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面对撕裂的中期选举,“曾经敬仰美国的国家追问:怎么会这样?”


【文/观察者网 王恺雯】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中期选举在高通胀和政治极化的阴云下举行。目前各州的统计仍在进行中。民主党能否保持对国会的控制权、拜登政府是否会沦为“跛脚鸭”?谜底即将揭晓。

中期选举被视为对现任总统两年执政表现的公投。本次选举结果将直接影响拜登接下来两年的任期,乃至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此前外界普遍预计,民主党大概率会失去众议院的控制权,而参议院的情况也不乐观。

截至美东时间9日零时40分,根据美联社的初步统计结果,众议院435个议席(全部重选)中,民主党目前获得133席、共和党获得174席,参议院100个席位(重选35席)中,民主党获得47席、共和党获得46席。

而根据美国全国广播公司(NBC)的推算,共和党已经赢得众议院218席,以一票之差重夺控制权。

不过美国广播公司(ABC)援引选举专家和官员的话说,今年中期选举的最终结果“几乎肯定”不会在选举之夜公布,而是在投票结束后几天乃至几周才能公布。

威胁候选人、骚扰工作人员,甚至带刀直闯投票站,此次中期选举充斥着或明或暗的政治暴力,“美式民主”也再度受到质疑。有美媒直言,许多曾经视美国为榜样的“民主国家”担心,美国已经迷失了方向。

恐惧和撕裂笼罩,“选举欺诈”争议重现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结果出炉后,特朗普及其支持者一口咬定选举存在舞弊,有关争议继续蔓延至本次中期选举。

在亚利桑那州人口最多的马里科帕县,当地有约20%的投票机出现“技术问题”,导致计票中断,这重新点燃了右翼媒体的“选举欺诈”指控。

马里科帕历来倾向于共和党,但近年来逐渐向民主党倾斜,是在 2020 年总统选举中反转支持拜登的重要地区。

马里科帕县方面8日下午表示,投票机未能在选票上做出足够深的标记,但这并非软件问题。共和党籍的马里科帕县监事会主席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县记录员斯蒂芬·里奇(Stephen Richer)均指出,尽管出现这些问题,但选民仍然可投票,没有人被拒绝投票。

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亚利桑那州菲尼克斯市马里科帕县的一个制表选举中心  图源:视觉中国

尽管如此,“选举欺诈”的说法还是在社交平台和右翼媒体间迅速传播。一些共和党支持者称,“这绝对是故意的”。

特朗普8日也在其自创的社交媒体平台“Truth Social”上发声,暗示亚利桑那州的投票机有问题:“又来了?人民是不会容忍的!”

他当天发布多条文字,质疑中期选举中存在舞弊情况,其中一条写道:“和2020年发声的选举欺诈行为一样???”

在密歇根州最大城市底特律,由于软件故障,一些选民8日早上前去投票时发现自己已被标注成“缺席投票”。但投票站工作人员表示,这些选民仍可以在投票站投票。地方政府其后也表示,故障已于上午9点30分被解决。

但密歇根州共和党籍州务卿候选人卡莱莫(Kristina Karamo)在推特控诉,底特律一些投票站的问题是“欺诈”的证据。特朗普也在“Truth Social”上写道:“这种情况正在大量发生,其他地方也是如此。抗议,抗议,抗议!”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8日当天,威斯康星州密尔沃基一名男子在持刀威胁选民后被捕,并导致当地一个投票站临时关闭。当地警方表示,事件未造成人员受伤。

此外,美国多地还发生了与选举有关的恐吓事件。在北卡罗来纳州,自现场投票开始以来,当地已向州选举委员会报告了大约 15 起涉嫌恐吓的事件。亚利桑那州务卿办公室已向执法部门提交了18份与投递箱恐吓有关的报告。

当地时间11月8日,美国底特律,居民在一教堂里投票  图源:视觉中国

“美式民主”再受拷问

有关“选举欺诈”的争论只是美国此次中期选举的诸多乱象之一。

《卫报》11月6日的评论文章以“险恶”来形容此次中期选举,称其充斥着或明或暗的政治暴力:骚扰选举工作人员、威胁法官、在州议会大厦外武装示威、袭击堕胎诊所、因对新冠疫情不同观点袭击空乘、为图书馆该收藏哪些书骚扰管理员……

文章问道:“2022年的美国如此狂热,以至于人们不禁要问:民主还能持续下去吗?”

《纽约时报》11月8日发出这样的追问:为何美国不能自我修复?文章称,许多曾经视美国为榜样的“民主国家”担心,美国已经迷失了方向。他们想知道,为什么一个以创新著称的超级大国无法解决国内严重的意见两极化,选出了一名散布选举舞弊谎言的总统,而且有相当多的共和党人和选民接受这种谎言。

文章称,对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来说,美国的中期选举不过是一个小插曲,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是他们看到的麻烦趋势线的又一个数据点。他们担心,美国似乎正在做相反的事情,正在偏离自己的所谓核心理想。

不少批评美国走向的人提到了去年1月6日的骚乱,那是一次对民主制度所坚持的权力和平移交的暴力拒绝。还有一些人对美国各州设置投票障碍表示担忧,设置障碍是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很多人选择了提前投票和缺席投票,使投票率创下新高之后出现的。个别人说,他们担心美国最高法院正成为党派政治的受害者,就像那些正在艰难地建立司法独立的国家里的司法机构一样。

“美国不是一夜之间变成现在这种状态的,”柏林赫蒂学院的社会学教授赫尔穆特·安海尔说,他是伯格鲁恩治理指数的首席研究员,该指数来自对134个国家的研究,其中的美国生活质量指数低于波兰。“用了一段时间才变成现在这样,走出这种状态也将需要一段时间。”

70岁的阿尔卡迪耶斯·维诺库拉斯是演员和活动人士, 当他被问及听到“美国民主”这个词,他想到了什么时,他用一句口号回应道:“美国是全球民主的捍卫者,也是西方民主活力的保障者!”

在20年前似乎是这样——然后出现了特朗普和一个分裂的美国。

“现在,”他说,“即使是美国最忠实的粉丝也不得不问这样一个问题:这种事怎么会发生在民主的保障者身上?”

在那些曾经敬仰美国的国家,这是一个经常听到的问题。

当地时间11月7日,美国俄亥俄州,美国前总统特朗普站在共和党集会的舞台上  图源:视觉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