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朱丽叶·拿骚:“在拉美当总统是件困难的事情”,卢拉新任期面临多重挑战


【文/朱丽叶·拿骚,译/叶超楠】

在大宗商品贸易爆发增长以及左翼政党的“粉红色浪潮”几乎蔓延拉美的背景下,作为劳工党领袖的卢拉在之前两次当选总统期间在拉美发挥了积极重要的引领导向作用,但这次卢拉执政可能会面临前所未有的国内外双重挑战。

今天巴西第二轮选举中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取得了最终的胜利,在这场激烈的选举中卢拉和现任总统博索纳罗明里暗里交锋不断,亦有各种假新闻充斥其间,而经济及宗教信仰则成了竞选中的热点议题。

2022年10月30日,巴西前总统卢拉在圣保罗举行的总统第二轮选举中投票结束后向支持者发表讲话。(图片来源:美联社)

雅伊尔·博索纳罗的一个儿子在第一轮大选结束后专程前往阿根廷并游说当地的巴西选民不要投给卢拉,照他的话说,如果卢拉赢得大选,巴西的未来将是一片黑暗。即使如此,对于巴西大多数选民来说,作为拉美大国的巴西与阿根廷以及世界的关系并不是他们最关注的问题。等到大选投票时,真正的疑问大概是:巴西究竟想要和拉美团结协作还是孤立无援?这大概就是依据卢拉和博索纳罗历史执政情况得出的未来政府可能的两个方向。然而,目前大环境与卢拉在2003至2010年间当选总统时相比有较大变化,当时的“工人”卢拉在当地的名望以及影响力今日已再难企及。

如果要谈到前任总统博索纳罗“遗留下的问题”的话,这个话题对卢拉而且将会是非常沉重的。右翼总统博索纳罗让巴西逐渐远离了拉美各国,虽仍然与他国保持必要的联结,但在左翼政府日渐占据拉美地区以及地区间紧张加剧的背景下,博索纳罗在拉美逐渐孤立无援。另外卢拉还需要推翻博索纳罗之前作出的许多重大的决策,比如退出拉美和加勒比海国家共同体(目前由阿根廷为轮值主席国)和南美洲国家联盟(卢拉为设立该组织作出了重大贡献)的决定,另外还有与委内瑞拉断交的决定。

“博索纳罗政府采取的远离拉美政策对巴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南美洲缺失了一个中长期发展的宏观政策方针。每个国家的政策决定主要都是根据每任总统的意识形态制定的。”巴西国际关系中心负责人费利西亚诺·萨·吉马良斯对《国家报》说道。

圣马丁国立大学政府与政治学院教授亚历杭德罗·弗伦克尔指出,博索纳罗对外政策中存在“脱离拉美化”现象,这对巴西造成了区域乃至全球性的影响:”巴西和美国相处不好,和欧洲也因为环境问题不甚融洽,因博索纳罗因为对共产主义的质疑也和中国关系紧张,另外对非洲的政策也不是很积极,而劳工党政府在这些方面却是做得极好的。”

而卢拉在2010年结束总统两届连任时给巴西留下的“财产”确实非常宝贵的。他借着当时拉丁美洲左翼政府(如委内瑞拉的雨果·查韦斯、阿根廷的内斯特·基什内尔)掀起的“粉红色浪潮”,展现出了一位拉美地区的领袖形象;另外他还在国际上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并得到了其他国家的一致认可,我们可以从金砖五国(该组织集结了2000年末涌现出的经济体,巴西、俄罗斯、印度以及中国,南非在2011年加入)的创立中得以窥见其影响。

2010年4月15日,时任巴西总统的卢拉(左二)与其他三位金砖国家领导人合影。(图片来源:新华社)

“卢拉不仅需要扭转巴西的区域形象,更需要改变其国际形象。” 弗伦克尔提到。另外,弗伦克尔认为卢拉在未来应该会实行稳健的外交政策,给外交给予较大的自主权,一如他之前的政策,而之前博索纳罗对巴西外交政策干涉颇多。

在卢拉获胜后,他就谈到了未来巴西的发展,“我们不想再回到那个贫困的巴西了,巴西应该是一个能够团结一切的国家,我们希望拉丁美洲是一个团结的集体。”

然而,虽然卢拉对巴西的憧憬是非常美好的,一些专家仍表示,目前劳工党想要在国际舞台上发挥主导性作用是非常困难的,因为当前的状况与卢拉此前任总统时期有了较大的改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