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狂妄的」嚴介和


摘要:2011年,剛剛51歲的嚴介和決定卸任太平洋建設集團董事長,他中意的接班人是自己年僅25歲的兒子嚴昊。這在中國第一代企業家中獨樹一幟,很多時候51歲才是接管一家企業的起點,但嚴介和卻決定退出。要把一家

「狂妄的」嚴介和

2011年,剛剛51歲的嚴介和決定卸任太平洋建設集團董事長,他中意的接班人是自己年僅25歲的兒子嚴昊。

這在中國第一代企業家中獨樹一幟,很多時候51歲才是接管一家企業的起點,但嚴介和卻決定退出。

要把一家一年營收超過3000億的集團交給剛剛畢業,年僅25歲的親兒子。

這聽起來有點匪夷所思,有點封建傳位的意思,內部也幾乎沒有什麼權利的交鋒、爭奪,就是「皇帝」決定傳位,「太子」再年輕也能即位

當然,嚴介和剛開始還是會垂簾聽政。

為了讓自己年輕的兒子順利上位,嚴介和也算是「煞費苦心」。專門將「交接」安排在了兒子的婚禮上。

在這場婚禮之中,美國前總統柯林頓、紐約前市長朱利安尼、諾貝爾經濟學獎獲得者埃菲爾普斯夫婦、澳大利亞前總理夫婦等一眾世界級的官員、企業家均出席見證。

嚴介和宣布這個消息時,兒子嚴昊有點蒙逼,婚禮上那句「我願意」到底是在對老婆說還是對老爹說?

不過一天之內,江山美人皆足備,人生已完滿。後來幾年,嚴昊也在不同的公開場合說,自己相比於其他人,就是生的好

嚴昊的妻子呂雯當時也有點懵逼,但心裡樂開了花,公公這個結婚禮物送的「完美」。

當時沒有一個人不質疑,這個25歲的毛頭小子能否掌舵千億太平洋建設集團,嚴介和卻笑笑,自信的說:「我教育出來的兒子,能力是年齡的20倍!

由此可初窺嚴介和之狂。

全球華人第一狂人

嚴介和身上標籤無數:蘇太華系、莊嚴系創始人,《新論語》總撰稿人,太平洋商學院、五味書院院長、「全球華人第一狂人」、「財富黑馬」、「中國厚侍員工第一人」、思想家、企業家、哲學家、「中國BT模式鼻祖……

不用質疑有錢人為什麼總能集百家之所長,等你有錢就知道了。

簡單敘述一下嚴介和的發家史:

1960年,嚴介和出生在江蘇淮安一個教育世家,他的第一份工作是淮安平橋中學的教書匠。1986年,因第二個孩子嚴昊超生,嚴介和不但被罰款1.8萬元,而且失去了工作。

當時,國有淮安水泥製品廠正招聘廠長,嚴介和趕去競聘,一舉考了總分第一。此後近十年間,嚴介和先後執掌過淮安水泥製品廠、雙溝酒廠、淮安引江建築工程有限公司等七家企業,均扭虧為盈。

真正的命運轉折是在1995年,嚴介和下海創業,創建了太平洋建設集團,他接手的第一個工程是在劉強東的老家,宿遷市政府大道。

彼時,位於經濟欠發達蘇北地區的宿遷市政府計劃建設一條市府大道,但該市財政一時間無法負擔。

在與當地政府協商過後,太平洋建設決定墊資5000萬元為當地政府完成項目建設。該方案最終成功完成,被認為是為經濟欠發達地區投資基建項目的特色模式。

這也成了中國最早的「BT模式」,宿遷一役后,嚴介和就將「BT模式」迅速複製到全國其它經濟欠發達地區,自此賺得盆滿缽滿。

2004年,嚴介和在胡潤中國富豪排行榜上排名第66位;2005年則以125億元身家躍居第二位。

「全球華人第一狂人」這個稱號已無從考證起源,但嚴介和自己非常滿意。

在太平洋建設集團的官網上,嚴介和的介紹中「全球華人第一狂人」、「中國厚待員工第一人」這些奇葩稱號一一在列。

2013年1月7日,53歲的嚴介和在淮安感恩論壇媒體見面會上透露了自己的一個「夢想」:

