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反悔了?宣布和侃爷解约刚刚半个月,阿迪达斯宣布继续卖Yeezy鞋


(观察者网讯)与“侃爷”坎耶·韦斯特解约、宣布停止生产和销售Yeezy产品线刚刚过去半个月,德国运动品牌阿迪达斯后悔了?

据美国商业内幕网站当地时间9日报道,当日,阿迪达斯宣布将全年收益预期从5亿欧元降至2.5亿欧元,同时宣布将继续销售及推出更多Yeezy服装和运动鞋,但将重新为品牌命名。此事在海外社交媒体Twitter上引发群嘲,“又当又立”“怕不是早就想好了这一步?”还有网民质疑,“这真的合法吗?”

此前,该公司曾称,终止与坎耶的合作关系将对2022年净收入产生约2.5亿欧元的冲击。

综合美媒报道,阿迪达斯上一次(10月20日)发布的5亿欧元收益预期已经是下调后的结果,官方曾称,西方市场消费需求减弱,大中华区的业绩持续下滑,库存显著增加,给企业营收带来压力。

而坎耶“塌房”令企业雪上加霜,10月25日,阿迪达斯宣布终止与坎耶的合作关系,Yeezy产品线立即停止生产和销售,并停止向侃爷及其公司支付一切款项,停止阿迪达斯Yeezy的业务。在声明中,该公司强调“不容忍反犹太主义和任何其他形式的仇恨言论”,并透露此举将对该公司2022年净收入产生约2.5亿欧元的冲击。

昨天,阿迪达斯发布的2022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品牌第三季度营业利润为5.64亿欧元,同比下降16.0%;欧洲、北美市场依旧是营收的主要来源,前三季度,品牌在欧洲市场营收64.7亿欧元,同比增长9.3%;北美市场48.6亿欧元,同比增长27.8%。而大中华区前三季度营收26.6亿欧元,同比下滑25.3%,这是阿迪达斯在大中华区连续6个财季业绩下滑。

财报发布后,商业内幕周刊透露,在当日的财务会议中,阿迪达斯高层宣布,将全年收益预期从5亿欧元降至2.5亿欧元,并将继续销售、推出更多的Yeezy运动鞋和服装,但会更改品牌名称,“阿迪达斯拥有Yeezy系列颜色和设计的版权,只是没有名称版权。”

被问及继续销售Yeezy是否担心会给品牌声誉带来损失时,奥米尔称,“阿迪达斯是现有产品设计专利的唯一拥有者,这是我们的IP,我们拥有所有的知识产权、设计、所有版本和新的配色,公司正在评估所有选择,打算最早在明年年底使用这些权利。”

彭博社称,2013年,阿迪达斯与坎耶合作以来,在销售额和利润方面高度依赖Yeezy产品线,光是去年,Yeezy销售额就达到20亿美元,占阿迪达斯总销售额的8%。而该产品的高定价也为阿迪达斯带来了高利润;分析师大卫·斯沃茨介绍,Yeezy品牌在阿迪达斯的净收入中所占比例高达15%。华尔街日报曾指出,正因为阿迪达斯需要坎耶,所以坎耶因反犹言论引发争议后,该品牌才反应迟缓,拖延了一段时间才宣布解约。

然而,本次宣布继续销售并推出更多的Yeezy运动鞋和服装至少给阿迪达斯的2023年“开了个好头”,明年,阿迪达斯不用再给坎耶和品牌支付3亿美元的版税和营销等费用了。

该消息公布后,海外网民直接炸了,“想继续从他身上赚钱,但不想要他了?”“潜台词就是,我们的确反对反犹,但设计不会啊。”

有网民嘲讽,赚钱不寒碜,但这做法就有点“又当又立”;

还有网民质疑,“好奇,这真的合法吗?”

环球数据公司分析师达尔塞·贾普直言,阿迪达斯宣布重新销售Yeezy系列是一个错误,对于很多顾客来说,Yeezy就是坎耶的代名词,重新为其命名无疑会导致需求减弱。目前,坎耶并未对此事做出回应,此前,由于在社交媒体上发表了一系列反犹言论,他被Twitter和instagram禁言。

另据CNBC报道,阿迪达斯方面透露,由于“供应链成本上升、折扣活动增加以及不利的市场组合策略”,阿迪达斯第三季度毛利率下降1个百分点至49.1%。今年8月,阿迪达斯CEO罗思德(Kasper Rorsted)曾在接受采访时承认,阿迪达斯在中国犯下了错误,“我们不够了解消费者,所以我们为那些做得更好的中国竞争商家们留下了空间……如今的中国消费者,喜欢(产品)有一种‘中国的感觉’。”

这段采访内容公开半个月后,阿迪达斯突然在一份内部报告中声明:公司已和罗思德达成协议,后者将于明年离职。而当时,罗思德和阿迪的合同有效期还有三年时间。本周二,阿迪方再次加快了这一进程,称罗思德将于本周五离职。将于明年上任的新CEO比约恩·古尔登表示,会想办法扭转品牌颓势。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