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华,专家:可能交流党建经验


应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于10月30日至11月2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公开信息显示,阮富仲将成为中共二十大闭幕后首位访华的外国领导人。越南媒体称,阮富仲访华之行彰显越中两党两国的传统友谊。

新华社10月29日报道称,阮富仲曾多次访华。他曾于1992年、1997年、2001年、2003年、2007年访华。2011年就任越共中央总书记后,于同年10月、2015年4月和2017年1月访华。越通社10月29日引述分析称,阮富仲是中共二十大闭幕后首位访华的外国领导人,这充分体现了中越两党两国关系的特殊性和重要性。

“一直以来,中越两党关系引领两国关系是一个非常关键的传统,超出一般意义上的双边关系。”察哈尔学会研究员、广西民族大学中国-东盟海上安全研究中心主任葛红亮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

“一次回访”

五年前,中共十九大闭幕后,习近平作为中国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选择了越南作为首次外访地。越通社10月29日引述中国社会科学院东南亚研究中心主任许利平分析说,此次阮富仲访问可以说是对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2017年访问越南的“一次回访”,这体现了“中越两党关系的传统友谊”。

越通社10月27日称,在两党重要政治事件上,特别是越共十三大和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期间,双方都以特别方式来祝贺,体现对两国关系的高度重视。

有越南学者认为,阮富仲此次访华有着多重含义。“首先,阮富仲是中共二十大闭幕后首位受邀访华的外国领导人,这体现了中越对彼此外交政策的重要性。”于越南富布赖特大学任教的阮成忠向澎湃新闻表示。

“其次,这加强了中越两党之间的双边交流。过去两年,新冠疫情导致中越两国的多项交流议程被推迟。即使双方仍以多种方式保持沟通,但面对面的访问仍有另一层次的重要性。”阮成忠说。

越通社27日指出,在党际关系上,双方保持高级别接触和建立各党中央部门机构之间的交流和合作机制。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双方之间的往来面临困难,但双方仍以灵活形式保持频繁交流渠道并取得好效果。两党和两国领导人频繁通电话、互致贺电和举行线上会谈等。

许利平接受越通社采访时说,中越两党两国关系在疫情期间不降反升,在疫苗、抗疫物资、诊疗技术等方面,进行了良好的合作。

经贸方面,《日经亚洲》10月25日报道表示,中越贸易额逐年增大。联合国数据显示,两国贸易额在2020年超过了1330亿美元,是2012年时的三倍多。2020年,越南出口中国占出口总量17%,从中国进口占越南进口总量32%。

即使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两国贸易仍持续向前发展。2021年,越中双边贸易额达1659亿美元,较2020年增长24.6%。今年前8月,两国进出口额达1174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增长10.8%。

越通社指出,在投资方面,累计至2022年8月20日,在对越投资的139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位居第六,有效期项目3453个,注册资金总额224.3亿美元。今年前8月,在对越南投资的94个国家和地区中,中国以投资项目143个,注册资金14亿美元位居第四。

“越南也是中国在东南亚最大的贸易伙伴和重要的投资目的国,开放合作和加强产能对接在短期内会持续走强。”葛红亮对澎湃新闻说。

借鉴经验

越通社报道提到,目前,中越两党已经建立起理论研讨、干部培训、地方党委合作等合作交流机制,这对于深化两党两国的治国理政交流、提升两党的执政能力,加强舆论引导,具有直接推动作用。双方还经常配合举行两党之间的理论研讨会,互相交换党建、国家管理工作的经验和实践。截至目前,双方已16次举行两党理论研讨会。

“由于中越两党都面临着现实的挑战,特别是来自西方‘和平演变’和政治渗透的压力,因此两党均有探讨如何在新形势下更好地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安全和党的执政安全的需要。”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青年副研究员贺嘉洁对澎湃新闻分析说,“两党的领导人应该也会在如何进行反腐斗争以及巩固党的执政基础和党建等问题上交流经验,并共同探讨丰富和发展社会主义建设的理论和实践。”

据新华社报道,去年2月1日,越南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闭幕,提出了越南未来5年经济社会发展计划和未来阶段的发展目标。这次会议一方面强调要全面同步推进“革新事业”,另一方面强调促进反腐败、反浪费、反官僚主义的斗争。

“中国改革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了,越南在1986年才迈出了‘革新’的第一步,并在1991年才推进开放。”新加坡尤索夫伊萨东南亚研究院高级访问研究员、越南研究专家Ha

