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陈卓:女性议题已沦为印度政客的角斗场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陈卓】

当地时间9月14日,两名“达利特”(贱民)少女在印度北方邦一村庄遭多名男性强奸并被勒死。

该事件引发当地民众强烈抗议,与此同时,在野党向北方邦首席部长约吉(Yogi Adityanath)所在的印度人民党(BJP,以下简称印人党)发起攻势,指责其未能有效保障妇女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国大党领导人普里扬卡·甘地发推文称,“女孩在光天化日下受到侵害,邦政府在报纸和电视上的虚假宣传并未改善当地治安。”大众社会党主席马亚瓦蒂表示,该案件暴露出印人党在邦法律和秩序以及妇女安全方面的主张虚假至极。

印媒相关报道截图

巧合的是,悲剧在两年前的同一天就以不同的方式上演过一次。2020年9月14日,北方邦一名达利特女孩遭性侵致死,而警察未经家人同意,以“低种姓者的尸体污染社区”为由将受害人尸体火化。此举点燃民众针对性别和种姓歧视的怒火,大量民众要求约吉下台。

如今,约吉已成功连任北方邦首席部长,并以强硬的印度教民族主义开启第二任期。

印人党和在野党就女性问题攻讦持续不断,换言之,正如印媒所批,“女性议题已沦为印度政客的角斗场”。

一、女性议题为何常在北方邦发酵?

印度女性地位低下,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得不到保障是一个普遍性问题。不过,因北方邦的特殊性,该邦与女性相关的议题尤其受到国内外舆论关注。

北方邦的性别问题和该邦的经济发展、治理水平密不可分。北方邦是印度人口最多的邦,拥有2.4亿人口,数量超过巴西,但同时也是印度最穷的邦之一。

从经济总量上看,北方邦的生产总值在印度各邦中排名第三,但人均生产总值却排名倒数第二。根据2021年印度国家转型委员会(Niti Aayog)发布的多维贫困指数(MPI)报告,北方邦有37.79%的人口在健康、教育和生活水平等方面处于贫困状态。

从人口结构上看,北方邦低种姓群体占比较大。表列种姓(SCs)和最落后阶层(MBC)占北方邦人口的20%左右,其他落后阶层(OBC)占40%。实际上,这些群体内部也存在巨大差异,不能仅将其进行简单归类,但总体而言,这类群体的社会地位和经济水平普遍低下。

从产业结构上看,北方邦的产业发展较为滞后。农业是北方邦的经济支柱,然而,土地灌溉不足、农业机械化率低和农产品购销问题一直制约当地农业发展。印度女性是农业领域的主体,但女性农民中仅有12%具有土地所有权,在生产过程中不仅得不到和男性同等的认可,还严重缺乏获取资源的途径,这使得女性劳动收益和保障大大降低,在农业领域面临艰难困境。

“全印度民主妇女协会”秘书长玛丽亚姆·达瓦勒(Mariam Dhawale)曾说过:“如果你是印度女性,而且还是穷人或达利特人,那么没有什么比这更糟糕的了。”在北方邦,女性的处境则是雪上加霜。

资料图来源:路透社

与女性相关的问题根深蒂固,在印人党的执政下也未出现明显好转。然而,在各政党的政治话语中,女性议题早已不仅是作为一个历史遗留或文化问题存在,而是成为一个关乎选票的政治问题。

二、女性议题助力政党选举

印度女性不论是在政党竞选还是印度各级立法机构的选举中,均表现出较高的积极性和活跃度。在印度三分之二的邦级选举中,女性的投票率实际上高于男性。2019年大选,印人党有史以来第一次成为获得女性选票最多的政党;在2022年邦一级选举中,印人党胜选的五个邦有四个邦女性选民的选票多于男性,其中就包括针对女性犯罪的重灾区北方邦。

在政党竞争如此激烈的环境下,印度的政客们需要尽可能扩大本党票仓。因此,女性群体特别是低种姓女性群体的选票变得尤为重要。如今,女性议题在印度政党话语中占据越来越大的讨论空间,日渐成为各政党标榜其执政理念、拉拢女性选民的首选项。

作为无论是党员数量还是影响力均处于强势地位的印人党,女性选民对该党的意义显而易见。2019年大选之际,莫迪在竞选演讲中提及女性议题的频率甚至高于其老生常谈的“发展”和“国防”话题。

因此,以印人党为例,能够一窥女性议题如何服务于当今印度的政党选举。

首先,印人党通过言辞美化和舆论宣传与女性选民建立政治联系。

莫迪经常在演讲中以“母亲”和“姐妹”称呼广大女性群体,还借印度教女性神祗来神话女性在历史上对印度的贡献。比如,在2022年国际妇女节的演讲中,莫迪以吠陀经典中“女性是女神”歌颂女性自古以来在印度就享有至高地位,并指出印度未来的发展道路“不仅有女性参与,并且由女性主导”。

莫迪通过在政治话语中突出强调女性地位和作用,从而加强政党与女性选民之间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