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中国驻韩大使提醒:美方对韩国等盟友也绝不会手软


10月27日,中国驻韩大使馆网站发布《邢海明大使出席宽勋俱乐部座谈会现场问答实录》。

全文如下:

一、问:在中共二十大上,习近平主席强调要开辟中国化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新境界、加快实现高水平科技自立自强等。对此,有些人猜测中国是否会加强国有经济作用,担忧如此一来中国市场经济将会倒退,经济活力会下降,在华外企可能面临困难。近来,一些外企外资开始逃离中国。您对此怎么看?

答:中国共产党经过100多年的艰苦奋斗,历经艰难曲折,从50多人的小党发展成为拥有9600多万党员的全球第一大党。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不仅取得了政权,还使中国的面貌焕然一新,跃升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靠的就是中国化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在毛泽东主席的领导下,中国人民站了起来。在邓小平同志的指引下,中国人民富了起来。中共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主要代表的中国共产党人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时代化提升至新的历史高度,正在带领我们实现中国式现代化。我们将长期坚持并不断丰富发展中国化时代化的马克思主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在改革开放中产生,也必将在改革开放中发展壮大。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要坚持深化改革开放。中国的改革不会停顿,开放不会止步,将在更高起点上推进改革开放,沿着改革开放的道路推进中国式现代化。二十大报告还指出,要毫不动摇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鼓励、支持、引导非公有制经济发展。两者不会偏废,民企和外企都会迎来进一步发展的新契机。中国开放的大门会越开越大,中国发展将为包括韩国在内的地区国家和世界提供更多机遇。

二、问:习近平主席再次连任中共中央总书记。中国国内一直在强调党的集中统一领导。有些观点认为中国领导体制出现变化,您对此有何回应?

答:去年,中国共产党十九届六中全会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党的百年奋斗重大成就和历史经验的决议》,决议明确了“两个确立”,其中之一是确立习近平同志党中央的核心、全党的核心地位,这是中国共产党在重要历史时期作出的科学决断。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上,习近平主席再次当选中共中央总书记。这一结果经过了严格的法定程序,完全符合中国共产党的党章党规,反映出9600多万党员的党心所向、14亿中国人民的民心所向,充分体现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中的崇高威望,充分体现了亿万中国人民对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热切期盼和美好期待。我们将更加紧密地团结在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新一届党中央周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号这艘巨轮继续乘风破浪、扬帆远航。

三、问: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大报告中表示,解决台湾问题是中国人自己的事,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但如使用武力统一台湾,会给东北亚局势带来很大影响,这将不仅仅是中国的事。中方是否会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

答:台湾问题是中国内战遗留的问题。在中国解放战争中,国民党势力溃退到台湾,台湾和中国大陆由此被迫分离至今,但这没有改变两岸同属一个中国的事实。大陆和台湾曾达成两岸均坚持一个中国原则的“九二共识”。一个中国原则已成为国际社会共识和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在一个中国原则基础上,中国迄今已同包括美国、韩国在内的181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造成台海局势紧张的根源是民进党当局不承认“九二共识”,大搞“去中国化”,推行“渐进式台独”,美方则企图搞“以台制华”,为“台独”势力张目。此前佩洛西不顾中方劝阻执意窜访台湾,加剧了局势紧张。我们坚决反对“台独”,台湾的未来应由14亿中国人民决定,而非仅由2300万台湾人民决定。任何国家都不会容忍分裂势力,试想如果济州岛、夏威夷闹“独立”,韩国政府、美国政府会无动于衷吗?两岸都是一家人,是血浓于水的同胞。我们不愿看到同胞之间兵戎相见,将坚持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前景。但对“台独”分裂分子和外部干涉势力,我们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保留采取一切必要措施的选项。希望韩方继续在台湾问题上坚持正确立场,给予中方坚定支持。

四、问:习近平主席在二十大报告中提出了中国式现代化的目标,国际社会则十分关注中国的舆论管制、新疆再教育设施、香港国安法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您认为中国式现代化能否成为国际社会的典范?

