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澳媒发文:美国连医药用品都要列入制裁,中国却从未欺负过澳大利亚


【编译/观察者网 李焕宇】“只有与中国领导人的会晤才是真正重要的。”

在11月15-16日的二十国集团(G20)领导人巴厘岛峰会上,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多国都在关注中方参会期间的密集双边会见。澳大利亚也是其中之一,该国大报《澳大利亚人报》将本国总理同中国领导人的会见排到了“最重要”的位置上。

多家澳媒聚焦于中澳领导人会晤。16日,澳大利亚“天空新闻”的专栏作家苏菲(Sherry Sufi)撰文催促阿尔巴内斯,要趁着跟会面的时机,将中澳关系推回2016年以前的“黄金时代”,文章还拿美国做对比:“美国连医药用品都会列入制裁……而中国从没欺负过澳大利亚。”

“天空新闻”报道截图

文章首先承认,近几届澳大利亚政府用以粗暴干涉中国内政的理由是站不脚的。

例如新疆——中国政府在积极打击“东伊运”,这是一个被美国列为恐怖组织名单,但在中美关系恶化后又被美国从名单中删除的组织,作者认为这一进一出是非常“有趣”的现象。

香港——如果中国把一个像朴茨茅斯(英国军港)这样有战略意义的英国港口殖民了100多年,那英国也肯定会想尽办法把它重新纳入本国的行政架构。

台湾——美国绝不会容忍中国支持波多黎各分裂分子,并在美国海上后院的墨西哥湾中部管理一个与中国结盟的附属国。

还有“南海军事化”——南海早就已经高度军事化了,因为几十年来,美国在韩国、日本、菲律宾和关岛设立了随时可以投入战斗的军事基地。

由于澳大利亚政府不断地用“我们针对的是中国政府,不是中国人”来麻痹自己,他们几乎可以在任何事情上都追随美国的脚步去反华。但现实是,澳大利亚政府自开始介入中国内政以来,没有得到任何好处。

文章指出,中澳关系是自然形成的,中国从来没有迫使澳大利亚去出口铁、煤、铜、大麦、葡萄酒、牛肉等大宗商品,相反,澳大利亚出口这些是因为互惠互利的诱惑。

这种自由贸易给了中国对澳大利亚的影响力,但一再用行动证明了这种影响力会在最紧要关头被动用起来的是美国。实际上,美国在限制与不友好国家的自由贸易方面确实“全球领先”,他们的制裁甚至会导致有需求的人得不到应有的医疗和药品,最终对平民的影响要大于政府和企业。

但中国从来没有像一个恶霸那样主动去制裁澳大利亚的商品,让澳大利亚的平民吃苦头,只有在澳政客们决定干涉中国内政,对中国的善意减少后才开始有所行动。

在文章看来,如果澳大利亚真的想在全球舞台上跟中国对着干,那应该主动地让本国企业不要依赖中国市场;要么就反过来,既然依赖程度这么高,那就忍住在中国人认为与他人无关的内政问题上插嘴的诱惑。

作者继续用美国举例子,称美国会在国际舞台上公开质疑伊朗内政,但他们从来不会公开质疑沙特阿拉伯,因为一个是重要的贸易伙伴,另一个不是。可澳大利亚政府却想着“鱼与熊掌得兼”,因此,澳大利亚继续在新疆、西藏、香港或台湾等中国内政事务上发表片面评论是不合理的。

文章认为,澳大利亚的经济成功和繁荣在未来将继续依赖中国,所以本届政府的首要任务是恢复中澳伙伴关系,恢复关键商品的出口,通过谈判消除阻碍自由贸易壁垒。

至于美国,作者认为美国和澳大利亚有着共同的语言和生活方式,是澳大利亚最亲密的军事盟友,其在澳领土上的军事存在从来都不是与中国建立友好关系的障碍。文章在最后提出,一个好的领导不应该是排他性的,在这一点上,霍华德和阿博特(两位澳大利亚前总理)都做到了,接下来就要看新政府的了。

近年来,因澳大利亚方面的一系列挑衅行为,中澳关系陷入僵局。今年5月,澳大利亚阿尔巴内斯政府上台,与中国重新开启了沟通渠道。7月至9月,两国外长先后举行了两次会晤。11月12日晚,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柬埔寨金边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应约同澳大利亚总理阿尔巴尼斯会面交谈。

对于中澳领导人的此次会面,美联社称,它标志着澳中双边关系的“重要重置”。

澳大利亚全国农民联合会(NFF)代理首席执行官沃里克·拉格(Warwick Ragg)表示:“(澳大利亚)农民欢迎任何恢复和改善进入中国市场的措施,希望本周的会议能在这方面取得进展。”

中方在会见时指出,中澳关系曾长期走在中国同发达国家关系前列,值得双方珍惜。过去几年,中澳关系遇到困难,这是我们不愿看到的。中澳之间从来没有根本利害冲突。双方经贸合作潜力巨大,希望澳方为中国企业赴澳投资经营提供良好营商环境。

阿尔巴尼斯在会后的声明中指出,与中方的会晤“是朝着稳定澳中关系迈出的重要一步”,继续稳定和发展澳中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符合双方共同利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