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宋鲁郑:在法国得了新冠,典型轻症但两个多月都没缓过来……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为了观摩2022大选,我从动态清零的中国来到了与病毒共存的法国。入境的时候法国日增感染8万,一天后就突破了10万,很快更突破了50万。我曾经自嘲说,终于成功的在日增10万以前入境法国。在这种环境下,可以说人人都是密接者了,已经没有次密接。所以在这种环境下,不管怎么防范,都不能确保万无一失。贵为总统、部长哪怕是卫生部长也都躲不开病毒。我自己也就终于和新冠有了一次“合体”。

首先需要说明的是,无论是年龄、体重、基础病等方面我都属于健康行列。平时也注意锻炼和营养,也打了两剂疫苗。

我是因为发烧才感觉出了问题,快筛果然是阳性,体温最高到38.6度。但第二天,就退下烧来了,然后五天以后就成了阴性。除了略有咳嗽和疲惫无力外,没有其他明显的症状。我认识的许多朋友说前三天疼到骨头里。

相对而言,应该说我属于典型的轻症。但真正的问题是康复,我能够恢复到感染之前那种生活状态,竟然用了两个多月。头半个月,就是非常的疲惫,超市都去不了。平时散步都至少一万二千步,但那时每天就是两三千步、三四千步,稍微一动就非常的累,而且总是觉得饿,有的时候睡觉都被饿醒。

一个月以后,这些症状才消失,也才能够去超市。但是,散步还是走不到每天一万步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能工作,既不能看书,也不能写东西。有一次给国内讲课,一个小时的发言居然坚持不下来,还申请休息了几分钟。不仅非常容易累,而且还恢复的非常慢,做一点事就需要不断的休息。

德国年轻的女外交部长,感染后一个月上不了二楼。法国经济部长感染后也是很长时间不能跑步。

就我个人的体会,新冠造成的后续影响远比发病期更严重。

当然我只能算是一个个案,为此康复后我对欧美的情况进行了梳理,认为西方与病毒共存实是一场拿生命和健康进行的豪赌。

首先,新冠病毒绝不是流感。每年的流感季节,欧美都只建议给老年人打疫苗,并不是强制。但面对新冠病毒,是全民打疫苗,而且打完两针还要打加强针,现在欧美各国正在打第二剂加强针。尽管如此,新冠病毒导致的死亡率仍然远远高于流感。

台湾正常年份,流感季节死亡人数为4500多人。但自从2022年4月起与病毒共存后,到11月上旬死亡人数突破1.3万人。日本厚生劳动省2022年在专家会议上指出,日本2018年至2019年季节性流感致死率为万分之一到万分之五。但奥米克绒的致死率在万分之十三,远高于流感。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报告,2020年和2021年间,美国已有超过630,000人死于新冠。相比之下,在2019年至2020年美国流感季,约有22,000人死于流感。

只不过在疫苗和大量被动自然感染的情况下,拥有较多医疗资源的欧美发达国家还不会出现医疗挤兑而已。尽管如此,法国每出现一波疫情,就会出现退烧药短缺现象,不得不限购。德国2022年则出现了医疗挤兑现象:德国一共有2400多张重症床位,新冠病人占据1600多张,也就是说高达70%的床位被占用。

新冠病毒不是流感,还在于它的特性:一是传染性高,现在的变异株可以一传十八。季节性流感全球成人的罹患率可达5%-10%,儿童则高达20%左右,即平均每十个成年人有一人感染,儿童每五人有一人感染。二是变异快,平均三个月就会出现变异。季节性流感往往是一年变异一次,这导致疫苗和自然感染都无法防止病毒传播。

其次,与病毒共存的成本极为高昂。

与病毒共存是建立在疫苗和感染可以实现免疫屏障的理论基础之上的,但没想到不管疫苗还是感染,三个月后抗体就开始下降。这导致三个后果:一是疫情持续,感染和重症死亡攀升,健康和生命的成本不断上升。欧洲已经连续两年出现人口减少和人均寿命下降。美国人均寿命甚至减少2.7岁。这在和平时期是极为罕见的,只有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出现过这种现象。由此可见这是多么大的人道灾难。

由于医疗资源一直被新冠占用,次生灾害一直存在。这里可以举一个法国的例子。一个中国留学生因为低血糖晕倒在街头,被送到急诊室。忙碌的医院长达几个小时无人接诊,后来这个学生自己醒来,无奈之下只好离开。好在这并非重症,不危急生命,但由此可见法国在新冠疫情下紧张的医疗资源状况和造成的次生灾害。

在法国北部城市里尔,一家养老院的老人接种新冠疫苗。新华社发(里尔大学附属医院供图)

二是为了医疗资源不崩溃,就只能在全国不断的施打疫苗。现在欧美已经普遍在打第四针,由于新冠疫情长期存在,这种全民打疫苗也不得不长期持续,民众的疲惫感也不断增长。疫苗的采购成本、储存成本、施打成本、大量的医护人员被占用都是相当惊人。今年10月,辉瑞公司表示,在美国政府的采购计划到期后,将提高新冠疫苗价格4倍,到110美元至130美元。这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巨大的负担。

三是欧美与病毒共存,但仍然规定感染者要自我隔离一周。大量的劳动力被迫不断的离开工作岗位,劳动生产率也因此下降,而且在共存的条件下没有止境。

四是新冠后遗症日益突出。根据荷兰的研究,每八个感染者就有一人出现长新冠后遗症。法国公共卫生局根据世卫组织的标准,认为全国4%的成年人即200万人罹患长新冠,英国则是总人口的3%也就是200万人。另外新冠病毒还攻击大脑和生殖系统。英国牛津大学的研究发现,感染后哪怕是轻症也会导致脑损伤、大脑萎缩。法国国家健康与医学研究院里尔中心的研究表明新冠会降低生育能力。

根据彭博社报道的一项研究,在美国,2022年上半年,约300万人出于对新冠感染的恐惧而无法上班,这一现象将给美国经济造成2500亿美元的损失。根据布鲁金斯学会的报告,多达400万美国人因“长新冠”症状而离开劳动力市场。根据美国政府最新的就业报告,在9月份的失业者中,45.2万人因为疫情而无法找工作。

法国专家则表明:“许多大型研究表明,感染这种病毒的次数越多,人们的并发症就越多,尤其是糖尿病、心肌梗和中风等。”他认为,人们必须摆脱“新冠感染不再危险”的错误想法,“新冠病毒将在中长期内造成影响,越能避免被感染越好。”

另外台湾与病毒共存后,结果出现了两大与欧美不同的现象。一是儿童重症和病亡数明显超高。二是在清零过程中许多被遏制的病毒在共存情况下重新活跃起来,以致于新冠与各种传染病同时暴发,医院人满为患,一床难求。

今天的欧美陷入物价飞涨、经济停滞甚至衰退、赤字累累、债务高企等困境,这其中原因很多,但与病毒共存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

最后还有一点非常重要。人类对新冠病毒认识的远远不够,也一再出现误判。比如世界卫生组织2020年就认为这个病毒变异比流感要慢,全球对疫苗的作用也都判断错了,而且都一度认为夏天不会传播。

所以欧美在人类对之了解不多而又一再误判的情况下,就决定与病毒共存,实际是拿国民健康和生命进行豪赌。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