答:中国式现代化既有各国现代化的共同特征,更有基于自身国情的中国特色,刚刚我介绍了中国式现代化的特征。各国现代化道路不尽相同,世界上没有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模式。我们尊重每个国家自主探索符合本国国情的现代化道路的努力,不输出中国模式。如果国际社会愿意了解借鉴中国的经验做法,我们会敞开心扉进行介绍。你提到的具体问题,实际上是一些国家企图炒作这些问题,以此抹黑中国,打压中国发展。中国舆论导向反映中国人民的心声,无可厚非。拿涉疆问题来说,此前新疆曾一度暴恐案件频发,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遭到严重威胁。中国政府和新疆地方政府采取一系列坚决有力、行之有效的反恐、去极端化措施,扭转了局面,新疆已5年多未发生暴恐案件,新疆形势一片大好。西方一些反华势力却对此视而不见,炒作所谓新疆人权问题。新疆是个好地方,欢迎韩国各界朋友去看一看,亲身感受充满活力的大美新疆。香港国安法实施以来,香港实现了安定繁荣,受到了人民的拥护。相信今后一国两制的香港将更加美好。

五、问:中韩元首将何时会晤?近年来韩总统多次访华,韩舆论普遍希望习近平主席能够早日访韩。中方对此有何计划?

答:高层交往对两国关系有着重要引领作用,我们对此高度重视。关于你提到的问题,目前我没有可以介绍的内容。但我想强调的是,中方高度重视韩国和中韩关系。作为中国驻韩大使,我也一定会为推动两国关系发展作出不懈努力。

六、问:从韩方角度看,萨德是应对朝核导威胁的工具。近期,朝鲜射导频繁,且在准备进行新一轮核试。在此情况下,中方总要求韩方遵守“三不”承诺,一些人认为这种做法欠妥。您对此怎么看?

答:我理解韩国国民在维护自身安全方面的关切。但国际关系的惯例和常识是,一国的安全不能建立在别国的不安全之上。中方之所以反对美在韩部署萨德,是因为萨德系统的运行使用权掌握在美方手中,严重损害中方安全利益,破坏地区战略平衡。中国关于这一问题的立场没有任何变化。不久前,中韩外长在青岛举行会晤,双方一致认为应重视彼此安全关切,努力妥善处理萨德问题,不使其成为影响两国关系的绊脚石。希望韩方切实按照双方达成的共识和谅解,同中方一道继续妥善处理好这一问题。

七、问:韩中人员往来曾达1000万人次。新冠疫情爆发后,中方实施“动态清零”政策,两国人员交流受到限制。两国民众相互交流减少进而也影响了友好感情。中方何时会放开疫情管控措施?

答:中国的防疫政策是基于中国国情决定的,符合中国的防疫需要。众所周知,中国人口规模庞大,医疗资源地区、城乡之间差异较大。纵然目前感染新冠的死亡率仅为约0.6%,但乘以14亿以后就是几百万的数字。完全放开管控,将会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带来严重威胁。再加上当前新冠病毒仍在不断变异,我们无法对此掉以轻心。与此同时,我们也在科学、动态调整防疫措施。例如,入境中国的隔离和监测时间已由最初的21+7变成了7+3。近期,我们在大幅增加国际航班,中韩之间的航班将从原来的每周28班增至60多班。我们知道新冠疫情对中韩人员交流造成巨大影响,同样希望两国国民能够早日多见面交流,增进相互了解和理解,加深友好感情。

八、问:韩国的电视剧和K-POP等在全球备受欢迎。虽然中方一直强调不存在“限韩令”,但韩国的电影很难在中国上映,游戏也很难取得版号。您对此有何回应?

答:我可以明确地说,不存在什么“限韩令”。中韩文化交流受到影响,是因为前几年我们众所周知的问题导致两国国民友好感情受损。感情伤了,不容易恢复。中方一直对两国人文交流持开放态度。去年和今年是“中韩文化交流年”,双方为恢复和加强两国人文交流作出积极努力,举办了不少线上线下活动。中韩都非常重视“以心传心”。希望双方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推动两国关系和包括人文在内的各领域交流合作不断向前发展。

九、问:不久前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韩中日古代青铜器展时,在韩国古代历史年表中删除了高句丽和渤海。有观点认为中方仍在推进“东北工程”。您对此有何回应?

答:中韩作为近邻,友好交往历史源远流长,风俗文化相互影响、深度融合,对一些历史问题存在不同看法也很正常。我们应该秉持“历史与现实分开、学术与政治分开”的原则妥处有关问题,使两国历史文化纽带成为增进两国国民好感情的宝贵财富。

十、问:有观点认为朝鲜将进行第7次核试验。2017年,朝方进行第6次核试验时,中方支持安理会通过新对朝制裁决议。近期,朝方发起一系列挑衅行为,但中俄一直阻止安理会采取行动。中美博弈背景下,中方为了拉拢朝方,是否在默认或承认朝方拥核?为何不对朝可能即将核试明确表明反对立场?

