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孙太一:特朗普着急宣布参选2024,实为自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孙太一】

就在美国中期选举结果仍未尘埃落定之时,前总统特朗普连续第三次宣布要参选总统。自从今年夏天开始,特朗普就开始酝酿何时入场,虽然他的团队一再劝阻他,希望他至少等佐治亚的第二轮选举结果出来之后再正式宣布参选,但特朗普一如既往地我行我素,并向他的助手表示,如果再推迟就会释放“他比较弱”的信号。

事实上,特朗普着急参选,恰恰反映了他当前的艰难处境,反映了他的“弱”。如果他能呼风唤雨,如果他仍旧是毋庸置疑的共和党领袖,如果他并不需要通过参选来缓解一些棘手的问题,何必要这么着急呢?

特朗普宣布参加2024年美国大选

政治上众叛亲离

特朗普不得不在2024年大选的前两年就宣布参选,第一大因素是政治上的。根据最新的、中期选举投票结束后几天做的Political/Morning Consult民调,33%的共和党人和倾向共和党的独立人士表示,如果当天举行2024年党内初选,他们将支持佛罗里达州州长德桑蒂斯,这个数字高于选举日之前的26%。虽然支持特朗普的比例仍然高达47%,但特朗普显然看到了德桑蒂斯迅速崛起的趋势。

共和党没能在这次中期选举中在全美掀起“红色浪潮”,但在佛罗里达州、在德桑蒂斯的带领下,却让共和党彻底占据了州一级和以上的所有民选官职,让一个“紫州”彻底变红。德桑蒂斯在共和党内的威望也迅速上升。由于特朗普的个人包袱太多,党内人士认为,德桑蒂斯是一个既没有特朗普相关包袱、又可以高举特朗普主义大旗的很好人选。

除了德桑蒂斯以外,共和党内其他的政客也蠢蠢欲动。比如,2021年选举中,在近年来迅速变蓝的弗吉尼亚州当选州长的杨金,因为尝试了一条疏远特朗普并推动教育等议题来收获更广泛选民支持的成功道路,所以让更多的共和党政客愿意考虑“疏远特朗普”的战术。甚至连特朗普曾经的盟友、前新泽西州州长克里斯蒂也指责,特朗普领导下的共和党在2018、2020、2022年选举中连续落败,且选民们已明确要“拒绝疯狂”。前副总统彭斯也同样落井下石,表示共和党的未来应该有更好的选择

面对政治上如此的众叛亲离以及即将被人取代的趋势,特朗普决定通过参选来阻止这一股势头继续蔓延和发展。一些年轻的共和党政客,此前也都或多或少在特朗普鼎盛时期有过暗示或明确表态,如果特朗普参选,他们就不参选,以免在“后特朗普时代”失去特朗普主义者的支持。所以,特朗普宣布参选就是与这些比自己更年轻的政客摊牌,要么靠边,要么至此成为政敌。

司法上挑战重重

特朗普着急参选的第二个重要理由,是特朗普面临的多项司法挑战临近。

佐治亚州富尔顿县的检察官已经召集了一个大陪审团,调查特朗普及其团队为推翻佐治亚州2020年选举结果所做的努力。 “国会山暴乱”调查委员会此前搜集整理的诸多对特朗普不利的证据,可能会被司法部采纳,作为对特朗普采取进一步调查并起诉的素材。

由纽约州总检察长推动的对特朗普家族企业的调查仍在有条不紊地推进中,而相关的税务欺诈指控很可能已经有了确凿证据。特朗普将美国绝密文件带往海湖庄园且不规范保存,虽然最终不一定会被追责,但同样也是一个潜在挑战。

从涉嫌推翻大选结果、泄露国家安全、税务欺诈到一系列个人诉讼,特朗普已是官司缠身 制图:CNN

面对这样的司法困境,特朗普认为,如果他能再次戴上了“总统候选人”的帽子,则司法部会对全力调查和提起诉讼有所顾虑。毕竟,万一罪犯当上了总统,对美国的制度和名声都会是很大的冲击。

特朗普显然是在慌乱中匆忙宣布参选的。他几乎没有组建竞选团队,没有竞选经理和传播总监,当前的很多决定和工作都由杰森·米勒一人代劳。特朗普这么早宣布参选也大大限制了他的现金流,因为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为他支付律师费的钱会停止;作为候选人的特朗普,从每个捐款人手里也只能直接拿到2900美金的上限,直到初选结束。当然,金主们还是可以通过购买政治广告等行为间接支持他。

杰森·米勒是保守派社交软件公司Gettr首席执行官,曾担任2016年、2020年特朗普竞选团队的发言人兼顾问。

一切迹象都表明,特朗普做出相关决定有很强的紧迫感,而政治因素一项不足以制造如此大的参选压力;借候选人身份,一定程度在司法上保护自己,同样也是十分重要的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