Hoang Hop告诉澎湃新闻,“中国表现很好,有许多可以向越南提供的经验,这也意味着越南还有很多需要向中国学习。”

即使受新冠疫情冲击,越南仍在经济发展上取得不俗成绩。《环球时报》曾表示,一些西方媒体强调“越南制造正在走向全球”,“并有潜力取代中国”。西方媒体尤其关注部分制造业从中国向外转移的动向,炒作越南取代中国“世界工厂”地位的话题。

但《南华早报》等媒体报道也显示,即使一些企业试图将产业转移到越南、印度等国,中国和越南的贸易关系仍持续成长。更何况,越南和中国在供应链上也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

阮成忠对澎湃新闻说:“我认为中国已在全球供应链中向上爬升,其本土产品可以与发达经济体的一些品牌直接竞争。越南则在价值链上仍落后于中国。”他坦言,越南试图吸引因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担心全球供应链中断而将工厂迁出中国的投资者。

“越南若要成为世界强国之一,就有很多东西要向中国学习。”阮成忠强调。他举例说,越南曾经的一项经济特区建设计划未能取得预期中的成功,越南仍应学习“产业集群、许可文书便利化、电子商务、健康的金融规管”等经验。

在阮成忠看来,党的建设会是比经济合作更让越共领导人感到兴趣的议题。他表示,越共要将自身建设成“响应人民需求的强大的执政党”。“除此之外,两位领导人谈话时也可能讨论到政党建设和打击党内腐败的经验。”阮成忠强调,越共领导人对向中共学习如何建设一个“强大的、清廉的、团结的党”感到浓厚的兴趣。

贺嘉洁强调,中越两党领导人之间的互动更多起到“把舵引航”的作用,主要还是“为两国关系未来发展指明大方向”,再次明确两国“具有战略意义的命运共同体”的定位。“具体问题的讨论应该不会在两党之间进行,而是由政府层面跟进和对接。”

稳定与和平让每个人都受益

越通社称,阮富仲此次访问中国肯定了越南的一贯主张:将与中国的关系视为对外政策的头等优先,希望按照两党、两国高层领导达成的共识的精神推动两国关系长期、稳定、日益有效和务实发展,同时阐明越南的“关注问题、正确立场和正当利益”。

“中越之间既存在着一些老问题没有解决,也有一些新的问题呈现出来。历史观、南海问题等老问题依旧是影响当下中越关系的主要因素,而大国战略竞争、供应链调整和‘后疫情’时代的开放与国际往来等新问题也正在影响着中越两国关系。”葛红亮分析说。他认为,阮富仲此行会让多数问题得到讨论,越南也会借此在产业发展、边境开放等话题上提出更多要求。

多家外媒报道阮富仲访华行程时渲染了中越两国的领土争议问题。尽管越南方面有声音将中方的主权主张视为“安全风险”,但越南仍以和平解决相关争议为主流意见。Ha Hoang Hop在接受外媒采访时便表示,阮富仲预计将在访问中表明“和平解决南海议题相关争议”的立场。

葛红亮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2015年11月在到访越南时曾指出 “四好精神”的丰富内涵:第一,中越要做互信互助的好同志;第二,中越要做合作共赢的好伙伴;第三,中越要做相亲相望的好邻居;第四,中越要做常来常往的好朋友。

贺嘉洁认为,如果要将“好邻居、好朋友、好同志、好伙伴”的精神落到实处,中越双方应该围绕如何妥善管控分歧展开深入的探讨并建立有助于互信的机制化互动方式,避免海上冲突升级外溢,避免美国所谓“对华保持警惕”的论调干扰越方的决策。

“目前中美战略竞争日益加剧,越南在中美之间的平衡和对冲也越来越困难。两位领导人借此机会见面也是一种战略性的确认,明确双方关系的定位和基础,巩固彼此的互信,为下一阶段双边关系的发展定调。”贺嘉洁对澎湃新闻说。

Ha Hoang Hop强调,中越两国尽管存在分歧,也在推进全面战略伙伴关系发展,在贸易、“一带一路”倡议等议题上保持合作。

“稳定与和平让每个人都受益,因此希望中越关系能继续有助于确保两国以及所有人的稳定与和平。”Ha Hoang Hop说。

(澎湃新闻记者 许振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