其是亚洲能源供应基地的地位。

迪拜、阿布扎比等一些海湾国家城市利用当地的战略区位优势,已经发展成为全球贸易物流枢纽和东西方之间交流的桥梁。

2020年,中国取代欧盟成为海合会第一大贸易伙伴,去年,双边贸易额大幅增长。其他一些亚洲国家与海合会国家的贸易也呈现类似趋势,各国贸易安全和海上航运安全的重要性愈发凸显。

随着亚洲GDP在全球的比重不断扩大,海湾国家将继续与崛起的亚洲大国开展经济合作,利用双边和多边平台加强同亚洲各国对话,例如近期部分海湾国家就派团参加了东盟系列会议。

海湾国家还密切关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 (RCEP) 和《全面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 的实施进展。

随着海湾国家与亚洲新兴的庞大贸易集团之间的联系愈发紧密,预计海湾地区与亚洲其他地区之间的贸易额将在未来30年大幅提高。

现在,在中国的带动下,亚洲正在成为全球经济和政治舞台的中心。各国人民都不愿看到外部势力利用双边贸易和海上航线的脆弱性搞“敲诈”。因此,在地区内和双边层面建立一套明确的安全框架成为至关重要的问题。

在一个日益多极化的世界中,海湾地区不应受制于单一安全伙伴或伙伴集团,而应实现安全伙伴多样化,同那些有能力维护和平、与海湾地区享有共同利益的国家发展伙伴关系,从而确保本地区的稳定与繁荣。

由于双方经济发展具有巨大的协同效应和互补性,海湾地区与亚洲各国,特别是中国和印度之间的经济一体化在未来几年有望进一步深化。为了维护亚洲与海湾地区迅速发展的经济贸易联系,各方都有必要在保障贸易正常运行方面加大投入。

2021年3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提出了实现中东安全稳定的五点倡议,其中“共建集体安全”就是要点之一。

图片来源:中国日报

海湾国家应该严肃考虑所有传统和非传统伙伴提出的倡议和建议,并努力创建一套最适合本地区现实的合作框架。海湾国家还可以研究借鉴那些成功的国际组织的经验,如上海合作组织,一些海湾国家已经向上合组织申请观察员国或对话伙伴国地位。

上合组织的宪章和《长期睦邻友好合作条约》,以及其所秉持的政治互信、合作共赢、国家平等、开放包容、公平正义等原则,值得未来海湾地区合作框架吸收借鉴。

当前大国竞争急速加剧,海湾国家要避免成为大国“战场”或“游乐场”。地区各国必须建立共识和共同立场,加快推进建立本地区安全原则与合作框架,从而确保地区安全与繁荣。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