「其實我的文章寫得很好,但是莫言竟然比我先拿了諾貝爾文學獎,我知道(這個消息)以後心裡有些難過,那只是個小學沒有畢業的人,所以我會向經濟學獎衝刺。」

在寶萬股權之爭鬧得沸沸揚揚之際,嚴介和曾公開批評「王石的傲慢與偏見」。


嚴介和的電梯理論


「狂妄的」嚴介和

嚴介和最知名的還是他的「電梯理論」。

在一次訪談節目中,嚴介和用他非常獨到的「電梯理論」,闡述了他對於員工的評價標準。

嚴介和的辦公室在公司10樓,他在每天上樓等電梯時,經常會碰到員工和他一起等電梯,就在每天乘電梯的時間裡,他發現自己的員工可分為三等。

第三等員工,他認為沒什麼發展前途,可能註定碌碌無為一輩子,這種員工也是最多的。他們往往是和老闆一起上了電梯,自己按下了自己要到達的樓層,比如5層,然後幫老總按下10層,等電梯先到達5層后,自己下去,電梯繼續上行。

嚴介和覺得,這種員工不知道老闆的時間要比他重要,不會替老闆著想,只顧自己。這樣的人應該是沒有什麼發展前途的。

第二等員工,他認為有發展前途,但終究成不了人上人。這種員工和老闆一起上了電梯,自己明明要到達5層,但為了節省老總的時間,只按下10層,等到達10層后,看著老總下去。自己再按5層往下走。

這種人,嚴介和認為,老闆不知道你是為了節省老闆的時間,而浪費了自己的時間。這種員工知道為老闆著想,但不會替自己考慮,不會表現自己,往往將自己埋沒。因此,即使將來在事業上有所成就,恐怕也不會有大作為。

第一等員工,是他認為最有可能塑造為領導的人,屬於人中極品。但這種人少之又少。就是和老闆一起上了電梯后,自己明明要到達5層,但為了節省老闆的時間,只按下10層,但當電梯過了5層,繼續往10樓上行的時候,再按下5層,讓自己的做法被老闆看到。

他認為,這種員工雖然比第二等員工,僅多考慮了一點,但可以讓自己脫穎而出,得到上司的賞識。這種員工既為老闆考慮,也為自己考慮,效果非常好,是人中龍鳳。

這段視頻在網上流傳之後,有人對比嚴介和的「電梯理論」也把老闆分為三種:

1、進去就想公事的,這種勤奮努力的老闆,可以把公司做盈利。

2、進去就多花時間認識員工,關心員工,一方面了解公司業務,一方面樹立自己真誠親民形象的,這種有人格魅力的老闆,可以把公司做上市公司。

3、進去就觀察誰按幾樓,誰拍馬屁,誰精打細算,而且還自以為是,高人一等,甚至期望別人犧牲自己,為了省老闆幾秒鐘。不但如此,還臉皮夠厚,寫成管理理論,這種公司最後會倒閉,老闆淪為段子手。


第三種請嚴老闆對號入座。

但這件事並未就此結束,後來有人在微博上爆料:被嚴介和評為一等員工的只有一個人,就是他彼時剛到公司實習的兒子嚴昊。

「狂妄的」嚴介和

當時公司的人還不認識嚴昊,只把他當作一個實習生。正是他在與嚴介和同乘電梯時,不斷用各種眼神,手勢阻止同事不要按自己樓層,過後再按。然後,嚴介和以此為理由把嚴昊直接提拔為辦公室副主任。

果然還是兒子最了解老子。

「狂妄的」嚴介和

再說回嚴昊,嚴介和對嚴昊經營管理能力的培養從其進大學校門便開始:

大一的時候,在太平洋當辦公室主任;大二當總經理助理;大三當常務副總經理;大四當總經理。

大學畢業第一年進入集團其中一家公司「江蘇太平洋」任董事長。這家公司原來年年虧錢,嚴昊去了一年就盈利8000萬,第二年盈利接近10億。

這個數據提升簡直逆天,如果….「太平洋」真的不是一家房地產公司的話。(請自行體會)

不過嚴昊也非阿斗,他在多次場合調侃自己:「只是生的好。」

四年後,胡潤研究院發布《2015胡潤百富榜》,56位「80后」富豪上榜,29歲的嚴昊及家族以910億財富躍升為胡潤百富榜第六位,且是排名前十中唯一一位「85后」新生代企業家。

據胡富稱,嚴昊率領的蘇太華系再入世界500強,以近4000億營收額排名全球第156位。

嚴介和的危機

2017年1月17日,在太平洋建設的官網上刊登著這樣一條新聞:

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縣委書記馬衛東一行蒞臨太平洋建設總部考察,嚴介和主席予以會見,雙方就商水縣基礎設施投資建設展開友好會談。

