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隔夜又失一名内阁大臣,英国特拉斯政府“濒临崩溃”


(观察者网讯)

“特拉斯四面楚歌的政府似乎面临着崩溃的风险”,据英国《卫报》报道,当地时间周三(19日)下午,英国内政大臣臣苏拉·布雷弗曼(Suella Braverman)已经被迫辞职,并在一封用词严厉的辞职信中称对政府的方向“感到担忧”,她批评首相特拉斯违背了竞选时的“关键保证”。

这是一周内特拉斯政府失去的第二位内阁大臣,前财政大臣克沃滕也在上周五(14日)被解职。保守党议员、前交通大臣格兰特·夏普斯(Grant Shapps)19日接任内政大臣。“政客”(Politico)新闻网欧洲版称,这是特拉斯“极度弱势地位的一个标志”,因为夏普斯是特拉斯的竞争对手、前财相里希·苏纳克(Rishi Sunak)的亲密盟友,后者在威斯敏斯特被广泛指控正策划推翻特拉斯。

当天晚些时候,英国下议院又因政府试图重启有争议的水力压裂法开采油气而陷入争吵,工党公开指责内阁大臣“粗暴推搡”(physically manhandled)议员们将票投给政府。在一片混乱中,一度有报道和传言称,保守党首席党鞭温迪·莫顿(Wendy Morton)及其副手克雷格·惠特克(Craig Whittaker)已经离开政府。不过,唐宁街在数小时后发布声明称,这两人“仍然在职”。

“在这一天里,特拉斯的权威受到了打击。”“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写道。《卫报》也分析,在此次重大人事变动后,特拉斯政府正“濒临崩溃”(on the brink),特拉斯本人也或重蹈前任约翰逊的覆辙,面临被大批内阁成员辞职“逼宫”的风险。

另据彭博社援引两位知情人士报道,19日晚些时候,内阁部长们正在就首相是否应该辞职进行私人谈话。当被问及特拉斯的政府是否能熬过当晚时,一位保守党议员回答:“我希望不会。”一名资深保守党议员则告诉英国《电讯报》,特拉斯的首相位置可能坐不久了,“我现在会给亲属打电话说是几小时,而不是几天”。

英国《卫报》称,特拉斯政府面临“逼宫”风险

又一内阁大臣被迫辞职,接任者为对手亲信

距离前财政大臣克沃滕被解职仅仅不到6天,英国内阁四大重臣的位置再度发生变动,并且都被特拉斯对手的盟友所取代。

当地时间19日下午,英国前内政大臣苏拉·布雷弗曼(Suella Braverman)在推特上公开了其辞职信,表示决定辞职是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在技术上违反了规定”(a technical infringement of the rules)。

在这封措辞严厉的信件中,布雷弗曼写道:“假装我们没有犯错,好似每个人都看不到我们已经犯错一样继续下去,并希望事情会神奇地好转,这些并不是严肃政治。我犯了一个错误;我接受责任;我辞职。”

布雷弗曼在信中表示,她对内阁政策深感担忧,并指出政府未能兑现承诺。她直言:“大家都很清楚,我们正在经历一个动荡不安的时期。我对这个政府的方向感到担忧。我们不仅违背了向选民承诺的关键保证,我对本届政府履行大选宣言的承诺也有严重的担忧。”

在一封粗略的答信中,特拉斯写道:“我接受你的辞职,并尊重你所做的决定。”

布拉弗曼的辞职信和特拉斯的答复。图片来源:《卫报

今年9月,现年42岁的布雷弗曼刚刚被任命为英国内政大臣。她也因此成为自1834年以来在任最短的内政大臣,任期仅有43天。在本月初,布雷弗曼曾表示自己对政府此前在减税方案上的“180度大转弯”感到失望,她暗示有保守党议员在发动“政变”,试图推翻特拉斯政府。

对于布雷弗曼离任的决定,唐宁街的官方说法是她将个人电子邮件中的一份书面声明草案分享给了一位议员同事,这严重违反了部长守则。这份官方文件被认为特别敏感,因为它涉及到移民规则,可能对英国预算责任办公室(OBR)的市场增长预测产生重大影响。

而保守党右派的盟友则怀疑,布雷弗曼辞职是被特拉斯和新任财相亨特所逼。不少保守党议员指出,使用个人电子邮件与其他议员就政策进行联络“完全正常”,且大多数部长都犯过同样的“技术错误”,从政府特别顾问、内阁大臣到首相“都做过更多、更糟糕的事情”。一名议员承认:“如果他们想留下她,而她也想留下,这就不会是辞职的问题了。”

布雷弗曼被外媒称为“英国右派人士宠儿”,她主张在移民等问题上采取强硬立场,希望将寻求庇护的难民遣送至东非国家卢旺达。据信她还曾撰文支持英国退出欧洲人权法院,原定于6月14日“逐出”非法移民的首趟包机,正是由于该法院的介入在最后时刻被取消。

内政大臣布雷弗曼(资料图)。图片来源:《卫报》

英国路透社认为,布雷弗曼和特拉斯可能在移民问题上发生了冲突,后者曾建议在某些经济领域取消对于接收难民人数的限制。报道指出,在英国努力寻找促进经济的方法时,进一步放宽移民规则可能是一个选择。《卫报》也指出,布雷弗曼自上任以来一直处于数项争议的中心,原本计划本月底前完成的英印自贸协定就因为其对于印度移民的“公开吐槽”陷入僵局

路透社称,据内部人士透露,两人曾在下议院办公室进行交谈。英国《每日邮报》则援引消息人士报道,布雷弗曼因放宽移民规定的要求感到愤怒,在两人长达90分钟的“高声争论”后,特拉斯解雇了她。

接任内政大臣的是前交通大臣格兰特·夏普斯(Grant Shapps),这一替代人选同样惹怒了保守党议员。夏普斯是特拉斯的竞争对手、前财相苏纳克的亲密盟友,后者也在威斯敏斯特被广泛指控正策划推翻特拉斯。

本周早些时候,夏普斯还公开表示,如果特拉斯要想继续执政,还有一座“珠穆朗玛峰需要攀登”。他形容特拉斯当前处境好比“在关灯时穿针引线”,非常困难。

在赶赴新岗位时,夏普斯也未能明确为特拉斯政府背书。他向媒体承认,政府“显然经历了一个非常困难的时期”。他表示,当前事务的重中之重是“确保这个国家的人们知道他们有安全感”。

英媒指出,这一任命将被视为特拉斯向保守党后座上的反对者伸出的橄榄枝,即特拉斯希望从党内更广泛的基础中寻求支持。“政客”新闻网欧洲版则称,这是特拉斯“极度弱势地位的一个标志”。

当地时间19日晚,夏普斯前往英国内政部履职。图片来源:英国天空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