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那些批评卡塔尔世界杯的人,没做好西方在21世纪余下时间内远离世界中心的准备”


【文/观察者网 李焕宇 编辑/徐乾昂】世界杯,本应是全世界的足球盛宴,但在本届,却总有人演奏不和谐的音符。

11月20日,英国两大电视台BBC和ITV拒不播放开幕式,还指责卡塔尔贿赂国际足联、残酷压榨移民劳工、颁布同性恋禁令……

同一天,多家英国媒体还称,一家以色列电视台反复向世界杯球迷主题曲献唱歌手问及卡塔尔的“人权”问题。

实际上,自卡塔尔在2010年拿下本届世界杯主办权以来,类似的指责就从未消停过。19日,国际足联主席因凡蒂诺甚至就此公开回击那些批评者,称“在开始给别人上道德课之前,我们应该为过去的3000年道歉”。

为什么一个中东小国会被如此“针对”?11月22日,两家英国媒体《金融时报》和“中东之眼”不约而同地谈到了这件事。后者指出,西方一些仍然抱着“东方主义”、“欧洲中心论”等陈词滥调的人,在对卡塔尔的指责上虚伪至极,且充斥着刻板印象;前者认为,那些人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们尚未就21世纪剩下的几十年——一个老牌民主国家不再是世界中心的新时代,做好准备。

11月22日《金融时报》国际政治评论员,同时也是副主编的嘉南·加内什(Janan Ganesh)认为,一些批评卡塔尔世界杯的人,在心理上根本没有为本世纪剩下时间内世界格局将发生改变做好准备。

加内什称,无论中国能否超越美国,世界权力的中心都可能从老牌民主国家手中悄悄溜走,但那些最早意识到“西方局限性”的自由派如今却把它遗忘了,可西方现在能怎么做?

他表示,自由派们当初曾宣称,西方没有资格评判世界上不那么民主的地区,那些政权并不是坏的,更不是“邪恶的”,只是没有游历过的美国人所不理解的当地文化的产物。他们当初不仅仅想制止伊拉克战争,而是认为西方价值观并不适合所有人。

可现在,按照他们对卡塔尔的批评,如果一个海湾国家举办一场大型赛事是“过分”的行为,那美国是否应该继续同民主法治进程曲折的泰国保持外交关系?意大利是否应该在去年同阿尔及利亚(西方认为的“非民主国家”)签署天然气协议?其他国家是否应该继续进口卡塔尔的能源从而带给它财富?

同样的道理,如果拥有近亿人口的越南是“不自由的”,世界人口第四大国印度尼西亚只是“部分自由”的,那么没有这些国家的帮助,西方所谓“亚洲战略”又从何说起?

加内什坦言,自己很高兴看到有那么多对卡塔尔的指责,因为在相当一段时间里,发展中国家的崛起是自由派当中广为流传的一个话题,仿佛他们已经吸收并接受了这一切。但如今的指责风波成功地戳破了他们此前营造出的一种假象,也充分说明,许多人只在口头上支持“世界正在变化,力量平衡不会那么向西方倾斜”的观点,而没有考虑到其实际影响。当世界杯在一个没那么保守的海湾国家举办时,这派人终于开始思考——要不要继续“道德妥协”下去了。

除了卡塔尔,国际足联同样因“献媚”遭受指责。然而作者指出,这就好像国际足联一开始是一个“民主俱乐部”似的,可事实上,它确实是一个全球性组织,其成员的构成五花八门,只是总部恰好位于苏黎世,像军政府治下的阿根廷还有如今被西方针对的俄罗斯都曾举办过世界杯。

在加内什看来,如果国际足联会让这些自由派感到可耻,那么他们对西方大国行动的反应就很值得想象了。在大谈民主之后,美国总统拜登已经将其敌人范围缩小到那些更积极的“修正主义”国家,因为他知道,胜利取决于拉拢那些不符合自由派理念的盟友,另一些国家则较慢地意识到这一点。

加内什评价道:“(自由派)抛弃了相对主义换取了所谓的‘普遍良知’,仿佛这个世界让它变得难以接受一样”。

多哈夜景 图片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