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日元贬值,外籍劳动者考虑离开日本:寄回去的钱越来越少,不够维持家人生活


(观察者网讯)“以前寄回去的钱还能维持家人的生活,但现在已经不够了……为了我的家人,我想去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

10月23日,日本朝日电视台播出一段对外籍劳动者的采访,其中一位来自孟加拉国的男子向该台讲述了日元贬值的影响,表示他的工资换算成本国货币的金额越来越少,令一家人的生活难以为继,因此想要离开日本。就此,朝日电视台直言,日元贬值已导致“远离日本”的趋势出现。

日本朝日电视台报道截图

朝日电视台的这段采访始于东京新大久保的海外汇款所,据该台称,人们可以在这里向200多个国家和地区汇款。

第一名受访者是一位来自印度尼西亚的男子,他告诉朝日电视台,他刚刚给父母汇款了,但他这次寄给父母的钱不多,因为他“不能寄很多钱”。

朝日电视台随后解答了其中的原因:“他们努力工作攒下的钱,是为了寄给祖国重要的人,但是日元贬值越严重,在当地收到的金额就会减少得越多。有些人甚至在看到汇率后取消汇款。”许多外籍劳动者在汇款时会把用日元领取的工资换算成本国货币,但由于日元持续贬值难以刹车,他们的收入在换成本国货币时会大幅缩水。

第二名受访的孟加拉国男子也是如此,他告诉朝日电视台,他只能寄非常少的钱回家,因为相较于以前,现在的汇率暴跌,他想等日元升值后再汇款。

但另一方面,即使日元贬值,也有一些外籍劳动者不得不汇款。第三名受访者是来自孟加拉国的胡达,现年35岁,他在祖国有妻子和两个孩子,他们的生活全部依靠胡达在日本的收入。

胡达告诉海外汇款所的工作人员,他每个月都会汇款给孟加拉国的家人,只是,“以前寄回去的钱还能维持家人的生活,但现在已经不够了。”

为了节省生活费,胡达和同样来自孟加拉国的3名朋友共同挤在东京的一间公寓。从朝日电视台随后的上门采访中可以看出,胡达4人居住的公寓十分狭小,两张单人床并排摆放时,中间连一个过道的空间都留不出。

“虽然有点碍事,但4个人住在一起可以保持较低的生活成本。剩下的钱就可以寄给家人。”胡达告诉朝日电视台。

据胡达介绍,来日本后,他在酒店、餐厅和便利店等地方打工,赚得的钱再寄回国。加上兼职,他的月收入为18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8773元)。“我给家人汇了大约10万日元(约合人民币4874元),但那也因为日元贬值而减少了。而且工资还完全没有增加。所以有点困难。”胡达继续称,“十年前日本的时薪是1000日元,现在还是1000日元。”

工资不涨,但日元又持续贬值,这让胡达陷入了焦虑。当记者问他是否会因此考虑在日本以外的地方工作时,胡达表示,“是的,我会考虑的。为了家人,我想去日本以外的其他国家。为了我的家人和孩子。”

对胡达等外籍劳动者的这一情况,朝日电视台在报道时直言,在日元持续贬值的影响下,外籍劳动者开始“想去日本以外的国家工作”,“远离日本”的趋势已出现。

实际上,随着近期日元急剧贬值,日本国内媒体已多次提到“远离日本”一词。《日本经济新闻》网站10月9日就曾报道称,在日本,日元贬值正在对外籍劳动者的争取投下阴影。按美元计算的日本工资在过去10年里下降4成,与亚洲新兴市场国家的差距正在迅速缩小。在建筑和护理等需要劳动者的行业,“远离日本”的趋势开始出现,给住在国外的家人汇款的外籍劳动者比日本人更深切感受到了日元贬值带来的“痛苦”。

报道还指出,2021年日本国内的外籍劳动者相当于全部适龄劳动人口的2.5%,约为172万人,在过去10年增至约2.5倍。但随着各国的工资水平提高,希望赴日本就职的外籍劳动者将不断减少。在此情况下,日元贬值加剧了劳动者短缺的风险。以两成钢筋工是外国人的建筑行业为例,日本全国钢筋工事业协会的会长岩田正吾已警告称,“如果不提高工资,建筑一线或将陷入停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