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拜登2年前拿下的6个关键州,这次要“吐出来”?


【文/观察者网 徐蕾】2020年11月4日,美国大选日,特朗普开局不利,随后弯道超车,但还是没能阻止多个摇摆州相继翻蓝。

最终,经历特朗普疯狂4年的美国,选择了拜登。

仅仅2年过去,当初的选择似乎也不尽人意……

11月8日,美国中期选举即将在高通胀的阴影下展开,民主党能否守住两院的微弱优势很难说,但这将直接影响拜登接下来两年的任期,甚至2024年的总统选举。这场关键之战,最终的目光又将聚焦在6个关键州:拜登在2020年翻转的5个州(亚利桑那州、佐治亚州、密歇根州、宾夕法尼亚州和威斯康星州),外加内华达州。

这些州有多重要?他们都有多场关键的竞选,将决定参议院、众议院和州政府的控制权。在这些州的选举结果,又将影响到全州甚至全美国的堕胎权、经济政策、教育和气候危机等问题。单看最近几天,被视为民主党“最后救命稻草”的奥巴马奔波内华达州、亚利桑那州和宾夕法尼亚州拉票,尤其是最后和拜登在宾州与特朗普“狭路相逢”,这些州的重要程度可见一斑。

6个关键州  CNN截图

民主党在国会的多数席位非常微弱:参议院是五五开(副总统哈里斯的决胜票使他们获得了优势),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对众议院的控制也以微弱优势取胜。今年,所有435个众议院席位,和100个参议院席位中的35个将进行重选。此外,50个州中的36个州将选举州长。

共和党需要51票才能获得参议院控制权。在今年的35个席位中,共和党目前有望赢得20个席位,而民主党有望赢得12个席位,剩下3个席位胜负难料。(共和党需要拿下22个、民主党需要拿下14个席位,才能赢得参议院)

要控制众议院,一个政党必须拥有435个席位中的218个。共和党目前有望赢得212个席位,而民主党有望赢得205个席位。18个席位胜负难料。

亚利桑那州

2020年,拜登成为自比尔·克林顿1996年赢得亚利桑那州以来首位赢得该州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同时,拜登和克林顿是70多年来唯二赢得该州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

这次中期选举,亚利桑那共和党州长候选人卡莉·莱克(Kari Lake)和共和党参议员候选人布莱克·马斯特斯(Blake Masters)都得到了特朗普的支持。值得注意的是,他们都对拜登2020年赢得该州表示怀疑,即“选举否定论者”。在特朗普2年前要求重新计票、喊着选举欺诈不情不愿地下台后,“选举否定者”在这次的中期选举中非常重要。

根据《华盛顿邮报》的一份分析,今年参众两院和重要州公职选举的共和党候选人中,有291人否认或质疑上届总统选举的结果,占该报分析的569人中的51%。

尽管有些人在民主党人较多的地区竞选,预计会失败,但大多数否认选举的被提名者很可能会获胜:在选票上的近300名候选人中,有171人竞选共和党的安全席位,另外48名候选人将面临激烈的竞争。

这意味着什么?也就是说,如果共和党人控制了众议院,否认选举的人将对美国下一任议长的选择拥有巨大的影响力,而下一任议长又可能在未来的总统选举中执掌众议院,他们将掌握监督美国选举的权力。此外,在决定2020年大选的关键州,否认选举合法性的候选人,目前获得了近三分之二的拥有选举权力的州和联邦办公室职位的共和党提名。也就是说,如果这些人2年前掌权并翻转该州选举结果,仅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亚利桑那州的47张选举人票,就足以把大选胜利翻转给特朗普。

密歇根、宾夕法尼亚和亚利桑那州对拜登2020年获胜至关重要  《华盛顿邮报》截图

回到亚利桑那州,据CNN分析,该州有一个很大的选民群体,可能最终决定这些势均力敌的竞选。根据出口民调,2020年,拉丁裔占亚利桑那州选民的19%,这一关键的投票群体转而支持拜登,他赢得了61%的拉丁裔选票,而特朗普只获得37%。

