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黛博拉·韦内齐亚尔:古巴国家主席访华,作为兄弟、同志和朋友的迫切访问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黛博拉·韦内齐亚尔】

11月24-26日,古巴国家主席米格尔·迪亚斯-卡内尔访问中国。迪亚斯-卡内尔主席称:“此次访问将聚焦古巴政治和经济领域的优先事项,意在缓解由席卷全球的疫情造成的危机和影响。对于古巴来说,美国的封锁加剧了这些负面影响。”

从全球南方人民的视角来看,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像古巴一样长期面临如此严厉的制裁,同时却坚持社会主义道路、为其国民提供了巨大社会福利,并且在若干生物医药科技领域取得领先成就。但此时此刻,我正带着极大的担忧观察这个只有1132万人口的小岛。这面拉丁美洲的社会主义旗帜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困难。

高举社会主义旗帜的古巴

虽然国土面积和人口天差地别,古巴和中国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1959年,菲德尔·卡斯特罗和切·格瓦拉推翻了作为美国仆从的独裁者,建立了西半球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随后又在1961年挫败了美帝国主义在猪湾的入侵。

1949年取得胜利的中国革命极大地鼓舞了古巴人民,格瓦拉自称是“毛泽东的小学生”。古巴革命的胜利又激发了拉丁美洲的左翼革命浪潮,智利的阿连德、委内瑞拉的查韦斯、阿根廷的基什内尔、巴西的卢拉、玻利维亚的莫拉莱斯等国家领袖都深受卡斯特罗的影响。毫不夸张地说,古巴不仅影响左翼势力及其领导人,还是拉丁美洲在普通民众中拥有最大威望的国家。它不畏强权,有尊严地维护自己的主权和利益,受到拉美人民的广泛赞赏。

在中国和古巴的领导人之间,过去和现在都存在着强烈的相互尊重。菲德尔·卡斯特罗在2004年写道:“客观上,中国已经成为所有第三世界国家最大的希望和最好的榜样。”十年后,他表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是他一生中遇到的最强大、最有能力的革命领导人之一。当卡斯特罗在2016年去世时,习主席亲自来到古巴驻中国大使馆悼念并表示,卡斯特罗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伟人,他为世界社会主义发展建立的不朽历史功勋、他对各国正义事业的支持将被永远铭记。”

和社会主义新中国一样,古巴在建立社会主义政权之后不久就展现出热情的国际主义精神。中国在1955年的万隆会议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奠定了不结盟运动的基础。古巴则是拉美地区第一个加入不结盟运动的国家,并成为了不结盟运动的领导者之一,菲德尔和劳尔·卡斯特罗先后三次担任该运动的主席,为世界反帝运动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菲德尔·卡斯特罗(左)和劳尔·卡斯特罗(图片来源:社交媒体)

和社会主义新中国一样,古巴在自身还面临巨大困难时就对世界上更不发达的国家伸出援手。1970年代,仍处于贫困的中国援助建设了坦赞铁路,为当时刚独立不久、仍被葡萄牙殖民地(莫桑比克和安哥拉)环绕的赞比亚打通了出海口。70多名中国烈士在建设坦赞铁路的过程中牺牲。古巴则援助了阿尔及利亚、刚果、安哥拉、几内亚等非洲国家抗击殖民者、争取民族独立的斗争。古巴还培训并派遣了数以十万计的医疗工作者,给全球南方国家提供医疗援助。

社会主义古巴从1971年起开展了市场经济改革步伐,改变单一的经济结构、加速经济发展资。1982年2月,古巴颁布了关于吸引外国投资的第50号法。1992年2月,古巴政府对1982年制定的外资法人进行修改,放宽了对外资的限制。同年7月,古巴全国人大又将有关合资企业的条文纳入修改后的宪法,确定合资企业是古巴经济中的一种所有制形式。1994年10月,古巴政府宣布将包括糖业在内的所有生产部门向外资开放。1995年4月20日,古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其对外开放的步伐进一步加快。为使古巴更好地与世界经济接轨,1995年9月,古巴颁布新的《外国投资法》(第77号法令)及其他法规,对外国投资者采取更加灵活的政策,为其创造更为良好的投资环境。

古巴在教育、医疗等公共服务领域取得的成就显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1961年,古巴就已普及了基础教育。古巴的医疗体系更被公认是发展中国家的典范,2018年该国人均寿命达到78岁,与美国不相上下;婴幼儿死亡率、肺结核感染率等公共卫生重要指标甚至优于迈阿密和波士顿等美国大城市。新冠疫情爆发以来,古巴国内已有超过90%人口接种了本国研发的COVID-19疫苗。

古巴一贯将国际主义作为其社会主义实践的核心。自1960年向智利地震灾区派出第一个医疗队以来,古巴共计向非洲派出约7.6万名医务人员,在委内瑞拉等邻国还有超过2万人。他们拯救了数百万人的生命,改善了数亿人的生活。截至2014年,古巴医疗工作者在海外进行了12亿次会诊,照料了220万次分娩,并进行了800多万次手术。自2004年以来,来自拉丁美洲34个国家的300多万人通过“奇迹行动”恢复了视力或改善了眼睛的健康。

自COVID-19大流行开始以来,古巴已经向35个国家派出了42支医疗队提供援助。今年3月,自身经济困难的古巴还向非洲国家捐赠了45万支COVID-19疫苗。这款名为“Soberana 02”的疫苗不需要辉瑞或者莫德纳疫苗那样严苛的低温存储环境,并且儿童也能安全使用。

1998年底,当飓风“米奇”造成3万人死亡、250万人无家可归时,古巴医务人员赶赴中美洲。除了眼前的破坏,他们还震惊地发现整个社区缺乏医疗设施和人员。因此,1999年11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哈瓦那为一所新的拉丁美洲医学院(ELAM)揭幕,为中美洲地区的学生提供免费医疗培训。他说,在那里毕业的医生每年能拯救的生命比在飓风中丧生的人更多。“也许未来20年没有飓风,然而没人会注意到有100万中美洲人民默默死去。”ELAM很快就招收了来自世界各地的学生,包括美国。到2019年,已有来自105个国家的2.9万名医生从这里毕业,其中一半是年轻女性,75%是农业工人的子女,代表了上百个不同的民族。

自2005年9月成立以来,古巴医疗队已经为21个受灾害和流行病影响的国家提供了医疗援助,救助了350多万人。2005年10月飓风“斯坦”过后,古巴的亨利·里夫国际医疗大队(Henry Reeve Brigade)首先被派往危地马拉。仅仅几天后,在一场造成8万人死亡、330万人无家可归的地震后,这支队伍又被派往巴基斯坦。在接下来的7个月里,2400名古巴医护人员在32家野战医院治疗了170万名病人。尽管古巴与巴基斯坦没有外交关系,但他们还是无偿地援助了这些医疗资源。

来自亨利·里夫医疗团的古巴同志援助委内瑞拉对抗新冠疫情。(图片来源:凤凰新闻)

正如中国成为全世界社会主义的成功典范,古巴也如同一面社会主义的旗帜飘扬在拉丁美洲,激发着一代又一代拉美人民的奋斗热情,让他们亲眼见证:主权独立和社会主义是有可能实现的。也正因为如此,从古巴社会主义政权成立之初,它就一直蒙受着美国全方位的残酷打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