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唐竞宇、马绍勇:跑赢欧美同行,中国企业在非洲的“法宝”是什么?


观察者网:我们知道四达时代一直深耕非洲市场,这张图中您和哈桑总统共同举着一张标语,这是什么项目合作?您和哈桑总统有过哪些交道?


唐竞宇:这张照片是2017年前后,我陪同哈桑总统去坦桑尼亚南部开展公益活动的照片。哈桑总统曾担任坦桑尼亚妇女儿童部的部长,先后担任过哈桑旅游部、贸易部、投资部的部长,她非常重视儿童教育的问题,因此我们当时是去支持当地的一个女子学校,为这个学校捐赠了现金和四达的投影电视机。

投影电视机在国内并不是奢侈品,但是对于坦桑尼亚的民众来说非常先进,能够让很多学生在教室中看到“外面的世界”和时下热播的中国影视剧,投影机电视机的背后也可以插入U盘读取播放有关教育的视频内容。

观察者网:中坦两国元首在2022年11月3日会晤时表示,两国要“推进基础设施项目合作,推进产业对接和产能合作,拓展加工制造、绿色发展、数字经济等领域互利合作”;四达时代开拓非洲20年来一直致力于基础设施和数字传媒行业的建设,您能以四达时代为起点,具体谈谈中非在这些方面合作的成效吗?

马绍勇:四达时代(以下简称“四达”)一直深耕非洲数字电视行业,公司的业务主要分布在TO B端的“数字整转”等基础设施建设与TO C端的中非文化交流等领域,我们的成果更多呈现在频道信号传输、节目制作、方言译配、社会公益活动、疾病预防等项目中。另外,我们也会在以国家为主体的对非传播和国际传播中承担活动落地等工作。

党的二十大闭幕后,在《人民日报》刊登 “加强我国国际传播能力建设”的报道中,习总书记强调拓展国际传播渠道的问题,其中一部分是“积极发挥海外中资企业的作用”,因此以四达时代为代表的海外中资企业都应当找到自身在海外传播中的位置,发挥自身的业务特点和优势,进一步加强与非洲各界的沟通。

观察者网:四达时代主要完成了节目制作的数字化、播控系统的数字化、传输网络的数字化以及终端设备的数字化,这些成果在当地的反响如何?通过数字接入服务,非洲居民能否收看更多来自中国的文化产品?

唐竞宇:从合作的成效来看,四达近年来在坦桑尼亚大力推动“数字整转”。坦桑尼亚是非洲首个完成数字整转的国家,这是在我们中国企业的协助下实现的。“数字整转”的推进过程与成果非常受当地政府重视,因为这给非洲老百姓带来了实实在在的便利,我们也因此获得了坦桑尼亚政府颁发的“数字整转贡献奖”。

四达进入非洲前,非洲的普通电视用户只能看“带雪花”的模拟信号节目,只能看到3个左右的频道数量;在我们开展“数字整转”后,用户能够看得到、看得起至少25个频道。另外,在四达未进入非洲市场之前,坦桑尼亚的用户看电视的接入费用非常高,如果想看数字电视,他们不仅要花200多美金购买机顶盒等终端设备,每月还要缴纳47美金左右的收视费,这对普通老百姓来说看数字电视是一件奢侈品。

坦桑尼亚国家台TBC院内(图片来源:受访者供图)

我们进入非洲市场后情况得到了很大的改善。在四达的努力下,一个机顶盒的价格下降到20美金左右,比此前便宜10倍有余,有线电视接入费用也便宜了很多,折合美金约2.5~3美金/每月。这在坦桑尼亚造成了一个轰动的现象,当地居民每天蜂拥至我们的营业厅购买机顶盒,希望能够接入我们的服务。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四达就帮助坦桑尼亚政府实现了“数字整转”,使得大部分老百姓都能够通过四达的机顶盒收看电视节目。

与此同时,我们也倒逼竞争对手在价格上做出大幅调整,从而进一步推动坦桑尼亚数字电视行业的整体发展,数字电视进入大规模普及时代,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

“数字整转”给坦桑尼亚本地的电视频道节约了大量运营成本。整转前,当地的电视台需要建设自己的发射塔,每一个发射塔必需的投资和运营费用都非常高,当“数字整转”之后,当地频道只需使用四达时代的信号传输平台,就能够将自己的节目传播给用户,这样本地频道可以集中资源搞节目创作,可以说“数字整转”利好各方,这是我们在非洲开展业务以来最明显的成果。

马绍勇:我们可以这样理解“数字整转”,它不仅是数字电视行业的发展升级,也属于我们国家在非洲开展基础设施援助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数字整转”是国际电信联盟的倡导,建议各国将电视传输信号从模拟时代升级至数字时代。这种升级的好处是什么呢?在模拟时代,1个频点只能传输1套节目,在数字整转后,1个频点至少可以传输25套节目。

25套节目中包含的内容种类非常多,除了非洲国家电视台之外,纪录片、影视剧、宗教节目、体育节目都能收看了,这样就能够提升本地民众的文化素养,提升坦桑尼亚全社会的信息接入水平和教育水平。此外,中非之间的很多贸易需求是通过国际频道和新闻频道来发现的,这无形之中促进了中非之间的经贸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