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历史

「老流氓」是如何變得無敵的

人無法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但是,上海一位女士卻在一段時間內三次遭遇了同一位「老流氓」的性騷擾。她把自己的遭遇發在網上,又有一些女性在留言區發表評論,揭發這位老人的不端。這位老人被稱為「老流氓」,一點都不委屈。

人文历史

「老流氓」是如何變得無敵的

人無法兩次踏入同一條河流,但是,上海一位女士卻在一段時間內三次遭遇了同一位「老流氓」的性騷擾。她把自己的遭遇發在網上,又有一些女性在留言區發表評論,揭發這位老人的不端。這位老人被稱為「老流氓」,一點都不委屈。

人文历史

要怎麼才能展示舒伯特的「死亡音樂」

京城的音樂演出每年都有翹首的等待。深秋的夜晚,北京音樂廳的觀眾終於等來了殷承宗全場舒伯特音樂會,這也成了舒伯特誕辰220周年年度演出的壓軸戲。這個風雨兼程七十多年的老人,與鋼琴相生相伴,對音樂對人生的感悟無不彌散在他的琴聲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