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新闻翻译

边芹:别再唱衰法国,它已经很衰了


今年10月,马克龙政府提出自2019年起提高燃油税以减少污染的计划,每升柴油涨价6.5欧分(约合人民币0.5元),每升汽油涨价2.9欧分。上调燃油税引发了法国全国抗议,不满的民众掀起一场“黄背心”运动,如今呈现出愈演愈烈的趋势。

抗议人士不仅在凯旋门外涂上“推翻资产阶级”和“马克龙下台”等标语,还将凯旋门博物馆入口处展出的法国国家象征玛丽安雕像给撞毁。

频发的恐怖袭击、难民危机、债务危机、成员国的“脱欧”呼声高涨、“政治正确”一统天下背后的暗流汹涌……欧洲文明这过去百年世人眼中光芒四射的灯塔在一夕之间变得摇摇欲坠。唱衰欧洲乃至唱衰整个西方世界的声音开始在中国响起,其中文明与浪漫的象征法国受到的嘲讽最多。

被抢劫的法国银行

常年旅居法国的作家边芹认为,用“唱衰”这个词带了些许贬义,不如说是事物复归原位,真相浮出水面,虚构的价值泡沫正在一点点被挤掉。

今天中国旅游者看到的漂亮法国,大半是通过殖民掠夺和工业化迅速暴富而留下的遗产,工业化和消费社会虽然提供了充裕的物质生活,但也以飞快的速度拆毁着保证一个文明绵延的内在机制,社会机体在歌舞升平中的自解,就在眼皮底下发生。

被砸的迪奥店

对十九世纪的再认识,带来翻天覆地的影响

青阅读:首先想请教您的《文明的变迁:巴黎1896·寻找李鸿章》的写作缘起。您是怎样注意到了李鸿章的法国之行?

边芹:早在写作《一面沿途漫步的镜子》一书时,由于大量阅读,触碰到西方的十九世纪,这种触碰要比从前在国内泛泛了解世界史深入而细致。由此发觉那个世纪不同一般,至今牵制人类命运的资本战车及其目标“全球化”就是从那时全面起动的,其大规模的工业化和社会变革与今天的中国有着很多相似的轨迹。

今天世界的大变革都能到那个世纪找到导火索,包括为衬托工业化的“西方”而找到的对立面“东方”(农业社会)这些前定了我们思维的概念。对十九世纪的再认识,对我有点翻天覆地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