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财经播报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摘要:礪石導言:一代代創業者,一代代企業都芳華已逝,流逝在這光陰里,後來人都慢慢遺忘了他們的勇敢,他們的智慧與他們的努力。今天寫下這篇文章,就以此文獻給聯想過去34年的芬芳年華吧。劉學輝|文國際上有很多優秀

礪石導言:一代代創業者,一代代企業都芳華已逝,流逝在這光陰里,後來人都慢慢遺忘了他們的勇敢,他們的智慧與他們的努力。今天寫下這篇文章,就以此文獻給聯想過去34年的芬芳年華吧。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劉學輝 | 文

國際上有很多優秀的百年企業,例如惠普、IBM與通用電氣等等,他們都在百年發展史上經歷過多次谷峰與谷底。相比這些國際上的優秀企業,大多數中國企業都還很年輕,並沒有經歷過一個完整的興衰周期。

而34歲的聯想,作為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歷史最為悠久的企業之一,其已經經歷了多次重大危機的洗禮。

柳傳志力挽狂瀾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聯想集團出現了歷史上最大的一次虧損,該財年,聯想全年虧損2.2億美元,到了生死存亡的關頭。

2009年2月份,聯想集團創始人柳傳志被迫出山,重返聯想集團隊伍,出任董事長。解僱外籍CEO,楊元慶則重回CEO職位,兩人又開始了接下來兩年多的楊柳配。

柳傳志回歸聯想集團后,在董事會結構、組織架構與企業文化上都做了徹底的調整,並制定了「進攻」和「防守」兩方面的策略。進攻是指聯想集團要積極涉足消費市場與新興市場,而防守則指的是要繼續穩固中國市場及全球企業級客戶市場的領先優勢。

隨著柳傳志與楊元慶一系列變革策略的落地,2009年11月5日,聯想集團公布截至2009年9月30日的第二財務季度財報,財報顯示,聯想集團全球個人電腦銷量同比去年上升17%,而同期全球整體市場銷量只比去年上升2.3%。

聯想集團不但在第二財務季度跑贏大市,實現扭虧為盈,全球市場份額也創下新高,費用率達到併購IBM PC業務以來的最佳水平。

兩年之後,也就是2011年11月2日,聯想集團發布2011財年第二財務季度財報,再次交出優異成績。聯想集團該季度銷售收入為77.86億美元,同比增長35%;凈利潤1.45億美元,同比增長88.9%,聯想集團的市場份額也創下新的紀錄,躋身成為全球第二大個人電腦廠商。

這些數據都佐證:柳傳志已經力挽狂瀾,將聯想集團帶出了金融危機期間的泥淖。

在北京香格里拉酒店舉行的2011財年第二財務季度業績發布會上,聯想集團同時宣布,老掌門柳傳志已經完成拯救聯想危機的使命,將再次卸任聯想集團董事長一職,由CEO楊元慶兼任。

楊元慶在登上舞台講話的那一刻,向坐在其右側的柳傳志微微鞠了一個躬,這個鞠躬,是楊元慶發自肺腑對柳傳志的感激與欽佩。

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滑鐵盧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柳傳志2011年卸任聯想集團董事長后,在接下來的2012、2013財年,聯想集團一度迎來歷史上的最好光景。

聯想集團個人電腦業務穩步上升,逐漸取代惠普、戴爾,成為全球PC之王。同時,聯想智能手機業務也快速發展,在2013年,力壓蘋果、三星、華為與小米等競爭對手,成為中國智能手機銷量冠軍。

但是好景不長,隨著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一方面智能手機與平板電腦開始大比例替代個人電腦,導致全球PC市場出現快速下滑;另外,聯想智能手機業務也因多次戰略失誤,遭遇銷量滑鐵盧。經過2013年的短暫輝煌之後,聯想集團的智能手機業務在接下來幾年跌入冰點,喪失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大好機會。同時,那幾年家庭互聯網領域也蓬勃發展,聯想智能電視雖然一度佔據先機,但最後也功敗垂成。

2016年5月26日,聯想集團發布了截至3月31日的2015/2016財年全年財報,這份答卷很不理想。集團全年收入為449億美元,同比減少3%;凈虧損為1.28億美元,而上一財年凈利潤還高達8.29億美元。

其中,聯想集團的全球個人電腦銷量同比下跌6%至5600萬部,收入同比下跌11%至296.46億美元。聯想集團全球智能手機銷量同比下跌13%,只售出6600萬部,在最重要的中國市場,聯想智能手機更是下滑到只有1500萬部銷量,跌出前五。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的再次虧損,引起輿論一片批評之聲。其中,更有與聯想集團積怨頗深的某知名財經媒體人,借著這次財報發布,發表系列文章對聯想集團進行猛烈批評。我覺得這些批評有失公允,聯想集團當時並沒有那麼糟糕,2015/2016財年的虧損,並非經營性虧損,而是聯想集團重組摩托羅拉手機與IBM伺服器業務帶來的一次性支出所致。我當時寫了一篇文章名為《聯想集團有那麼糟糕嗎?xxx們請不要再碰聯想的瓷》,希望媒體給予聯想集團更多的寬容與鼓勵,而不是落井下石、嘩眾取寵。

這篇文章在行業內引起了較大反響,導致上述媒體人對聯想集團的批評也戛然而止,某種程度上幫聯想集團化解了一次正在蔓延的輿論危機。

那時,我對聯想集團接下來的自救寄予厚望,因為當時聯想集團的個人電腦業務依然穩健,智能手機業務如果策略得當,還有復甦的機會。但是聯想集團接下來的表現卻不盡如人意,尤其在智能手機業務上的表現更是讓人失望,戰略搖擺不定,高管紛紛出走,員工士氣低迷,聯想智能手機最終在中國區的業務陷入停滯。

