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美国把机会让给中国?“亚太地区不是谁的后花园”


【文/观察者网 王慧 编辑/冯雪】11月19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第二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泰国曼谷闭幕。会议发表了《2022年亚太经合组织领导人宣言》。

这是自2019年以来,APEC领导人首次线下聚首。在地缘政治冲突持续、世界经济面临挑战的关键时期,这次会议引发全球广泛关注。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和亚太重要成员,中国一直用自己的主张和行动推动各方共同构建开放包容、创新增长、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的亚太命运共同体。

11月17日至1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赴泰国曼谷出席APEC第二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并对泰国进行访问。

习近平主席在17日APEC工商领导人峰会上的书面演讲中表示,“中国的发展受益于亚太,也用自身的发展回馈亚太、造福亚太”;“摆脱了冷战阴霾,亚太地区特别是中小经济体步入奔向现代化的快车道,‘亚太奇迹’才应运而生。亚太地区不是谁的后花园,不应该成为大国角斗场。”

18日,他又在APEC第二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上发表讲话并提出四点建议:第一,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建设和平稳定的亚太。第二,坚持开放包容,建设共同富裕的亚太。第三,坚持绿色低碳发展,建设清洁美丽的亚太。第四,坚持命运与共,建设守望相助的亚太。

会议期间,中国主张备受瞩目。

值得注意的是,在习近平主席与日本、加拿大、新加坡、泰国等国家首脑都出席此次APEC会议之际,美国总统拜登却因参加孙女婚礼而缺席,委派副总统哈里斯作为代表到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称,拜登的缺席让中国更加成为国际舞台上的焦点。还有观点认为,美国把赢得亚太的机会拱手让给了中国。

拜登为何缺席,他的缺席意味着什么?一直以来中美两个大国在APEC平台,或者亚太合作建设当中分别扮演了什么角色?未来又将如何发挥作用?

针对上述问题,观察者网特邀南开大学亚太经济合作组织研究中心主任刘晨阳进行深入解读。以下为采访实录:


11月18日,APEC第二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在泰国曼谷国家会议中心举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题为《团结合作勇担责任 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的重要讲话。 图源:新华社

观察者网:11月18日至19日,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PEC)第二十九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于在泰国曼谷举行。这是自2019年以来,APEC领导人首次线下聚首,您认为这次会议最大的亮点是什么?

刘晨阳:我认为有三个亮点:第一,领导人时隔几年能够恢复线下会晤本身就是这次会议最大的亮点之一,这也呼应了东道主泰国在会议主题当中所说的“联通”。今年东道主着力推动的一点就是,让大多数APEC会议在一年当中能够尽可能地以线下方式举行,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更是其中的重中之重。我认为,这种方式也是试图为疫情之后真正恢复亚太地区的联通和正常的政治经济秩序起到示范和推动作用。

第二,由于恢复了线下举行,APEC也恢复了作为重要双多边外交舞台的特色。尤其是G20峰会和APEC连续举行,两者在全球和亚太地区事务中所关注的议题有一些相近之处,因此能够统筹协调一些全球和区域经济治理问题。很多领导人也借此机会进行会见,对一些双边或者区域问题进行磋商。

第三,APEC在2020年制定了新的《2040年亚太经合组织布特拉加亚愿景》,最初两年在为如何有序推进亚太命运共同体的建设寻找目标和路径。这次会议的主题“开放、联通、平衡”实际上为亚太命运共同体的未来构建找到了几个更加聚焦、共识度更高的关键词。这和习近平主席讲话当中提到的“坚持开放包容,建设共同富裕的亚太”、“构建亚太命运共同体”等核心理念之间有很多相同之处,反映了APEC成员的诉求和共识。

观察者网: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日本、加拿大、新加坡、泰国等国家首脑出席了此次APEC会议,而美国总统拜登因参加孙女婚礼而缺席,委派副总统哈里斯作为代表出席。这个话题公众很感兴趣,您对此有何解读?

刘晨阳:首先,这不是美国总统第一次缺席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特朗普政府时期就曾经让副总统彭斯去参加过会议。其二,我认为,拜登所谓“个人家庭事务”的理由只是一个借口,他考虑更多的还是美国中期选举尘埃落定后,在政治上要稳定大局。

其实由于APEC特殊的议事日程,每年主题议题通过一年的讨论,到最后都已基本完成,领导人们通常是进行程序性发表宣言和对外表态。因此,我认为,哪个成员具体由哪个领导人出席不是最为关键的。即使是副总统出席,她依然可以代表美国发声、表达立场,所以不需要过度解读背后原因。

11月18日,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在APEC领导人峰会上发表讲话 图源:视觉中国

观察者网:CNN称,拜登的缺席让中国更加成为国际舞台上的焦点。还有观点认为,美国把赢得亚太的机会拱手让给了中国,您觉得是这样的吗,为什么?

刘晨阳:我觉得不是这样,这种说法恐怕是很多西方媒体在国际场合言必提及中国趋势的延续。此次APEC会议是21个经济体领导人会晤,是为区域经济和重要事务进行平等表达的平台,谈不上哪一个成员起主导作用。

“APEC方式”独特的合作机制强调“自主自愿、灵活渐进、协商一致”原则。所以不论成员体量大小,在“APEC方式”下,从来没有出现过哪个成员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的情况。

当然这种说法也反映出亚太地区所面临的一个很重要挑战,即该地区地缘政治博弈加剧,一些政治因素对该地区经济合作产生了很大干扰。

西方媒体这种解读显然是以地缘政治博弈作为根本出发点来看待亚太地区合作。这和中国推进构建的“开放包容、创新增长、互联互通、合作共赢”的亚太命运共同体理念有很大的区别。关于如何应对挑战、推进亚太地区更好发展,习近平主席提出了很多观点和建议,与西方基于传统霸权或冷战思维的想法截然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