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前德国左翼党领导人:单极世界正在向多极转变,德国还要继续当美国附庸?


(观察者网讯)“我们正经历单极世界秩序向多极世界转变的阵痛期,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是要在新的秩序中占据独立的位置,还是继续充当美国的附庸并被卷入华盛顿对抗中俄的冲突?”

当地时间11月27日,前德国左翼党领导人奥斯卡·拉方丹接受了德媒“德国经济新闻”(Deutsche Wirtschafts Nachrichten)的采访。他表示,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制裁反而对自身造成了更大的打击,在这场美国针对俄罗斯的“代理人战争”中,德国正面临去工业化和经济衰退的危机。因此他呼吁德国和欧洲主动摆脱美国的控制,确立符合本国利益的政策。

“奥斯卡·拉方丹:欧洲正为其领导人的怯懦付出代价” 德国经济新闻报道截图

拉方丹在采访中猛批德国总理朔尔茨“软弱”,指责他未能对“北溪”天然气管道遭到破坏的事件做出反应。拉方丹称,“北溪”管道事件几乎相当于“对德国宣战”,对德国经济和地缘政治利益造成损失,但“可悲而懦弱”的朔尔茨政府却试图掩盖这一事件。

谈及俄乌冲突问题,拉方丹还批评朔尔茨政府未能遵守明斯克协议。他指出,从2014年乌克兰危机以来,美国及其西方盟友一直在武装乌克兰,有计划地为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冲突做准备。这些因素使得乌克兰“在事实上成为北约的一员”,西方政客和主流媒体却故意忽视了这一点。

他认为:“无论是俄罗斯、乌克兰还是美国,都对目前还没有达成停战协议负有责任。但一百多年来,美国政策的公开目标一直是阻止德国企业和技术与俄罗斯原材料合作。显然,在这一背景下,我们正面对美国针对俄罗斯的一场代理人战争。”

因此拉方丹呼吁德国政府设法摆脱美国的控制,让所有美国军事设施从德国撤出。他还指出,北约早已变成美国用来维系“世界唯一大国”地位的工具,德国应当与法国共同建立一个全新的欧洲安全架构来代替过时的北约,从而制定符合自身利益的政策。

他坦言,让德国脱离美国的控制绝非易事,但他看不到任何更好的替代方案,“如果我们和其他欧洲国家继续受到美国的‘监护’,美国只会把我们推下悬崖来保证自己的利益。”

“我们正在经历从单极世界秩序向多极世界转变的阵痛期。”拉方丹说,“现在的问题在于,我们是要在这个新的世界秩序中占据一个独立的位置,还是要继续充当美国的附庸并被卷入华盛顿对抗俄罗斯和中国的冲突。后者显然只会让我们走向失败。”

资料图:前德国左翼党领导人奥斯卡·拉方丹 图自IC photo

此外,在被问及美国是否在乌克兰实现目标时,拉方丹给出了“是又不是”的回答。在他看来,美国取得的主要成功是切断了俄罗斯与欧盟的关系,加强了对欧盟的政策的控制。但另一方面,美国未能成功“毁掉俄罗斯”,西方国家的制裁反而对自身造成了更大的打击。

他总结说:“尽管美国向乌克兰输送了大量武器,派遣了大量‘军事顾问’,但俄罗斯作为一个核大国是无法在军事上被击败的。此外,西方的制裁也被证明是一个‘回旋镖’,其对西方国家本身的伤害要超过对俄罗斯的伤害,这正在导致去工业化、失业和贫困。”

拉方丹曾先后担任德国萨尔州州长、社会民主党主席和联邦财政部长等职务。由于与德国前总理施罗德政见不合,拉方丹在2005年退出了社民党,并在2007年至2010年担任德国左翼党领导人。2022年3月,拉方丹宣布退出左翼党,结束自己的政治生涯。

尽管拉方丹一再强调结束俄乌冲突的必要性、呼吁德国尽快与俄罗斯就原材料和能源进口达成协议,但德国政府目前仍致力于向乌克兰提供支持,称要确保“俄罗斯不会赢得战争”。

朔尔茨23日在德国联邦议院发表讲话时称,德国需要“扭转在能源和贸易政策上的失败”,结束对俄罗斯能源的“单方面依赖”。他在26日接受德国《焦点周刊》采访时又宣称,只要乌克兰需要,德国会继续向其提供资金、人道主义和武器上的支持。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