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王赓武:东盟不想做棋子, 就必须认清中美之间真正的霸权来源


【文/王赓武】

中国目前倡议的新“海上丝绸之路”,其“新”之处在于以下3点:其一,东盟是新的。尽管东南亚是个早已存在的地理区域,但它在国际政治中被辨识为一个统一区域是二战之后的事情,“第一代东盟”成立于1967年,“第二代东盟”则是1999年。其二,中国是新的。在经历了大约200年的极度虚弱和分裂之后,中国如今再次成为一个崛起中的大国。其三,新“海上丝绸之路”是新的。这条路线虽然古老,但当前的路线是重新开辟的。由于新“海上丝绸之路”涉及到如此广大的区域,下文也将围绕以上3个方面而展开。

东南亚何以成为东南亚

作为国际政治概念的东盟,指称的是作为地理概念的东南亚。然而,这两个概念并不能完全等同,需要分开考察。东盟是个非常新的国际组织,它成立于1967年,但有人认为1999年才是东盟真正的起点,当年所有东南亚国家都加入了东盟。有趣的是,东南亚地区尽管已存在几千年,但从未拥有单一的身份或名称。

我们需要回答以下两个问题:首先,东南亚地区在多大程度上是一个整体?其次,在作为一个整体存在时,它又为何从未拥有本地人共用的统一名称?这本身就构成了很多非常有趣的问题,许多历史学家穷其一生试图解答;反过来,这些问题又影响了东南亚的当下。如欲更深入了解这个问题,我们需要回顾东南亚最初的地理历史条件。

在地理上,东南亚主要由中南半岛和马来群岛组成,同时具备大陆和群岛特质。这个地区的居民不会自然地感觉到是一个整体。“素万那普”(梵语,意为黄金大地)是印度人和佛教徒使用的名字。每个人都有自己对东南亚的称呼,例如对于海洋世界,有人称之为“马来群岛”(Malaisie),而对于大陆,则称之为“印度支那”(Indochina),因其位于印度和中国之间。但几乎所有这些名字,都只能代表人们所感兴趣或者了解的一部分,而对东南亚作为一个整体的自我认同却从未发生。

海南琼海:中国(海南)南海博物馆展出唐宋时期海上丝绸之路上的香药。图源:视觉中国

(一)古代民族来源与海上贸易

这样分裂的地理导致了东南亚形成了多样而非统一的民族。首先,我们应该意识到,海洋、陆地、草原等不同的地理条件会培育出迥异的民族。不同的人群承载着不同的文化、语言和治理体系来到东南亚,创造了不同的文化和国家类型,吸收了不同的宗教,其生活方式也在许多方面截然不同。

就东南亚而言,它在地理上同时具备陆地和海洋,该地区的民族也可大致对应地区分为陆上民族和海上民族。陆地上的人们从远自中亚中部的北方而来,向南沿河谷前往安达曼海方向,沿途进入萨尔温江、伊洛瓦底江、湄南河、湄公河和越北的红河;其中一部分人主要说藏缅语和今天的泰语,他们的语言同时受到孟—高棉语族和汉藏语系的影响。

他们与在当地发现的土著人非常不同,后者的共同点是孟—高棉语族,从这一语族衍生而来的有越南、柬埔寨的语言,以及缅甸的孟语。除了高棉帝国的一小部分地区,陆上民族总体上停留在他们的河谷里,从未真正面向大海。

海上民族则在历史上主要从中国南部和西南地区迁徙而来,辗转至台湾岛、菲律宾、越南,并进入东南亚群岛。我们现在通过他们共同起源的语言在一定程度上确定了他们的身份。

出人意料的是,马来亚—波利尼西亚人的分布广达半个地球,他们所在的范围一端在夏威夷和复活节岛,另一端则远至马达加斯加岛和非洲海岸。他们依靠海产和海上贸易生活。这些机动性极强的海上民族从一开始就将注意力锁定在海洋,他们从未真正进入过内陆,但在他们控制的河口处生活舒适。

开放是海洋的天然属性,人们可以在海洋上自由航行,任何关系的联结都变得更容易发生;而陆地则完全相反,尤其是需要跨越高原、山脉和深谷时,这些地形都对关系构成了很强的限制。陆地的封闭和海洋的开放构成鲜明的对比,因此中南半岛和马来群岛显然没有多少共同点,这也是在历史上很少有人将东南亚视为整体的原因之一。东南亚各地人民对东南亚的称呼,都仅仅基于其所感兴趣或有了解的部分,而整体的自我认同从未发生。

历史学家在过去几十年的研究表明,在欧洲人到来前的时期,该地区的形成与陆上或海上强国的关系并不密切,而主要是因为东南亚各国共享着稳定增长的贸易。在那段时间里,随着贸易的增长、商人间联系的增多,那些来自西方、印度次大陆以及更远的波斯和阿拉伯世界的商人,一方面顺着印度洋到“素万那普”进行贸易,另一方面则辗转来到中国。

那时,中国作为一个强大、统一而富裕的古老国家闻名遐迩,所以同时吸引了来自陆地和海上的商人。贸易主要由经南印度而来的中东穆斯林商人和来自中国南方的商人主导,后者主要是来自福建和广东两省。这种贸易为这一地区的沿海人民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和繁荣,虽然该区域还未得名,但本地所有的海上民族都为保持贸易的运转发挥了重要核心作用。

这是一个开放的地区,贸易自由往来,宗教、政治、生活、哲学、建筑、艺术、音乐、舞蹈等各方面思想都很容易在此纷纷传播,尤其是从西边的南亚大陆和中东传来。然而,中国的思想文化并没有在此传播多少,远不能与他们在贸易中的参与度相媲美。

在第一批欧洲人———葡萄牙人到来前,这条航路已经发展得十分成熟。不论是葡萄牙人、西班牙人,还是后来的荷兰人、英国人,都只是作为额外参与者加入其中。在西方的影响力和商业利益在该地区的传播过程中,由中国和穆斯林商人发挥关键作用的贸易模式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只不过贸易范围在扩展、规模在扩大,并且越来越多地卷入这些外国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