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英国最“短命”首相诞生,特拉斯为何成不了撒切尔?


【文/观察者网 黄一帆 编辑/陶立烽】

当地时间10月20日下午,英国首相特拉斯宣布辞职,任期仅一个月半(45天),创造了英国首相任期最短纪录。而她的偶像撒切尔夫人执政则长达11年半,为何撒切尔获得了西方世界的广泛赞誉,特拉斯却如此不受待见?本文梳理解释了二者政策的差异,供读者参考。

1982年,7岁的丽兹把自己扮成撒切尔夫人参加学校的模拟选举,但一票未得;2022年,47岁的伊丽莎白·特拉斯高举撒切尔的意识形态跻身权力中心,圆梦唐宁街。

当年的小女孩圆梦唐宁街10号,笑容消失了。 图源:社交媒体/视觉中国

尽管出生于一个“工党左翼”家庭,特拉斯还是成为了一名激进的自由主义者,戴俄罗斯皮帽、穿蝴蝶结衬衫,从不掩饰自己对撒切尔的推崇。于是,历史给了她机会,特拉斯首相所面临的考验都与偶像如此相似——高通胀、高油价、劳资关系恶化。

但显然,特拉斯不愿止步“铁娘子第二”。

当地时间今年9月21日起,新上任刚半个月的特拉斯三天之内“三连”了她的“三把火”:巨额能源补贴计划、央行加息,以及规模比撒切尔任期内任何一次都大的减税方案。如特拉斯自己所言,她“就是自己”,除了同出新自由主义的意识形态之外,这三项政策每一项都与撒切尔的做法大相径庭。

乍看之下,“减税+扩大支出+加息”的政策组合其实更像撒切尔同时代另一位领导人——里根,但英国绝不是美国,单在可行性上,其政策就难以服众,更不必说里根的政策初衷和实际结果本就不尽相同。

特拉斯、撒切尔、里根政策对比图

果不其然,特拉斯的激进“三连”立刻点燃了“炸药桶”,市场和选情双双“暴走”。一方面英国股市、国债、英镑同时受挫,市场的悲观情绪甚至影响了英国政府信誉评级;另一方面,民调也显示只有18%的人支持其政策,保守党支持率跌至27%,政权岌岌可危。

10月3日,时任财政大臣克沃滕宣布撤回取消45%的最高所得税的政策,特拉斯的新政策只存在了短短10天;继而在10月14日,克沃滕——这位特拉斯多年的亲密战友兼智囊——引咎辞职,6天后,特拉斯本人也在广泛压力下辞职。

9月23日,特拉斯与克沃滕在肯特郡参观。克沃滕是特拉斯的亲密战友,两人曾是住在一条街道的邻居,意识形态一致,周围人称他们就像“共用一个大脑”。 图源:视觉中国

模仿撒切尔的小女孩终究没能成为撒切尔。

十日维新:特拉斯新政为什么急转弯?

早在入主唐宁街之前,新自由主义就已经成了特拉斯的招牌。

2011年,特拉斯在保守党内成立了一个名叫“自由企业小组”(后改组为自由市场论坛)的小团体,收罗了数十名保守党议员,这个小团体由右翼智库经济事务研究所赞助,宗旨就是“进一步传播自由市场思想”。

2012年,特拉斯、克沃滕以及另外3名保守党议员一同出版一本名为《不列颠尼亚:不受约束》(Britainia: Unchained)的小册子,她们在书中提出,英国是一个失败的国家,因为英国人都是“软弱、懒惰的左翼逃避者”,其中一句著名的论断是,“英国人是世界上最懒惰的人之一。”

《不列颠尼亚:不受约束》 作者:特拉斯、克沃滕等 图源:亚马逊英国

尽管论证浅薄,且不乏自相矛盾之处,并且毫不掩饰对自由市场的赞颂,但这本小册子还是让人得以一窥特拉斯的主张:更小的政府、更宽松的监管、更低的税收、更差的福利、更便宜的教育、更努力地工作,适者生存、淘汰弱者,英国自然就会变得繁荣。

激进的右翼思想令特拉斯在保守党内迅速崛起,不满40岁便成为英国史上最年轻的女性内阁大臣,被称为“保守党宠儿”(Tory Darling)。

然而,今年9月5日依靠党内选举成功上位的“保守党宠儿”所面对的,却是一个经济增长率在过去十几年徘徊在2%左右的国家,不仅在脱欧、新冠的打击下面临严重的劳动力短缺与市场萎缩问题,还在俄乌冲突的影响下能源价格和物价飙升,截至8月,英国通胀率达到9.9%,维持在40年来的高位。

保守党2010年执政后英国的经济增长率长期在2%上下浮动,2020年疫情爆发后更是出现9%的下行。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国际油价在俄乌冲突后上行,是推动本轮通胀的重要因素。 数据来源:欧佩克

实际上,本轮通胀自从去年便开始了,俄乌冲突只是加剧这一趋势。 数据来源:世界银行

“生活成本危机”下,多行业从今夏起便开始全国性罢工,所以特拉斯必须立刻拿出能打开局面的经济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