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殷之光:英国保守党的新宫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殷之光】

职业生涯比生菜还要短暂的特拉斯辞职了。英国保守党这场内部宫斗戏又迎来了一个新阶段。为此,《经济学人》在推特上发了杂志最新一期封面,把英国(Britain)和意大利(Italy)两个单词捏到一起,生造了一个新词“英大利”(Britaly)出来,讽刺英国政治已经变得像意大利那样,三天两头换领导人,毫无稳定性可循。

当地时间10月20日,特拉斯宣布辞去英国保守党党首职务,上任仅45天。图源:视觉中国

这种自嘲还不忘拉别人垫背的态度,非常符合《经济学人》所代表的英国保守主义文化精英的口味。不过,说英国政坛“堕落”成了意大利,还是有点避重就轻、大事化小的意思。实际上,英国政坛今天出现的乱象,反映了议会民主制度发展至今所面临的更深刻的危机。

我们知道,作为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败国意大利,在盟国监督下特地设计了一套权力极度分散、总统-总理-议会政党-在野党互相层层制衡的政治体制。其根本目的,是为了防止类似墨索里尼那样的人物再次出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种制度设计都被视为议会民主共和制度防止集权的优秀案例。

今天,意大利不断出现短命政府、走马灯执政党抑或全国各地各类政党“今天联盟,明天对抗”的局面,但在政治分析家的眼里,最后这些都代表了议会政治、共和政体的“成功”。

因为在西方“正统”的共和主义表述里,权力间的制衡——或者说是不同势力集团之间的政治争斗,不但将原本需要通过暴力冲突解决的矛盾转化为更为“文明”的政治冲突,还能防止权力过分集中。

而在这种政治冲突之后,自然而然地会形成共识,通过国家行政机构落实转化为全民整体利益。集体共识就在这个政治冲突——行政转化的过程中得到了声张。因此,这种局面恰恰体现了共和政体的优越性。

传统上来看,无论是政党还是更小的行会、家族,都具有一定规模;在相当一部分有类似诉求、关心共同利益的人群中,能够形成一定范围内的共识。同时,也只有具有一定规模的政治共识团体,才有资本参与到更大范围内的政治权利争夺进程中。

英国下任首相人选成谜,民众公开打赌。图源:视觉中国

在理想世界里,当政治权利竞争上升到国家层面之后,党员众多的议会政党便是能够支撑这种行动的唯一共识团体。而这种在规模化利益团体内部谋得的共识,则是政党在执政时寻找乃至创造全民利益最大公约数,将部门利益转化为全民共同意志的组织与政治基础。

然而这种政治分权想象的困难在于,无法对参与政治权力斗争的最小单位实体做出任何限定。以往只有在最不切实际的娱乐电影电视里才会有堂吉诃德式的人物,单枪匹马走上竞选道路,一路凭借理想、热情乃至运气,过关斩将、披荆斩棘,战胜所有对手,带着所有民众的期望,走上人生巅峰。

然而,这种一人代表所有人,一种利益就意味着普遍利益的幻想,正在今天许多国家内部变成现实。只不过,当幻觉走进了现实,产生的影响对普通人而言就变得残酷无比。

今天英国保守党创造出的闹剧,便是利益单位碎片化的结果。相比意大利而言,英国当下的局面反映了新时代议会民主政治的深层次危机。

在理想状态下,议会政党内部应当存在最大程度上的共识,才能作为一个整体有效参与到议会竞争中,与其他政党代表的利益团体争取权利,在争斗中谋求执政机会,并通过执政将自身理念转化为国家共同意志与集体目标。

在这个过程中,以政党为单位的政治争斗,都可以被理解为一种具有政治理性、避免权利过度集中、防止偏狭的部门利益劫持国家整体利益的政治机制。

然而,我们看到,今天的英国在脱欧之后,保守党本身分裂成了多个相互之间甚至无法调和的利益团体。保守党的内战,也成为2016年之后英国政治的绝对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