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TK文档

我在欧洲旅行时享受到的靠谱服务

昨日读《依然德意志》一书,作者陈玉慧在序言里写了这么一件事:两德尚未统一时,她从西柏林溜到东柏林“见世面”,跑到最高档的电视塔餐厅吃饭。吃着吃着,服务员学着西欧人的方式,走过来问菜是否可口。她也习惯了西欧人的方式,有啥说啥,随口应了句“有点咸”。来自国营单位的服务员立时大怒,骂了句“觉得咸?你怎么不回家自己做?”

MTK文档

中国游客在剑桥追寻诗和远方

不久前看到国内报道:中国游客挤爆剑桥、牛津等英国著名学府。检索发现,中文消息的来源,是综合翻译了两家英国报纸的报道。原文并没有单独针对中国游客提出批评,但是一经中国自媒体的大量转载和传播,把“中国游客塞满英国”跟“剑桥人大喊受不了”联系在一起,给人感觉发生了恐怖的 “占领”事件,似乎中国游客又招来了非议。

MTK文档

运河之水天上来

长期以来有这样一种说法:中国历史上最伟大的两项人造工程分别是万里长城和京杭大运河――长城横亘东西,宛如一撇;运河纵贯南北,好似一捺,于是在华夏版图上写出一个大大的“人”字。

MTK文档

被美化的兄郑被消费的人性

很久没有这种直观的观影感受了,看了《东京兄帧罚从电影一开始直到完结后几个小时,我的胃都在翻滚。这既是生理性的对电影里面各种吃与呕吐的呼应,也是心理性的对兄值难挂值母型身受。

MTK文档

今天还需要读安妮宝贝吗

大概是在2000年左右,安妮宝贝――一个小女孩式的笔名开始流行。同时期流行的,大概还有村上春树和米兰・昆德拉。今天看来,他们或许对应着不同的精神层面,村上有精巧的故事和落寞的虚无,昆德拉有智慧的反讽和深刻的洞察,安妮宝贝,这位来自浙江宁波的女性,有着那个时代中国文学少有的语言和情绪。他们共同构成了千年之交的中国文化图景,以不同的方式吸引着读者,分流着人群,当然,即使在最宽泛的意义上,这些读者和人群也以都市青年居多。

MTK文档

没有自私的子女,就没有崩盘的老人

据澎湃新闻报道,老家山东的李阿姨来武汉帮独生女儿带娃,把大宝带到了上幼儿园,女儿又添了二宝。三年带两孙,压力太大,终于,李阿姨得了中度抑郁症,两个月里暴瘦10多斤。(原新闻:《山东一老人帮女儿三年连带两娃,暴瘦十多斤患上抑郁症》)

MTK文档

雪诺的王族血统,是《权力的游戏》一大败笔

第七季的《权力的游戏》看到第六集了。这一季只有七集。现在看来,自上一季,亦即自第六季始,一如传说中的原著作者马丁的写作速度没能及时赶上《权》剧的拍摄进度,以致《权》剧拍到第五季后,编剧们只能根据马丁的某些设想自主编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