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凯雷特维·奥普库:中国不会到处演讲,只提供实际的帮助


观察者网:奥普库先生,请您先向观众自我介绍一下吧。

奥普库:下午好,我是来自加纳的奥普库。我是加纳社会主义运动的召集人,也是当前“泛非主义”领导委员会和国际人民大会的成员。我对包括社会主义政党、政治运动、工会、性别运动、青年运动在内的“泛非主义”和非洲发展问题感兴趣,当然,我也是更宏大意义上的马克思主义者、工会活动家和性别活动家,我的工作致力于非洲社会更好地转变。

观察者网:中国是加纳最大的贸易伙伴和投资国,在一带一路倡议和中非合作论坛的框架下,您认为中国在加纳的经济转型,特别是在基础设施建设方面发挥了什么作用?

奥普库:我认为基础设施是一个重要问题,中国援助加纳的基础设施建设,使我们能够提高生产力水平,改善全国的资源分配。

从20世纪90年代建造国家剧院、水力发电站,到修建天然气管道和天然气加工厂,中国在这些领域的参与至关重要。电力发展理所当然地推动了工业化进步,因此可以说,中国在促进能源整合方面向加纳提供了一系列帮助,为加纳的经济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

观察者网:中国企业在加纳完成了一系列重点民生工程。到目前为止,中国援建的加纳渔港综合项目进展顺利,但有西方反华媒体炒作,提出中国港口项目让当地人担心“民生问题”。您如何看待美国和西方对中国在非洲投资的警惕和打压,新时代的中非合作如何才能更高效、互利、共赢?

奥普库:首先,在任何竞争性的经济活动中,竞争者之间相互碾压是很正常的。中国在很多竞争领域提供了比对手更合理的资金渠道,这是事实。西方国家的反击方式是尝试影响当地政府或其他开发商对中国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的看法。除此之外,他们还借助缘政治议题,试图破坏中国在非洲基础设施领域日益增长的影响力。

你提到的港口项目现在正在进行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至少还要等一年才能开始施工。政府出于政治和选举目的不断将这个旧项目推迟,提及了计划参与建设的中国建筑商和来自中国的资金,等等,这导致了人们把渔港项目的延迟交付与中国联系起来。

在加纳首都阿克拉,挖掘机在中国援建加纳渔港综合设施项目施工现场作业。(图片来源:新华社)

在任何重大的基础设施活动中,都会有赢家也有输家,但评估基础设施工程对环境和社会的影响应该是开发商的责任,而不是承包商的责任。在一个极力压制中国的背景下,任何轻微的延误都能成为批评中国的借口。然而这些主要是加纳政府方面的延误导致的,普通人不一定了解项目施工的具体过程。说中国坏话是相当容易的,说坏话的人一般都是在这些项目中失利的人,他们往往是西方公司。

观察者网: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今年8月访问非洲时,概述了美国新的非洲战略,煽动非洲与中国对抗。非洲民众谈论美国对非洲的外交政策和行动吗?他们一般是怎么想的?

奥普库:显而易见的问题是,美国及其在西欧的盟友——七国集团对支持非洲感兴趣,如果美国有价值六千亿的基础设施想投入到非洲的经济中,这将非常受欢迎,因为我们迫切需要基础设施。

如果他们说的是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替代中国的方案,那么这就不是在帮助我们,而是出于美国与中国竞争的需要。非洲不是中美竞争的一部分,我们需要道路、港口、发电站,如果美国愿意帮忙就帮,但不要把这种帮助视作条件,这不是友好的行为,会减少我们从中国获得的帮助。美国承诺了帮助非洲,却没有付出太多实际行动,我认为非洲同胞担心的是在目前欧洲和美国经济衰退的形势下,它们的承诺会被进一步推迟,甚至不履行。

同时,我们对西方的意图感到怀疑,这不是西方第一次承诺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好,追溯到600年前的奴隶制、殖民主义和现在的新殖民主义,在与欧美的交往中总是以非洲的失败告终,最终的结果往往是非洲的资源单向流向西方。

相反,我们看到中国没有任何宣传,只是实际的给我们提供帮助。中国不会去世界各地演讲,也从未说过“一带一路”倡议是为了排除西方和欧洲的势力,那是美国人喜欢使用的套路,但不是中国的方式。中国的方式是让非洲的企业看到双方共同增长的可能性,这就是我们想要的,我们不希望被看作是某种地缘政治的筹码。

观察者网:您担任加纳国家改革党的总书记和加纳社会主义运动的召集人,在美国众议院议长南希·佩洛西窜访台湾后,你们迅速表达了对一个中国原则的支持,批评美国遏制和挑衅中国,并揭露其“人权”言论的虚伪性。近年来,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在扩大影响力方面做了哪些努力,又遇到了哪些挑战?

奥普库:加纳社会主义运动对佩洛西的挑衅做出了反应,是因为我们像中国一样,拥有被西方国家殖民的经历。今天在非洲还可以看到新的殖民主义,就是西方在非洲的军事布局。美国和法国在各大洲建立区域性的军事基地网络,非洲正在被美国军事化,我的祖国加纳也是如此。虽然他们不承认这是基地,但很显然是的,美军可以在没有护照的情况下把部队带入非洲,只需一个美国国防部的ID卡就可以在非洲各国自由穿梭。

他们可以带入任何货物,可能是核武器,也可能是步枪,我们无法知晓,更没有权力去海关检查。美军被允许在非洲开展行动,这些行动的结果是当地人民的财产被损坏,甚至人头落地,即使如此,我们的刑事司法系统也不许作出反应,他们没有权力逮捕嫌疑人,能做的就是让这些人回到他们的国家。我们怀疑被带入加纳的军火随后又与部队一起被送出去,很显然他们正在为美国提供便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