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常洛闻:踩踏事件当天,首尔警察正忙着……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常洛闻】

10月29日,万圣节前夜,韩国首尔梨泰院商圈发生严重踩踏事故。

这是疫情三年来,韩国年轻人等来的第一个不用戴口罩的万圣节——13万人涌入了1.37平方千米的梨泰院,造成156人离世的场地是下坡小巷,宽度3.2-4米,大约长40-45米,遇难者集中在这个18.24平方米空间内。

踩踏现场的窄巷,“哈密尔顿酒店”指的是汉密尔顿酒店,图源韩联社。

梨泰院位于韩国首尔市龙山区,在1997年被指定为观光特区,紧邻美军龙山基地、韩国国防部、战争博物馆。随着韩国经济的崛起,梨泰院也逐渐发展为包含酒吧、餐馆的夜生活区,附近有大量外国人居住,别称“万国城”。其在功能和特色上类似北京三里屯,布局和规划上则更接近拥挤的香港兰桂坊。

韩国社交媒体上盛传的追星人潮、毒品“糖果”、有人故意推搡、商家见死不救,好像是惨剧的直接原因。但格外爱“扎堆”,喜欢过洋节,“黑白灰”都有是韩国的特色。流行文化、体育休闲的发达,也让韩国人不缺举办和参加球赛、演唱会等大型现场娱乐活动的经验。为什么会在这么小的一个空间,酿成这么大的惨剧?

这个故事得从1960年讲起。

韩国的经济腾飞

1960年韩国人均国民收入79美元,人均GDP为82美元,仅仅相当于当时中国黑龙江一省。同时期朝鲜人均GDP是韩国的三倍。贸易逆差为3亿美元,达国民生产总值(GNP)的16%。1961年汉城三分之一的人口失业,大部分农民在饥饿线上挣扎,加之朝鲜有苏联的慷慨援助,和半岛80%-90%的矿产资源,韩国本就羸弱的工业基础又被战争摧毁殆尽,普通民众处于大规模饿死的边缘。

军人朴正熙1961年靠政变上台当了总统之后,非常清楚自己坐在一座贫穷的火山上。于是,他火速成立经济企划院,制定了第一个五年计划,目标是建立“自立经济”。但是军政府没有相关人才,韩国又百废待兴,急就章之下推出了货币改革、强征华侨财产、强制居民储蓄等昏政,这些举措没有解决问题反而激化民愤,最后都不了了之。

弱国没有选择权,朴正熙不得不另谋出路。

朴正熙在伪满军校期间,见识过日本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带来的产业发展,日本又通过倒向美国获得大量订单,战败后经济不降反升,回到了世界强国水平。而且朴正熙本人与岸信介等日本右翼“满洲五巨头”颇有渊源。于是,接近日本成了唯一选择。

经过缜密的前期铺垫,1962年10月,朴正熙派中央情报部长,侄女婿金钟泌访日,与日本外相大平正芳达成《大平-金备忘录》。日本提供经济合作资金,代替战争赔款,换取韩日邦交正常化。

1964年初,该文件的内容一经批露,韩国国内就掀起了反对的巨浪,民众认为这是独裁政权出卖民族尊严,用放弃日本谢罪换取巩固统治的廉价贷款,示威游行持续了两个月之久,汉城不得不紧急戒严。

韩国各界反对《韩日协定》的大规模示威(历史资料图)

但朴正熙从开始就没打算顾忌民意,1965年6月22日,《韩日基本条约》签订,日本向韩国提供8亿美元的经济合作资金,市场准入、技术转让的限制降低,允许日本会社进入韩国投资,开门接纳韩国商社进入日本贸易,代替谢罪和赔款。

后来很多成长为大财团的韩国商人和公司,都与日本有极深的渊源,部分亲日派,甚至是手上有血债的韩奸也借此逃避了战后清算,洗脱韩奸罪名,摇身一变成为上流阶层。这些既得利益者及其后代也是支持朴正熙,支持保守党的铁杆基本盘。

侵略殖民历史还没清算,又对日本的经济扩张敞开大门,是韩国社会中少数人“哈日”“崇日”甚至“媚日”风气的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