馬衛東表示:十分榮幸能與嚴介和院長這樣一流的思想家、企業家、哲學家暢談。

「思想家」、「哲學家」嚴介和,也為馬書記闡述了自己兩個深邃見解:「優秀的都是簡單的」,商水的發展要「從大招商走向招大商」,「不是愛拼就能贏,會拼才會贏」。

這個新聞通稿呈現出來嚴介和身上兩個明顯特徵:

要經常與政府打交道。太平洋建設賴以生存的的BT模式,正是以企業包攬市政工程,並且先替政府出資建設,再逐步收回資金的模式。

嚴介和酷愛中國古典文化。嚴介和出了一本書叫做《新論語》,書里收錄了嚴介和各種心靈的雞湯語錄,起名《新論語》嚴介和的意思很明顯:想把自己比喻為孔子。嚴介和把集團的最高決策機構不叫董事會,叫做:「華佗論箭組委會」。

解釋很有意思:太平洋就像古代名醫華佗,服務於政商兩界,並且為之把診問脈,解除疑難雜症。

而「論箭」中的「箭」之所以是火箭的「箭」而不是刀劍的「劍」,是因為地面弩劍的時代已成為過去,空中彈箭的時代已經走來。而箭的高度、速度、精準度和厚重度都是劍所難以企及的。所以要從昨天的「華山論劍」走進今天的「華佗論箭」。

所以嚴介和的發家史一直繞不開政府的話題。

2002年,太平洋集團的年產值不過20億元。而真正令嚴介和的身家急劇膨脹的是2005年初開始的一系列對國有企業的併購。

那一年嚴介和成功收購了31家國有企業,涉及資產總額達60億元。僅一年內以年產值不過20億元的身家去收購高達60億元的國有資產這一項,其財技驚人。

嚴介和的邏輯很簡單——通過收購業績不佳的國有企業,從而博得當地政府的好感,進而在當地的市政工程中分得一杯羹。

國資收購在給嚴介和帶來隱形財富的同時也孕育危機。媒體質疑嚴介和空手套白狼,導致國有資產流失。

輿論風潮又引發了銀行催債,2006年,太平洋建設資金鏈斷裂,嚴介和成為被告,多處住宅被查封,並被限制進入高檔娛樂場所,2007年,他被迫卸任董事局主席。

在這段時間,嚴介和大部分時候選擇了不回應。

風波平息之後的2013年,在接受南方都市報採訪時,嚴介和說,當時欠債達到130多億。

嚴介和表示,「我不欠銀行的錢,欠債都是因為收購、擔保的企業,連帶的責任。我就說給我一點時間,後來幾個月就還了。

當時該賣家產都賣了,只要是我擔保的我就認賬,做好了壯士斷臂的準備,最後沒有留下任何污點。老子的債務留給兒孫去還,我覺得太丟人了。」

太平洋建設另一個令人詬病的地方在於信息不透明。

榮登一個個世界級的榜單,但嚴家究竟有多少財富?旗下企業如何分佈?由於太平洋建設還未上市,所以很多地方至今仍是一個謎。

「狂妄的」嚴介和

後來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採訪時,嚴介和曾表示,他不願意把自己的財產公之於眾,他掌控的企業不上市。

嚴介和認為資金模糊比較安全,而他2006年遇到的那個風暴,如果不是資金模糊,不可能挺過去。狡兔三窟,嚴介和卻是狡兔九窟了。

想要了解太平洋建設和嚴家的財富,每年的《財富》500強榜單和胡潤百富榜成為不多的渠道之一。

現在的嚴介和已經退居二線,專註於自己的文化事業,著書立說和傳道授業。

已經有《新論語》、《管理境界》、《中國企業家的成長成熟成功》、《產業決定未來》、《根本冠》等5本著作等身,在莫言之後,他努力向著諾貝爾獎發起衝擊。

但還可以經常在各種職場綜藝,電視訪談中看到他。前幾年嚴介和還被非誠勿擾女嘉賓俞斯亮爆料,在給他當秘書時倍受騷擾。

「狂妄的」嚴介和

俞斯亮

而狂人嚴介和連通過公司發聲明都沒有,直接也在微博赤裸的的回懟:「我不能保證她是否跟多少個小男孩、大男孩、中男孩和老男孩上過床,但我用我的人格和祖宗八代的良心對天發誓,我沒有跟她上過床。」

這不像一個千億富豪應有的樣子,更像是一個網紅在炒作;這更不像思想深邃欲比肩孔子、追上莫言的《新論語》作家、思想家。

但這就是狂妄的嚴介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