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德媒记者在气候活动人士抗议时整活:你们干扰交通,我来干扰你们


(观察者网讯)据德国《图片报》10月28日报道,几个月来,德国气候活动人士到处封路,为了抗议将手粘在马路上,给驾驶者和其他民众带来诸多不便,《图片报》记者里克·舒茨看不下去了,他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日前,舒茨来到柏林街头,往正在抗议的活动人士旁边一坐,拿出笛子,一通乱吹,还让玩具鹦鹉大声复读“气候,胶水,烦人”,并拿出番茄罐头邀请对方闻闻……

当地时间10月27-28日,“封”遍全德大城市马路的德国气候活动组织“最后一代”成员连续两天在柏林马路上举行抗议。

抗议者丹尼尔·埃克特(Daniel Eckert)认为,高速公路应该限速,公共交通票价应该降低,政府应减少对化石燃料的开采。另一名抗议者则声称,如果不扭转气候变暖的趋势,后代会为水和食物发动战争。

这些活动人士把一只手用胶水粘在马路上,另一只手和同伴一起拉出横幅,上面写着:“如果政府应对不了怎么办?”

该组织认为,德国政府未能妥善应对气候变化的威胁,并声称抗议活动的目的是保证道路上所有人的安全,一旦德国政府对迫在眉睫的“气候崩溃”采取行动,抗议活动就会结束。

然而,连续几个月的封路抗议给德国普通民众带来了诸多不便。《图片报》10月28日公布了一段视频,显示了该报记者里克·舒茨试图惹恼、逗乐抗议者的一幕。

视频显示,气候活动人士起初以为舒茨的来意是报道他们的抗议,一开始还愿意回答他的问题,等到舒茨开始整活,他们傻眼了。

舒茨往地上一坐,先掏出了一只笛子,开始乱吹,吹了一阵后询问身旁的抗议者:“你不觉得烦吗?”

见他们无动于衷,他继续吹,一边发出恼人无序的笛声,一边瞅瞅抗议者的反应。

“你还好吗,有点紧张了吗?”见被采访的抗议者一言不发,舒茨只好自问自答:“很好,我还要继续。”

独自坚持了一阵,舒茨决定换个法子吵。“好的,我确实不擅长吹笛子,但不知为何,他们还在这里不走,那我们进入第二阶段。”

舒茨这把掏出了一只复读玩具鹦鹉,录音后让其反复播放:“气候,胶水,烦人!”

一旁的抗议者丹尼尔·埃克特努力憋笑。

过了会,舒茨又拿出手机让埃克特观看英国“同行”的名场面——激进环保组织“Just Stop Oil”的活动人士朝名画《向日葵》泼了两罐番茄罐头汤。

然后舒茨不慌不忙拿出一个番茄罐头,邀请埃克特闻一闻,后者一副“我是谁,我在哪,不敢动”的表情。

“别担心,我不会把它泼在你身上,我会把它带回家……”舒尔茨说完,又把话筒递给埃克特,他还是不吱声,仿佛胶水没有抹在手上,而是抹在了嘴巴上。

这番试图用“魔法打败魔法”的操作不仅看乐了演播室的主持人,还得到了德国网民的点赞。

“这是我第一次点赞你们的视频,带鹦鹉的记者真是绝了。”

“这是《图片报》至今最好的报道。”

“终于有人对这种抗议持批判态度了,通常人们都假装支持他们。”

据美联社报道,几个月来,德国气候活动组织“最后一代”除了封路,还把手粘在名画画框上、向博物馆里的莫奈画作扔土豆泥。

当地时间10月31日,他们再次霸占柏林道路时导致一辆赶去救人的消防救援车被堵在了路上。当地消防部门称,警方携带特殊救援设备赶去救援一名受伤严重的自行车手,最后不得不选择其他方式进行救援。

“最后一代”组织随后回应称,尽管他们在抗议期间会保持救援通道的畅通,但不排除造成交通拥堵的可能,希望自行车手的情况不会因为救援人员的延误而变糟。

德国总理朔尔茨10月31日敦促气候活动人士展现“创造力”,用其他方式表达自己的观点,避免在袭击艺术品和设置路障后危及他人。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