民主党人需要在马里科帕县(Maricopa County)表现出色,才能保住参议院席位并拿下州长一职。该县以白领为主,拥有相当规模的高科技经济,历来倾向于共和党,但近年来逐渐向民主党倾斜。

佐治亚州

拜登在2020年赢下佐治亚州。此前,自1992年比尔·克林顿当选以后,就没有民主党候选人在该州获得过胜利。而克林顿当时之所以能在这里以微弱优势击败老布什,在一定程度上与黑马竞选人罗斯·佩罗(Ross Perot)独立参选有关。克林顿那一次,是自土生土长的吉米·卡特以来,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唯一一次在该州获胜。

上一轮选举中,民主党人乔恩·奥索夫(Jon Ossoff)和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赢得了参议院席位,将参议院控制权拱手让给了民主党人。

沃诺克现在将与橄榄球明星赫歇尔·沃克(Herschel Walker)竞争。沃克算是一位争议性人物,他在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的职业生涯非常出色,曾获得过最高荣誉“海斯曼奖杯”,然后进入了商界。他是在特朗普的支持下竞争佐治亚州参议员席位的,目前与对手沃诺克势均力敌。

奥巴马不久前给沃诺克站台的时候,曾对沃克这个打橄榄球的能否胜任参议员提出质疑。沃克随后回应奥巴马,说“他忘了告诉人们,我创建了美国最大的少数族裔拥有的食品服务公司之一”。沃克口中的公司是指一家销售面包屑鸡肉的公司,但《纽约时报》今年6月的报道曾提出过质疑,报道称,沃克称2020年公司有“约800人”,而同年该公司在新冠疫情救济申请中只列出了8人。

围绕沃克的争议还不止于此。前不久,至少2名女性站出来指控沃克曾在与她们交往时要求她们堕胎,不过均遭沃克否认。讽刺的是,沃克竞选时塑造的是“反堕胎”人设。

沃诺克讽刺沃克:“做这工作,你得懂点东西。你不可能一天早上从床上爬起来,就决定成为美国参议员”  视频截图


第二名控诉沃克让其堕胎的女性向ABC提供的两人合照   图源:ABC

目前,沃克与沃诺克的民调咬得很紧。虽然沃克本人争议颇多,但在如选秀场的美国选举中,争议与话题,并不都是坏事。

佐治亚另一场令人瞩目的选举是州长选举。该州共和党州长布莱恩·坎普(Brian Kemp),拒绝特朗普选举欺诈论:2020年拜登赢得该州后,特朗普曾施压坎普要求他推翻选举结果,还上演了荒诞的“打电话找选票”事件,此事最终以坎普拒绝、与特朗普“割席”告终。

今年,失去特朗普支持的坎普赢过了特朗普支持的初选挑战者,即将对阵民主党州长候选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2018年,他以5.5万票的优势击败艾布拉姆斯,赢得了他的第一个任期。两人将在11月再次相遇,如果艾布拉姆斯获胜,她将成为美国历史上首位黑人女州长。

密歇根州

特朗普在2016年成为自1988年老布什以来首位赢得密歇根州的共和党人,2020年,拜登以不到15.5万张选票为民主党人赢回了密歇根州。

密歇根州的所有目光都将集中在该州州长竞选上,民主党州长格雷琴·惠特默(Gretchen Whitmer)将面对保守派评论员图多尔·迪克森(Tudor Dixon)。

惠特默的竞选活动主要集中在她对堕胎权的支持上。在美国最高法院推翻罗诉韦德案后,惠特默起诉阻止该州实施1931年的堕胎禁令。迪克森在特朗普的支持下赢得了共和党提名。她批评惠特默的疫情政策,还倾向于“文化斗争”:提出了一项政策,禁止跨性别女孩以自己认同的性别参加体育比赛。

格雷琴·惠特默

图多尔·迪克森

CNN分析认为,如果想要在该州取胜,民主党人必须在底特律地区的县取得好成绩,同时还要在该州更亲民主党的地区,如安阿伯和兰辛,争取更多的选票。共和党人可能会在该州的西部和北部地区取得不错的成绩,并试图在该州西南部的大急流城(Grand Rapids)周围历来保守的地区争取更多支持,该地区近年来变得更倾向于民主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