答:朝鲜半岛与中国山水相连,半岛生战生乱生核,对中国有什么好处?中方立场是一贯、明确的,从未改变。我们始终坚持实现半岛无核化、维护半岛和平稳定、通过对话协商解决问题。中方同各方内部沟通时这么说,公开表态也是这么说的,我们从未默认或承认朝鲜拥核。现在韩国国内拥核论调也在抬头,中方对此同样反对。我注意到,上周美国驻韩国大使戈德堡在这里也表明了反对韩国拥核的立场。当务之急是各方应相向而行,共同维稳促谈,而不是相互对立。中方为半岛半岛无核化和建立半岛和平机制作出了巨大努力,这是众所周知的。我们曾促成朝核问题三方会谈、四方会谈和六方会谈,并为美朝领导人会晤提供了积极协助。而我们好不容易推动六方会谈达成“9·19共同声明”,美方却在落实的过程中因澳门汇业银行事件要制裁朝鲜,导致“9·19共同声明”最后不了了之,这个责任在中方吗?当前,南北双方再次陷入紧张对峙,这是中方不愿看到的。我想强调的是,中方与各方都保持着接触对话,都强调要保持冷静克制,不要“强对强”,而要“善对善”。但美国听中国的意见吗?中美本应在半岛事务上加强合作,但美方却借机加强地区部署,推动强化美日韩军事合作,这种做法令人失望。不管怎样,中方将继续以自己的方式致力于维护半岛和平稳定,推动半岛实现无核化。   

十一、问:刚才邢大使提到了戈德堡大使。上周,戈德堡大使在这里应询表示,中方在劝阻朝示强、阻止朝规避制裁几乎未做任何事。如果是老师对学生打分,肯定是F学分。您对此是否接受?

答:我完全不接受。以后我见到戈德堡大使时将同他好好掰扯一下。中国为维护半岛和平稳定作出巨大努力,为执行安理会对朝制裁付出了巨大代价,这是众所周知的。当前,美国极力打压遏制中国,严重影响了中美在半岛事务上的合作氛围。我们为半岛和平与无核化作出努力,不需要向美国汇报,也不接受美方的打分。中方将继续按照自己方式为推动半岛问题政治解决作出努力。

十二、问:近年来,中国外交实行具有攻击性的“战狼外交”,周边国家对此感到不适,国际社会上表示担忧的声音也在不断增多。但有观点认为,中国虽然在开展“战狼外交”,但却不敢对朝大声说话,在朝面前是“小绵羊外交”。请问中方这样做的原因是什么?

答:如果其他国家对中国展示善意,中国为何要开展“战狼外交”?如果其他国家打压遏制中国,我们当然不能不发声反抗。否则这是不讲道理的,中国人民也绝不会答应。所谓的“战狼外交”完全是美西方对中国的偏见和抹黑。中方决不同意将中国对美国遏华政策所采取的正当反应视为“战狼外交”。中方对待友好的国家这样过吗?巴基斯坦对华友好,双方合作顺畅,我们批评过巴基斯坦吗?中方有自己的立场,我们始终根据事情的是非曲直作出判断,对的就是对的,错的就是错的。在半岛问题上亦是如此。

十三、问:有观点认为文在寅政府对朝政策过于软弱,而尹锡悦政府在对朝实施制裁与对话并行的政策,中方更赞同谁的对朝政策?可以的话,请二选一。

答:我无法也不会选择。这是韩国内政,作为中国驻韩国大使,我不会做不适合自己身份的事。中方充分尊重韩国人民选择的道路和选出的政府,高度重视中韩关系。无论谁执政,我们都愿同他共同推动中韩关系发展。孔子曾说过,“近者悦,远者来”,强调的就是邻国之间友好相处的重要性。中韩作为搬不走的近邻,一定要友好相处。如果中韩关系出现问题,对双方都没有好处。发展好中韩关系应是双方的共同目标。我们愿同韩方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加强沟通合作,推动中韩关系不断向前发展。关于半岛问题,我们愿同韩方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交流合作。

十四、问:邢大使刚才演讲时谈到“人性本善”。由此我想提个问题:2020年,韩国一名公务员在西海岸延坪岛附近执法时失踪,最后遭朝方枪击身亡。据最新资料显示,我们推测当时附近的一艘中国渔船向这名公务员抛下一个印有中文的救生圈,并为其包扎了伤口。这名公务员依靠中国渔船抛下的救生圈漂流至朝鲜海域。现在尹锡悦政府正在对这一事件进行调查。请问尹锡悦政府是否已通过外交渠道寻求中方协助?还未提出的话,如今后韩方提出,中方是否愿从人道主义出发提供协助?

