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月咏幻:最低时薪961日元,日本还能吸引中国打工人吗?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月咏幻】

2022年9月底,重庆某日系服装品牌被曝出套路打工:聘用导购,却让当事人擦玻璃,擦完之后以不合适为由辞退,仿佛是在“白嫖”劳动成果。

这个新闻引起关注后,很多人表示,国内现在这么卷,还是去日本本土那边打工,收入比国内多,假期也很多。

传闻不假。2022年,日本的全国最低时薪为961日元,约合人民币48元。纯粹按时薪换算,在日本的收入看上去很高,而且遍地都是中国人的公司也能够为初来乍到的新人提供庇护。

考虑到经济下行和劳动力资源不足的情况,日本的打工缺口只会越来越大。但海外打工这件事其实有意想不到的内幕。哪怕是真的想要出国打工,也需要考虑清楚了再决定。

日常,到非日常,到越来越“刑”……的打工

说到日本的打工,最经典的就是做便利店店员。

日本的便利店遍布大街小巷,且几乎都是24小时的,因此永远处在缺人的状态。但也因为工作重复性过高,且是较为辛苦的服务业,几乎没人拿它作为一个很正经的主业。

很多刚来日本的中国人基本都是会选择在便利店打工,这也一度成为留学生心中的爆款打工之一。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之前充满中国籍店员的便利店,目前正在悄悄变成以东南亚人,甚至是非洲人为主。现在笔者见到最多的就是尼泊尔人或是印度人。

而中国人最多的,反而是各种饮食店,尤其是中餐馆。日本有很多中餐馆,走进去了之后可以全程用中文聊天,菜单也都是中文为主,有的甚至只有中文。

笔者喜欢的一家中国餐厅的菜单

便利店的中国店员减少,不仅是因为其他国家地区的人员增多,同时也是因为便利店的工作过于繁复,需要一个人应对店内的所有工作:要能够熟练掌握收银机的使用方式,陈列商品,清点库存,拖地扫厕所,再到做店里的炸鸡,掌握各种烟酒的型号……

除此之外,由于日本的在线支付系统不够普及,便利店还有代收网络支付的功能,用户可以去便利店里的机器上打出收款信息,再用现金支付给店员。在这个过程里店员也有可能数错钱或者收到假币……这些事情全都非常麻烦。尤其是便利店常常有夜班需求,那就必须一个人在店里守一晚上,上述这些工作几乎会落到值班者一个人头上。

更重要的是,便利店的收入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按照当地最低工资来计算的,夜班则会多加一点钱。目前东京的最低工资大约是时薪1000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50元。如果一天工作8小时,一个月全勤22天的话,收入约合人民币8800元,这样的收入在东京仅能说是满足基本的生活开支。不过便利店的工作相对还算单纯,只需要劳动,不需要考虑销售额之类的事情。

但是如果追求相对高收入的话,还有室内尸体清理这样的业务可以考虑,日语称为“特殊清扫”。这份工作绝大多数时候是面向那些“孤独死”的老人,也就是为那些突然死在家中无人照顾的独居老人收殓尸体,偶尔还需要应对那些家中发生自杀或是凶杀事件的情况。根据东京都监察委员会的数据,东京都内死在自己家中的日本老人从2003年开始就一直在逐年增加。在近10年里,数量已经翻倍了。

一个人独居,没有亲人在身边照顾,突然哪天过世了也没人管,这也是日本“无缘社会”(一种社会现象,指的是许多日本人没朋友,“无社缘”;和家庭关系疏离甚至崩坏,“无血缘”;与家乡关系隔离断绝,“无地缘”)的一个缩影。孩子离家之后常年不回,老两口走了一个,孩子也不想把另一个接到身边,结果造成了独居的情况出现。

光是在东京都,每年都会发生几千宗“孤独死”的事件,平均每天都会有好几宗。这种时候就需要有专门的机构上门清理,并向亲属收取处理费用——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因为遗体发出臭味,邻居闻到异味报警之后,发现“孤独死”的老人。

这种情况下,遗体被发现时基本已经是死亡数日后,此时遗体下面的地板会被渗出的体液印出一个人体形状。遗体腐烂以及房间内大概率有着大量死者生前未处理的垃圾,使得房间内会有极度恐怖的恶臭。“特殊清扫”人员需要先搬出遗体和所有的垃圾,再进行非常彻底的消毒消臭。

实际情况只会比图片更糟糕(新闻资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