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民主党议员突然撤回“改变对乌战略”联名信,甩锅工作人员


(观察者网 讯)

10月2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进步派党团小组的30名民主党众议员联名致信总统拜登,敦促他大幅改变对俄乌冲突的战略,并寻求与俄罗斯直接谈判。该信一经发表随即引发(一向支持支援乌克兰的)民主党的内部出现争议和舆论关注,并一度被视为民主党内传出的首个不赞成拜登现行对乌政策的“重大信号”。

然而,第二天(25日),该联名信就被撤回。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25日报道指出,该团体是在民主党立法者的强烈反对下改变了态度。

“这封信是几个月前起草的,但不幸的是工作人员未经审查就发出了,”民主党国会进步派党团小组主席贾亚帕尔25日在一份声明中解释称,她愿意为此负责,并强调该团体对乌克兰的持续支持。

对此,一位前国会工作人员表示,贾亚帕尔是在“甩锅工作人员”。在日常稿件发布中,贾亚帕尔非常严谨,所以她不可能不知道发布的联名信中的每一字。

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报道截图,照片中的发言者为贾亚帕尔。

综合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华盛顿邮报》10月25日报道,10月25日,贾亚帕尔以党团主席的名义发表声明表示,国会众议院进步党团小组特此撤回其最近就乌克兰问题给白宫的信。

贾亚帕尔在25日的声明中解释称,“这封信是几个月前起草的,但不幸的是工作人员未经审查就发出了”。她表示,作为进步派党团的主席,对这起令人尴尬的事件承担责任。她指出,由于时间问题,这封信的信息被与众议院共和党领袖麦卡锡(KevinMcCarthy)最近的声明混为一谈。

当地时间10月18日,麦卡锡在一场采访中表示,若共和党在中期选举拿下众议院控制权,他们准备在明年撤回对乌克兰的援助

贾亚帕尔表示,这些声明造成了一种假象,即部分民主党人反对大规模援助乌克兰并“试图停掉美国对泽连斯基和乌克兰军队的支持”上与共和党人保持一致。她强调,该团体会持续支持乌克兰。

值得注意的是,针对贾亚帕尔的此番解释,美国《商业内幕》(businessinsider)网站25日报道称,一位曾与贾亚帕尔办公室密切合作的前国会工作人员爆料称,贾亚帕尔所谓“工作人员未经审查就发布”的说法是荒谬的。

这位前国会工作人员表示,在贾亚帕尔办公室工作过的人都知道,她对媒体传播非常的严谨。她曾推迟发布新闻稿,只为对措辞进行小修改。在日常新闻运作中,贾亚帕尔会对推特和新闻稿的每一个字进行仔细检查。“你不能‘甩锅’工作人员,然后在声明中自称承担责任”,这位前国会工作人员说。

另据美国“政客”新闻网25日报道,多位消息人士向该媒体表示,这封信是在“许多人(包括在信上署名的议员)不知情”的情况下发布的。虽然这封公开信在正式发表前更新了有关俄乌冲突的新信息,并抄送给议员们,达到30名签名者的门槛,但该信主要还是以其原始起草的内容发布。

自由派议员联名信部分截图

这份由贾亚帕尔带头签署的联名信于24日被送往白宫。信中,贾亚帕尔及其他29名民主党议员表示:“鉴于这场战争给乌克兰和世界带来的破坏,以及有灾难性升级的风险,我们认为,避免冲突长期化符合乌克兰、美国和世界的利益,因此,我们敦促你(拜登)将美国向乌克兰提供的军事、经济援助与积极的外交举措相结合,进一步努力寻求一个现实的停火框架。”

信中还表示,美国有责任“认真探索所有途径,包括与俄罗斯直接接触”,尤其是考虑到美国对俄乌冲突的参与程度。

《华盛顿邮报》称,这封联名信预计将给拜登政府带来一定的压力,这也是首次出现民主党内关键成员们呼吁拜登改变对乌外交政策。以往都是保守派共和党人在挑战拜登,他们批评拜登政府给了乌克兰太多援助,同时对于国内的问题缺乏关注。不过,报道也指出这30名自由派议员在民主党内还是属于少数派,有许多民主党议员强烈反对这封信的呼吁。

在这封信24日发表当天,几位签署人就撤回对这封信的支持。24日晚些时候,威斯康星州民主党众议员马克·波坎在推特上表示,“这是在7月份写的,我不知道为什么它现在就出来了。时机不对”。

这封信的其他签署者之一、加利福尼亚州民主党众议员萨拉·雅各布斯25日发推文说,“外交时机就是一切。我在6月30日签署了这封信,但从那以后发生了很多变化。我今天不会签。我们必须继续在经济和军事上支持乌克兰,为他们提供结束这场战争所需的筹码。”

另一位签署人、退伍军人事务委员会主席、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马克·高野24日在一份声明中说,“只有乌克兰人有权决定这场战争结束的条款。”

马克·高野发布的声明截图

“这次不寻常的撤回给民主党紧张的24小时画上了句号。”美联社提到,许多民主党议员对拜登的乌克兰战略似乎失去支持表示愤怒。几周后,美国将迎来中期选举,而民主党在国会的多数席位岌岌可危。

报道指出,尽管这封信被撤回,但一些民主党议员表示,他们仍然支持这封信背后所秉持的情绪,他们认为,在国会继续批准数十亿美元援助乌克兰的计划之际,国会有权利对这个问题进行辩论。

美联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实际上,白宫没有敦促贾亚帕尔撤回这封信。

针对该信,白宫10月24日回应称,不会在没有乌克兰当局参与的情况下与俄罗斯就乌克兰问题进行谈判,乌克兰当局目前认为这样的对话不合时宜。

《华盛顿邮报》称,拜登政府这种“不知道战争何时及如何结束,一切取决于基辅”的立场越来越遭到议员们及外交学者的质疑,因为美国在西方处于领导地位,而且还给予了乌克兰大量的军事援助,如果美国不在谈判桌上,俄罗斯不可能严肃对待任何谈判。

“(拜登)这种战略的风险在于它没有结束的概念,”昆西国家事务研究所(QI)大战略中心主任乔治·毕比(George Beebe)说,“这是延续这场战争的秘诀。”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