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拜登政府:沙特王储已任政府首脑,在卡舒吉案中享有“主权豁免”


【文/观察者网 熊超然】在当前美国和沙特阿拉伯两国关系中,卡舒吉遇害案如同“一根刺”一般,如鲠在喉。为此事件,两国曾多次闹出不愉快。

据美联社当地时间11月17日报道,美国拜登政府当天表示,作为一国现任政府首脑,兼任沙特首相的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在卡舒吉遇害案诉讼中享有“主权豁免”(Sovereign immunity),这一表态与拜登在竞选总统期间严厉谴责沙特王储,甚至是称沙特是“贱民国家”完全不同。

此前,美国中央情报局(CIA)认定沙特王储就是下令杀害卡舒吉的罪魁祸首,美国国家情报总监办公室(ODNI)的解密报告也认为是沙特王储批准了这场暗杀行动。对此,美联社的报道标题直接形容,“美国采取行动包庇沙特王储杀害卡舒吉”。

美联社报道截图

目前,沙特王储是沙特的实际统治者,而就在当地时间9月27日,沙特国王萨勒曼发布国王令,宣布对内阁进行重组,将沙特王储任命为该国首相。此前,沙特首相一职由萨勒曼国王本人兼任。

根据沙特的政治体制,沙特首相是政府首脑,也是内阁会议的主席。该职位于1953年10月设立,大多由沙特国王兼任,穆罕默德是首位因现任国王进行内阁改组而任职的首相。

作为卡舒吉生前所供稿的媒体,《华盛顿邮报》报道指出,拜登政府此次是援引所谓“行政权”和“国际法”来保护沙特王储免于承担在卡舒吉遇害案之中的法律责任。

报道称,美国司法部在17日晚些时候提交的一份法庭文件中表示,由于沙特王储是沙特的“现任政府首脑”,因此他在卡舒吉遇害案的诉讼中“不受影响”,将免受遇害记者卡舒吉的未婚妻及其所创立的民权组织“眼下阿拉伯世界的民主”(Democracy for the Arab World Now)的起诉。

《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

美联社则指出,拜登政府当前的这一表态并没有约束力,最终是否授予沙特王储“豁免权”将由法官来决定。不过,此举必然会激怒部分“人权活动家”和许多美国议员,在这些人看来,沙特国家的“人权状况”不佳,且近期领头石油输出国联盟“欧佩克+”(OPEC+)减产石油,这被认为是在俄乌冲突中帮助了俄罗斯。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SC)发言人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这是美国国务院根据长期确立和公认的习惯性国际法原则而作出的法律决定,这与案件的是非曲直无关。”而后,该发言人将该问题的进一步回应权转交给了美国国务院和司法部。

美国国务院17日则表示,拜登政府认为沙特王储在卡舒吉遇害案诉讼中应当免受美国法院审判,“这纯粹是一种法律决定”。美国国务院也称这是援引了“长期以来的惯例”,并表示这一表态“不考虑当前诉讼的是非对错”,且重申对杀害卡舒吉这一事件的明确谴责。

沙特记者卡舒吉生前遗像

拜登政府17日发布的声明还指出,在卡舒吉遇害案中,美国对级别较低的沙特官员实施了签证限制和其他惩罚措施。“从本届政府成立之初, 美国政府就针对沙特特工杀害卡舒吉的责任表示严重关切。”不过,该声明中并没有提及沙特王储在此事件中所扮演的角色。

2018年,曾为《华盛顿邮报》撰写过专栏文章的沙特记者卡舒吉遭肢解杀害,美方报告认为沙特王储是事件的幕后主导者,动机则是对方为“不同政见者”。在2019年特朗普执政时期,拜登在竞选期间曾因此事誓言要让沙特王室成为“贱民”。拜登就任美国总统后,美沙关系也一直处于低谷。

7月15日,拜登会见沙特国王萨勒曼,随后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会谈。图自澎湃影像

美联社还进一步介绍称,在沙特王储和卡舒吉遇害案的问题上,拜登政府其实也可以选择不发表意见,而所谓的“主权豁免”是一个根植于国际法的概念,它认为一个国家及其官员受到保护,不受其他外国国内法院的某些法律诉讼。

美国国务院认为,坚持“主权豁免”的概念有助于确保美国领导人不必担心被卷进外国法院,在其他国家面临诉讼。而一些“人权倡导者”则认为,拜登政府此举是在鼓励像沙特王储这样的人更多地“侵犯人权”。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