答:我不了解你说的情况,无法作出回答。事实上,这是韩国内政,我们希望有关问题能得到妥善处理。

十五、问:邢大使刚才在演讲中严词批评了美国。近来美在政治、经济、科技、军事等各领域打压中国,将中国定位为唯一的全球竞争对手。就在中共二十大召开前夕,美升级半导体等领域对华出口管制。中方如何看待美方在经济领域的打压行为?

答:经济全球化格局是美西方主导下建成的。全球分工系按照市场规律形成,是资本选择的结果。但可笑的是,现在恰恰是美方在逆经济全球化潮流而动,破坏全球分工体系。中国拥有世界上最完整的工业体系,国内市场非常广阔。包括美企在内的外国企业选择同中国做生意,在中国投资兴业,是因为中国在不断发展,它们看好中国的发展前景。美方在经济领域打压中国完全是“损人不利己”的自残行为。以半导体产业为例,中国的半导体消费市场在全球占比超过60%。美方对中国实行半导体出口管制,将威胁整个半导体行业的发展。因为大家都知道,半导体是高投入产业,如果没有充足的市场把产品销售出去,企业就无法回本,再投资就更无从谈及。美方所作所为威胁全球产供链完全,损害各方共同利益。我近期见了很多韩国企业界人士,他们纷纷表示因美单边保护主义行为,韩国企业遇到很多困难。美方只会考虑自己的利益,对别人甚至是包括韩国在内的盟友也绝不会手软。这从其近期出台的《通胀削减法案》、《芯片与科学法案》等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与此相反,中方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愿同世界各国分享发展机遇。中韩经贸合作基础扎实、互利共赢,且仍有巨大潜力。近年来两国经济竞争的一面虽有所上升,但合作空间仍然广阔无穷。今年1至8月,韩对华投资猛增58.9%,居主要经济体之首。这充分表明了韩国企业十分看好中国发展和中韩合作的前景。我们愿同韩方不断深化互利务实合作,共同维护两国、地区乃至全球产供链安全、稳定与畅通,推动两国更好实现共同发展。

十六、问:美正在推进“印太经济框架”(IPEF),要求企业在美投资生产,意图重组全球产供链。一些在华外企为规避风险,开始离开中国,前往越南等其他国家建厂。中方对吸引和维持外资有什么政策?

答:中国已深度融入全球产供链,美企图重组全球供应链供应链完全是“自残”行为,不可能实现。我注意到德国总理朔尔茨日前公开表示,没有任何一个欧盟成员国想同中国“脱钩”。中国坚持高水平对外开放,欢迎外资来华投资兴业,对外国企业一视同仁。我们已通过《外商投资法》保护外商合法权益,正不断缩减负面清单,将持续为外国企业在华经营发展创造良好环境和条件。

十七、问:刚才邢大使谈到反对外部势力介入台湾问题,称台独分裂分子勾连外部势力“谋独”。但美方认为中方进攻台湾基本已成定局,正在加速“武统”进程。拜登总统曾表示台海有事时美将武力介入。您如何看待这一可能性?

答:我无法对美方的政策和行动作出预判。正如我刚才所说,当前台海局势趋紧,根本原因在于台独分裂分子倚美谋独,美方企图以台制华。中方在台湾问题上的立场是明确的。“和平统一、一国两制”是解决台湾问题的基本方针,我们坚持以最大诚意、尽最大努力争取和平统一的前景。但我们决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如果“台独”分裂势力和外部干涉势力挑衅逼迫,甚至突破红线,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断然措施。

十八、问:习近平主席会同拜登总统在G20峰会期间会晤吗?

答:我不了解这方面的情况。中美关系健康稳定发展,不仅有利于两国,也有利于世界。希望美方本着相互尊重、和平共处、合作共赢的精神,同中方相向而行,推动中美关系早日回到健康稳定发展的正确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