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澳大利亚认识到中国消费者不可替代”,一个中国游客消费超过两个印度游客


(观察者网讯)

“澳大利亚认识到中国消费者是不可替代的。”彭博社21日以此为题报道称,在中澳贸易关系陷入争端之后,许多澳大利亚出口商“面临着巨大的痛苦”。

报道指出,尽管澳大利亚花费巨资吸引大批印度游客到访、与英国签署新自贸协定、发掘新的中东市场,但在旅游、海产品、葡萄酒等关键行业,来自中国的消费者和“大手笔的游客和留学生”并没有“简单的替代者”。

“对于像澳大利亚这样的小型开放经济体来说,脱离(中国)这个新兴的全球超级大国,实现起来没有想象那么容易。”彭博社在文中列举了葡萄酒、旅游业、海产品、教育、大麦和煤炭六大关键行业中,澳企业正面临的困境:

彭博社报道截图

葡萄酒

中国是澳大利亚葡萄酒“最有利可图的出口市场”,每年可为其带来约12亿澳元(约合人民币56.96亿元)的收入。但由于澳大利亚政府采取补贴政策,对中国国内葡萄酒构成倾销,中方2020年底决定对澳大利亚葡萄酒征收超过200%的关税,持续五年。有业内人士表示,行业需要为此作出调整的规模不可低估。

南澳大利亚州泰来斯酒庄(Taylors)的经营商米切尔·泰勒(Mitchell Taylor)表示,酒庄此前每年出口收入的五分之一都来自中国,如今依靠各种“小口啃食”(nibbles),也只恢复了约一半的收入。他说:“虽然我们已经找到了较小的新机遇,但从来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取代如此规模的市场,特别是在高端供应方面。”

中国仍是澳大利亚产品出口的最大目的地。图片来源:彭博社

泰勒正在关注包括新加坡、韩国和北美在内的市场。他认为,印度未来也可能成长为大市场,但由于准入和关税问题,这或至少需要十年时间。

其他高端葡萄酒品牌则另辟蹊径。旗下拥有奔富酒庄的富邑葡萄酒集团(Treasury Wine Estates)今年9月开始在中国生产,以规避澳大利亚产酒品的限制。

旅游业

“旅游业仍然强烈感受到高消费的中国游客的缺席”,澳大利亚今年9月的游客数量与2019年同期相比下降了92%。报道称,为试图弥补这一差距,澳大利亚旅游局寄希望于印度等国家的“复苏”——在过去的五年里,在澳印度侨民增加了40%,来澳探亲访友的机会大大增加。

日前,澳大利亚在举办T20板球世界杯之前,邀请了一批印度板球运动员前来体验当地风土人情。他们受邀乘坐游艇到度假胜地罗特尼斯岛,庆祝生日、玩草地球、和短尾矮袋鼠亲密接触,并在社交媒体上发帖记录。据澳大利亚旅游局称,这些帖子有10亿次的观看。

赴澳旅游人数大幅下降。图片来源:彭博社

不过彭博社指出,尽管印度是一个有着巨大潜力的市场,但它为当地带来的利润远没有那么高。澳新银行的数据显示,在疫情发生前,来自中国的游客平均每晚的花销为215澳元(约合人民币1020元),印度游客每晚则只花84澳元(约合人民币398元)。

澳新银行经济学家马德琳·邓克(Madeline Dunk)表示:“就消费或出口收入而言,旅游业需要几乎是中国游客两倍数量的印度游客,才能获得同样的收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