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观察者网专访金灿荣:美国也希望斗而不破,但总有人试探中国底线


【采访/观察者网 小婷】

11月9日,第二轮中美外交安全对话在华盛顿举行,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将同美国国务卿彭佩奥、国防部长马蒂斯主持上述对话。国务委员兼国防部长魏凤和将参加。

眼下适逢美国中期选举落下帷幕,中美贸易摩擦也处于胶着状态,而在本月底,中美两国首脑将在G20峰会会面。在此背景下,这次中美外交安全对话是否是双方关系回暖的信号?对话会涉及哪些问题?中美两国的安全底线又在哪里?观察者网专访美国问题专家、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金灿荣,带来最新解读。

观察者网:在中期选举前,为了赢得选票,特朗普在中美问题上的调门很高,包括威胁要继续制裁中国科技企业、在南海动作频频。选举结束后,特朗普失去了众议院,成了“跛脚总统”,美国的对华政策会不会出现调整?

金灿荣:美国今年以来对华态度变强硬,中期选举确实是一个因素,但是比较小的一个因素,而且现在看来效果也不是很大。美国国内老百姓关心的还是移民、医保、控枪、同性恋权益这些问题。中期选举的直接影响是美国内政,对外交的影响是间接的,现在美国有了一个分裂的国会,未来特朗普内部执政可能会比较困难,内部出现政治僵局的可能性非常大,民主党高层已经表示,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让特朗普交出纳税申报单。

从外交上来看,一是对国防的影响比较大,特朗普在第一个财年把国防预算增加了10%,是里根以来增加最快的。另外美国现在债务严重,看这个样子,民主党一定要在军费上为难他,特朗普雄心勃勃的扩军计划可能会受挫,毕竟没钱了,他的口气就没那么大了,这是一个影响。

另外一个影响是,因为国内政治很难出成绩,特朗普有可能在外交上寻求成绩,通过示强显示肌肉加强威慑,但也有可能走向理智化,真的跟中国合作取得一点实惠,这两种可能性都有,现在还有点说不来。其实站在我的角度看,中国最近表态都挺好的,包括习主席11月5日的进博会讲话,包括国家副主席王岐山在新加坡的讲话,都谈到和中国合作是实实在在可以得到一些利益的,特朗普要是聪明的话应该往这方面想。

但他也有可能走向对抗,所以我们要防的是后一种可能性。如果是这种情况,中国也不要冒头,因为美国的对抗方向有好几个,安全上有俄罗斯、伊朗,经济上有欧盟、日本,当然我们中国既在安全对抗里又在经济对抗里。所以如果对抗,看能不能把美国的矛头引到别的地方去,如果合作,看能不能优先跟我们合作,这样就比较理想了。

观察者网:这次中期选举结果被形容为“美国国内大分裂”,我们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美国现在两党之间的矛盾,取得最大利益?

金灿荣:中国头脑一定要清楚,民主党和共和党一样讨厌中国。你看美国前财长亨利·保尔森前几天在新加坡的讲话,说中国必须马上让步,要是不让步,经济冷战的铁幕即将降临。保尔森被称为是“隐形的民主党人”,原来一贯主张中美合作,他现在也这么强硬,说明什么?美国国内在对中国态度方面,是比较一致的。所以就是我刚才提到的,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争取在对抗方面,中国不要排在第一位,合作上排在优先位置。

观察者网:中期选举呈现的结果是虽然特朗普的基本盘还在,但还是丢失了几个大豆产区州的议席,而且他还要寻求下一届总统选举,这对正在进行的中美贸易摩擦,会产生什么影响?

金灿荣:我的感觉还是中美贸易摩擦到明年中期就会结束,或者告一段落。因为美国现在跟我们挑起贸易摩擦有几个特殊的时机:特朗普认为美国经济现在挺好的,中国经济很糟糕,所以现在挑起贸易摩擦对他有利,这是他的一个判断。

但是美国现在经济好是有水份的,实际上是靠打鸡血打出来的。特朗普上台时,奥巴马交到他手里的是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在这个基础上,特朗普给美国经济打了四针鸡血:减税、鼓励海外资金回流、基建投资计划、取消一些金融管制计划。你想想看,本来就是一个健康的经济体,再加上这四针鸡血,经济当然一片向好。

但这是不可持续的,我推算到明年中期这几针鸡血的药效就没了。减税来说,它的激励主要在第一年,第二年就大大减少折扣。海外资金回流是有个时间期限的,到明年中期时间就过了,再没有额外资金回来了。基建方面,特朗普宣布了一个1100亿的投资计划,还有些地方和社会的配套措施,听上去挺厉害的,但后来到国会讨论,发现它是分成了十年,这样每年的刺激就很小了。最后的开放金融投机,刚开放肯定会刺激投机,但投机也伴随着风险,估计到明年中期特朗普执政两年半,这个风险积累到一定程度以后,很多投机就停止了,因为投机分子也怕了,所以刺激作用也没了。

这样分析下来,美国经济本身的现状会导致特朗普明年年中就冷静了,不会像现在这么狂热,这样的话贸易摩擦可能就告一段落了。

但就整个中美关系而言,竞争性上升将是长期的,因为根本问题在于美国对中国的战略定位变了。原来把中国定位为有缺陷的合作伙伴,尽管原来对我们七不满八不满,但还觉得我们是伙伴,现在对中国的定位则是主要的战略竞争者,定位变了,很多摩擦也就随之而来。贸易摩擦只是其中一张牌,台湾、南海、东海、朝鲜半岛,都是它手中的牌,包括美国提出印太战略,其实是想把它的联盟体系从东北亚往东南亚和南亚扩展,拉印尼、越南入伙,联印制华、联俄制华,这都是它的既定方针。除此之外还有舆论战,继续到处宣扬中国威胁论、中国人权问题论,在“一带一路捣乱”,搞WTO2.0,和欧洲、日本、澳大利亚、加拿大搞“三零”协议(零关税、零补贴、零贸易壁垒),把中国排除在外。

总之美国对我们的战略定位变了,这是中美关系最大的背景。而且在这一点上美国两党一致的,因此会有一串麻烦,贸易摩擦只是其中一个,所以我们要对中美关系长期处于竞争面占主导地位的现状做好准备。两国关系的大结构还是又竞争又合作,但与过去又不同。过去可能竞争占50%,合作也是50%,基本上是均衡的,现状可能竞争占2/3,合作占1/3。这将是以后的一个常态,所以还会不断有人提倡所谓的“新冷战”,是不是这么回事且不说,但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