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维贾伊·普拉萨德:卢拉胜选,一个左翼国际主义者在巴西的胜利


【文/维杰·普拉沙德,译/观察者网 杨珈媛】

2022年10月30日,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在巴西第二轮总统选举中获胜。最后的投票结果非常胶着,卢拉以50.9%的得票率(6000万张选票)险胜现任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后者获得约5800万张选票,得票率49%。

卢拉在巴西北部和东北部取得了决定性的得票胜利,这些地区居住着大量非洲裔巴西人和土著选民,而博索纳罗则在南部得到了较多的选票。较为富裕的巴西人选择把票投给博索纳罗,而较贫穷的巴西人则支持卢拉——阶级界限分明,只有选民身份为保守福音派教会成员时,投票情况会比较复杂。

在10月2日的第一轮投票中,卢拉的选票其实已经超过了包括博索纳罗在内的所有其他候选人,他比博索纳罗还要多拿到了600万张选票,但最终得票率仍未能超过50%,所以没有直接获胜。

在第二轮投票后,卢拉和博尔索纳罗之间的选票差距拉小了,但博尔索纳罗还是没能保住总统宝座。博索纳罗利用金钱权力、街头暴力和假新闻,确实产生了一定效果,但这还不够。

卢拉曾在2003年至2010年期间担任了两届总统,现在将于2023年 1月1日再次回到巴西利亚的普拉纳托宫工作。

卢拉的支持者庆祝胜利(图片来源:ICphoto)

人类的困境

卢拉生于1945年,十几岁时进入汽车行业工作(十九岁时他因一次工业事故失去了两根手指)。在令人窒息的军事独裁时期(1964年—1985年),卢拉推动了劳工运动和民主运动。

1980年,卢拉与一群左翼人士组成了工人党,该党与工会和其他群众组织(包括1984年开始的“无地农民运动”)一起最终发动了一场结束独裁统治的重大运动。卢拉的大众民主和社会主义原则的政治承诺也是在这些早期斗争中形成的。

在担任总统期间,卢拉努力建立尽可能多的组织和机构,以解决饥饿、文盲和无家可归等人类困境问题。为消除饥饿问题而发起的大规模运动(“零饥饿计划”和“家庭援助金计划”)使卢拉被联合国粮食计划署授予“反饥饿斗争的全球冠军”称号。他还建立起多所公立大学,使用公共资金重建巴西包括公共住房在内的基础设施,这推动了巴西的增长率而且减少了该国的社会不平等。

但在他和他的继任者迪尔玛·罗塞夫之后,这些社会主义者所取得的成就被极右翼给推翻了。饥饿率攀升(2018年至2019年在巴西面临严重粮食安全问题的人数翻了一番),达到上世纪90年代末以来的最高水平;到2020年12月,巴西一半人口面临饥饿问题。

在第一轮和第二轮投票期间,卢拉给巴西人民写了一封信,他在信中提出13点承诺。这些承诺的目标是改善社会生活条件,使经济建立在以工业化和知识部门现代化战略的基础之上,巴西需要摆脱以出口原材料和进口制成品为主的经济。

当福特表示将关闭其在圣贝尔纳多(圣保罗州)的工厂时,博索纳罗表示他不会再跟去工业化的实体作斗争,同时也不会使用政府资金来帮助该工厂。对于博索纳罗来说,推动经济的关键要素是农业综合企业,但他忽略了巴西的工业基础(巴西从飞机出口国转变为大豆出口国,从这一转变就可以看得出来)。

卢拉在信中写道:“巴西不需要依赖进口呼吸机、化肥、柴油或汽油。”“没有必要依赖进口微处理器、卫星和飞机。我国应加强在软件、国防、电信和其他技术领域的潜力。”

右翼的进攻

自1985年新共和国成立以来,巴西的政治体制其实并不代表工人阶级和农民群体的利益。巴西政界有着三大利益集团——子弹、圣经和牛肉,分别代表军事和安全系统(子弹)、福音派议会阵线(圣经)以及想要禁止耕作和保护森林的大型农业公司(牛肉)。

这三个集团以及投机主义的政治项目构成了主导着国会和大多数州的“中间党派”。这些政治力量被卢拉和迪尔玛此前所设定的议程激怒,他们就像乌云一样笼罩在巴西上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