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频繁“换帅”饮鸩止渴,英国告急出路何在?


【文/观察者网 王慧、刘骞、张菁娟 编辑/冯雪】没有一点点防备,也没有一丝丝顾虑,又一个英国首相辞职了。

特拉斯,英国第56任首相,任期45天,是目前为止英国历史上最“短命”的首相。

其代表作“迷你预算案”引发英国金融市场大幅震荡,带来“股债汇”三杀局面,凭一己之力让英国股票和债券市场一个半月内蒸发至少5000亿美元。

特拉斯辞职为起起落落的英国政坛再添“抓马”剧情。今年刚当上爸爸的英国天空新闻编辑艾伦·麦吉尼斯(Alan McGuinness)发推调侃:

“我儿子的一生已经经历过4位财政大臣,3位内政大臣,2位首相和2位君主。我儿子今年4个月大。”

英国民众可真是太难了。

他们的首相几天前刚刚为其制定经济政策时犯下错误道歉,但拒绝辞职,她声称自己“是一个斗士而非轻言放弃者”……

辞职为何如此猝不及防?

“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英国广播公司(BBC)首席政治记者尼克忍不住感慨,这真是“闪电般的速度”。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国际政治系教授殷之光告诉观察者网,这样的事情早有先例。“约翰逊辞职前几天,也强烈表示自己不可能辞职。但他和特拉斯一样,在和英国议会下院保守党议员团体‘1922委员会’主席谈话之后都很快辞职了。”

殷之光认为,导致特拉斯突然下台的主要原因是保守党党内因素,他解释道:

在“脱欧”之后,保守党本身就面临着一场意识形态危机,党内部分成了非常多的小碎片,有人支持“脱欧”,有人支持留欧,有人支持社会福利政策,有人支持减税。彻底分裂化的结果是失去共识,导致党内很难推出一个能调和各派不同利益冲突的力量。最终,保守党选择了特拉斯这样一个相对比较弱的领导人在前台。这样一来,背后那些不同力量的斗争就能以他们熟悉的方式延续下来。

因此,保守党领袖在政府里掣肘颇多,除了要平衡各派势力,还要考虑那些没有获得内阁席位的后座议员们(back-bencher)。而“1922委员会”代表的就是这类人,一旦他们开始“反叛”,保守党领袖的位子就坐不住了。

“从特拉斯的从政经历、竞争上岗的过程和展现出来的能力来看,她是在保守党内某种势力的支持下上台的,党内的政治根基并不稳。”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所所长崔洪建说。

他认为,特拉斯在出现政策失误之后,保守党从维护执政地位的角度出发放弃她,也是在情理之中。“就像特拉斯之前为了挽回声誉,放弃科沃滕一样。”

当地时间10月14日,在激进的经济政策引发金融动荡及强烈抨击后,为了保住首相位置,特拉斯宣布将其坚定盟友、财政大臣克沃滕解职。

当地时间10月20日,特拉斯发表辞职声明,宣布辞去英国保守党党首职务和英国首相职务。图源:澎湃影像

下一棒,谁接?

英国民调公司YouGov10月18日发布最新报告显示,特拉斯在英国民众中的支持率已经降至10%,55%的受访英国保守党成员希望特拉斯辞职。

而在适合接替特拉斯的人选中,前首相约翰逊获得的支持最高(32%),其次则为前财政大臣苏纳克(23%)与国防大臣华莱士(10%)。

然而,从下一任首相的产生流程来看,似乎和民意没有很大关系。

目前,保守党已经开启新党魁和首相的提名,提名将于英国夏令时10月24日14点关闭。

要参加竞选,候选人需要至少100名保守党议员提名。这远远高于上次竞选,当时只需要20个提名。由于保守党目前有357名议员,最多只有3名候选人能够被提名。

届时如果只有1人达到100票的门槛,他将成为下一任保守党党魁,然后成为新首相,无需进行下一阶段竞争。

如果有3名候选人,得票最少的候选人将直接被淘汰。保守党议员将在当日夏令时18点30分至20点30分之间对剩下的两名候选人进行指向性(即显示议员倾向的)投票, 结果会在同一天的21时出来。

如果在指示性投票后没有人退出,全体保守党党员将参加网上投票来决定获胜者。在党内成员投票结束之前,两位候选人有望参加一场电视辩论,获胜者将于10月28日产生。

图源:BBC

“对于保守党来说,最理想结果是只有1个候选人符合要求,这样就不用投票了,花费时间最少,”殷之光说,最好就像特蕾莎·梅上台时一样,其他人都被淘汰,只有她一个候选人,然后顺理成章得做了首相。

不过,目前从理论上看,一切皆有可能,约翰逊、苏纳克两人的呼声似乎更高一些。

崔洪建认为,苏纳克应该是最合适的人选。

“导致特拉斯下台的一个直接原因就是她在经济政策上的失误。因此,从对经济政策的了解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方面考虑,苏纳克很适合接替特拉斯,解决她留下的烂摊子,”崔洪建解释道,但是,从政治操作层面来说,苏纳克也有很多的缺点可以被他的对手所利用。

“现在,无论是保守党还是英国政治,最大的问题是:更能迎合和讨好民众的政客似乎更有市场,像苏纳克这样有技术官僚背景的政客并不讨喜,而且他本人还有一些所谓的被英国传统政治所诟病的一些问题,比如他的移民后裔背景等等。”

崔洪建认为,接下来要看保守党如何平衡,看保守党议员能多大程度上真正从维护保守党或英国利益的角度考量,而不是受到政治派系的影响。

殷之光也认为,目前看来可能性比较大、比较保守的选择只有苏纳克。但他也强调,对于保守党来说,未来最重要的事情是大选。

眼下,保守党的支持率正一路走低。

据“政客”新闻网欧洲版报道,10月20日最新民调显示,保守党在英国民众中的支持率下滑至21%,而反对党工党则上升至53%。

因此,对于下一任首相来说,他(她)“需要尽快扭转民众,包括保守党党员对保守党精英层的失望情绪,修复民众对保守党的信心。这一继任者可能会把目标设定在确保保守党能够顺利执政到2024年的选举之前,但是从约翰逊和特拉斯接连受挫来看,完成这个任务的难度很大。”崔洪建分析道。

苏纳克在竞选集会上 图源:澎湃影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