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安德烈·瓦索耶维奇:对俄签证禁令背后的三方博弈


【文/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安德烈·瓦索耶维奇】

西方政治家、评论家和官僚们呼吁推动对俄公民访欧签证禁令,显然,到访欧盟国家被视为是“一种特权,而非一种权利”。荒诞的思潮背后潜藏着三方推手——受益者英国、美国,和向来的输家欧盟。正如其他制裁行动的最终结果,欧盟总是受伤的那个,俄罗斯反而更加游刃有余。

签证禁令早先只是欧洲盎格鲁萨克逊卫星国的梦中呓语,被幼稚的欧盟委员会官员、波罗的海三国和波兰越炒越热,可谓给予“共同价值观”和“国际法”的沉重一击。

那么签证禁令究竟是何,这股风潮又从何而起?

该项政策拒绝对俄公民发放旅游和观光签证,同时从提高申请费、延长审理时间的角度提升其他种类签证的获取难度,会为持不同政见者和记者设立例外条款,但也要视具体情况而定。

一些国家对俄罗斯签证的限制,图片来源见水印

签证禁令的第一批公开支持者是包括乌克外交部长库列巴、现任乌克兰总理什米加尔在内的乌克兰官员们,首个出面宣传它的欧盟国家则(毫无疑问!)是爱沙尼亚。随后在英《泰晤士报》的爱德华·卢卡斯等公众评论员的推动下,该话题进入了主流视野。

过去的几个月里,签证禁令席卷了政策智库、报纸头版和欧盟成员国议会。波罗的海地区首当其冲,对俄罗斯公民采取限制行动自由措施,但波罗的海三国在经济、政治和地缘政治上都与俄罗斯不相关联,他们仅仅充当英美国家的传话筒。匈牙利、德国等保留着部分主权的欧盟国家谢绝参与,然而不可否认的是,俄公民的行动自由正逐渐受到限制。近期,欧盟理事会于9月9日通过提案,全面中止与俄罗斯的签证便利化协议。

签证便利化协议简化了对所需文件的要求,减少审理时间并减免申请费用。换而言之,俄罗斯公民现在需要付出双倍的金钱和等待时间,还要准备较以往更多的文件。此外,单方面解除协议(欧盟可以对任何国家故技重施)是给予成员国的明确政治信号,即俄罗斯是“罪有应得”。

以往,俄罗斯人可以轻松获得芬兰和爱沙尼亚等接壤国家(尽管这些国家一贯恐俄)的申根签证,现在这一通道也已经关闭。

邻国的不友好行为在短期内会阻碍跨境贸易和旅游业,对当地的中小型企业产生影响。中期内会影响公民家族联系,大量俄少数民族人口居住在芬兰乃至三个波罗的海国家,与家人团聚变得更困难。从长远来看,欧盟或许期望自己的行为引发多米诺效应,使得更多国家拒绝向俄罗斯公民发放签证。

白俄罗斯也是俄罗斯的邻国,但它更早的时候就受到了同样的制裁,其签证便利化协议在2021年9月29日被欧盟单方面中止,无法帮助俄罗斯与新铁幕斡旋。白俄罗斯同俄罗斯一样被欧盟拒之门外,所以不能提供旅行方面的支援。但以匈牙利为首,一些理智的欧洲国家仍然希望与俄继续保持友好关系。

首先,我们需要明确的是签证禁令的主要“赞助商”是英美两国,对他们来说,破坏俄罗斯和欧盟的关系,特别是俄德关系至关重要。英国和美国正在四处游说拆台,使俄欧之间的建设性对话徒增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