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拜登喊话大油企停发“战争财”:增产降价,不然就开征暴利税


(观察者网讯)距离中期选举只剩一周,美国油价仍居高不下,总统拜登祭出新招。当地时间周一(10月31日)晚,拜登警告称,如果油企不将其高额利润“反哺”到增产降价中,他将向其征收“暴利税”。

综合路透社、彭博社等报道,拜登当天在白宫发表了简短的讲话。他批评石油行业“没有履行其投资美国和支持美国人民的承诺”,除了获得“合理报酬”以外,石油公司还在赚取“高到难以相信的利润”,这是“不可接受的”。

他表示,这些利润是来自俄乌冲突的“战争财”(a windfall of war),油企有责任就此采取行动,如果这些利润被传导至消费者,汽油价格将下降约50美分。

讲话中,拜登警告,如果能源企业不将其利润投资于降低美国消费者的成本和增加产量中,“它们将为其超额利润支付更高的税收,并面临其他限制”。他补充,白宫将与国会共同研究可以利用的选项,“现在是这些公司停止通过战争牟取暴利的时候了”。

当地时间10月31日,美国总统拜登就石油公司赚取高额利润等事宜在白宫发表讲话,提出向能源公司额外征税的可能性。图片来源:澎湃影像

上周,多家全球能源巨头刚刚公布新一季度财报,埃克森美孚第三季度业绩甚至超过了其创纪录的第二季度,在短短三个月内赚取了190亿美元。其竞争对手雪佛龙第三季度的收入为112亿美元,与上一季度的创纪录收入相差无几。

此外,埃克森美孚、雪佛龙、壳牌石油、道达尔能源和英国石油(BP)西方五大能源公司第二季度的利润超过600亿美元,比2008年创下的纪录高出近50%。根据彭博社汇编的数据,前四家公司今年有望通过回购和分红每年向股东发放近1000亿美元,但对其核心业务的再投资仅为800亿美元。

图片来源:彭博社

但石油行业团体表示,拜登最新的呼吁是延续了其一直针对该行业政治攻击的“竞选言论”,任何增税措施都可能适得其反。

美国燃料和石化制造商协会(AFPM)负责人切特·汤普森(Chet Thompson)说:“再一次,比其推进能够真正为美国人民带来好处的能源政策,总统更担心的是中期选举前的政治姿态。暴利税可能是一个很好的电视播出片段,但作为政策,它对消费者是不利的。它可能会打击燃料生产的积极性,使车主的情况更糟。”

美国石油协会首席执行官迈克·萨默斯(Mike Sommers)说:“制定价格的并不是石油公司,而是全球商品市场。对美国能源增税会阻碍对新生产的投资,这与需要的东西完全相反。”

也有行业人士表示,企业在短期内为缓解价格所能做的事情是有限的,大型项目需要多年的规划和开发,并需要在一贯的能源政策支持下提供有吸引力的长期回报。

美国商会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政策官尼尔·布拉德利(Neil Bradley)指出:“为了降低我们的能源成本,我们需要一个长期的能源战略,重点是促进生产,而不是指手画脚。”

对于能源行业惩罚性的“暴利税”在美国并非没有前车之鉴。据彭博社报道,美国曾在1980年颁布了对美国石油行业的“暴利税”,根据美国国会研究服务局(CRS)的数据,该政策最终在接下来的八年里产生了大约800亿美元的总收入。

但是,这些额外的收入可能是以牺牲国内石油发展为代价的。美国会研究服务局的分析师指出,美国的原油产量在同一时期下降了8%之多,美国甚至变得更加依赖外国进口。

关键的中期选举即将在11月8日进行,而高企的汽油价格使民主党人处于守势。

美国“政客”新闻网指出,拜登和国会中的民主党人几个月来一直呼吁石油和天然气公司将更多资本投入到扩大生产中,而不是通过分红和股票回购将利润返还给股东。然而,他们的呼吁大多被忽视。鉴于过去三年中原油价格波动超过100美元,行业高管对承诺新的重大生产计划一直保持谨慎。

今年6月,俄勒冈州民主党人、参议院财政委员会主席员罗恩·怀登(Ron Wyden)已经提出了一项提案,将对利润率高于10%的石油公司征收21%的联邦附加税。以罗得岛州参议员谢尔顿·怀特豪斯(Sheldon Whitehouse)和加利福尼亚州众议员罗·卡纳(Ro Khanna)为代表,参众两院的民主党人也在今春提出立法,对大型石油公司的暴利征税,并将收益作为回扣返还给消费者。

除了对油企“宣战”以外,拜登政府还试图通过动用战略石油储备来平抑油价。白宫官员已经考虑采取措施,鼓励炼油厂将更多的汽油和柴油留在美国境内,而非出口,因为国内库存在冬季来临之前会减少。

不过,路透社指出,能源专家认为,无论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控制国会,“暴利税”相关立法恐怕都很难获得通过。彭博社的报道也称,拜登提出了“一个几乎不可能实现的承诺”,许多民主党人多年来一直在寻求设立所谓“暴利税”,但始终未获成功。除非民主党在下周选举中取得意想不到的进展,否则在可预见的未来,共和党和中间派民主人士将能够阻止这样的提案。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