2017年5月25日,聯想集團發布了截至2017年3月31日的2016/17財年財報。

2016/17財年,聯想集團的營業額同比去年再次下滑4.2%至430億美元。其中個人電腦和智能設備業務的收入同比下跌2%至301億美元,移動業務的收入同比下跌10%至77.07億美元,數據中心業務的收入同比減少11%至40.69億美元。

這一年,聯想集團的三大核心業務集體下滑。

尤其全球智能手機銷量大跌22%,在中國區更是只有不足300萬的銷量。300萬銷量,在中國4.5億部手機的市場規模前,可以忽略不計。

對聯想集團過去幾年的無所作為倍感失望,2017年下半年,我先後寫過兩篇對聯想批評較為激烈的文章。諷刺的是,這兩篇文章被很多媒體轉載與引用,筆者也一度與前面提到的那位媒體人被並列稱為批評聯想最激烈的兩位代表人物。

但實際上,我與聯想一直頗有淵源,聯想是我非常尊重的一家企業,柳傳志也是我非常敬重的一位企業家,我真心希望其能夠再創輝煌。

聯想2018年會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2018年2月10日,聯想集團組織召開兩年一度的春節聯歡晚會,筆者受邀參加。不親身處在一家公司其中,很難對其有一個真實、客觀的了解,而企業年會是一個較好的、可以近距離觀察企業的機會,我抽出時間參加了聯想集團的這次年會。

2月10日,周六,在北京首都體育館召開的聯想集團2018年年會,萬人滿座。除了欣賞到一場高質量的聯歡晚會,還近距離觀察到了聯想集團內部員工的真實風貌。

從年會可以看到,聯想集團目前依然人才濟濟、底蘊深厚,另外,可喜的是,聯想集團高管對目前的危機與過去的失誤並不諱言,都能坦誠相對。

在晚會節目中,參加表演的員工還頻頻拿楊元慶、劉軍與童夫堯等核心高管調侃,讓我們看到了一個活潑的,並不像外界傳說中那樣極其官僚的聯想集團。有一位媒體朋友在微信群里發了一句話說,「敢於公開調侃老闆的企業,都是一個好的企業」。

更為重要的是,在這場晚會中,我還看到了聯想集團員工的高漲士氣,他們為聯想集團的光榮歷史而自豪,他們為聯想集團目前的問題而憂心,現場一次次經久不息的掌聲,讓我們看到了聯想集團的活力與凝聚力。

每次參加企業年會,都會被企業內部員工的情緒所感動,因為只有他們最能感受到企業所付出的努力與所經歷的不易。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聯想集團的大家長,創始人柳傳志也出席了當天聯想集團的年會,聯想(中國)總裁劉軍、聯想集團董事長兼CEO楊元慶分列其左右。同坐在主席台的還有聯想集團的其他總裁室成員,喬健、喬松、童夫堯、賀志強、芮勇以及其他兩位外籍高管。

柳傳志在年會上發表了公開演講,他在演講中追溯了聯想集團歷史上的幾次重大危機。

第一次危機是1994年,那時國家為了推進各行各業的信息化,把進口電腦的關稅由200%降低到26%,並取消了批文。中國的民族品牌因此受到巨大衝擊,面對IBM、康柏這樣的龐然大物,中國民族品牌跟他們比,就像是一個小舢板和航空母艦比。長城電腦的0520,就是在這次危機中煙消雲散。

那個時候柳傳志正在生病,住在海軍醫院,他在海軍醫院部署了這場對抗洋品牌的戰鬥,把組織架構從根本上做了轉變,建立了以29歲的楊元慶為領導的個人電腦事業部,並帶著他們向電子部部長鬍啟立許下承諾,表示聯想集團將堅決豎起中國民族工業的大旗。

就這樣,聯想集團開始了與洋品牌的浴血奮戰,到2000年底,聯想電腦在中國的市場份額高達30%,比後面二三四五名加起來還要多。

第二次危機是2001-2002年,那是因為戴爾電腦進入中國市場競爭。當時,戴爾從美國打到歐洲,其線上直銷模式所向披靡,沒有人能與其抗衡,2001年,聯想集團的市場份額也受此衝擊,降低1%到29%。

2002年,柳傳志曾在聯想集團大會上說,「聯想要做出樣子,讓戴爾知道誰是聯想,誰是楊元慶」,講完這個話以後,到了年底,聯想集團卻被戴爾打得一塌糊塗。柳傳志說,「最後,不是人家知道誰是楊元慶,而是我們知道了誰叫戴爾。」

2003年,聯想集團開始雙線作戰,一條線準備和IBM的併購談判,另外一條線準備跟戴爾的這場反擊之戰。當時,楊元慶主要精力放在指揮與IBM的併購談判,現任聯想(中國)總裁劉軍指揮了針對戴爾電腦的這場反擊之戰。

與戴爾電腦一役,柳傳志也親臨前線了解情況,知己知彼。最後,聯想集團創造出了一種雙模式,不但有戴爾的直銷模式,還有聯想自己的分銷模式,持續到2003年底,聯想在銷量與營業額上完全戰勝了戴爾電腦。從那一年開始,戴爾電腦在中國就一直沒有翻過身。

柳傳志回憶說,「如果那一年,我們真的要是打了敗仗,那是什麼情況呢?那就是股價大跌,跟IBM的談判是要拿股價去買的,一半現金,一半股票,那會把大量的股票賣給IBM,但是打贏了這一仗,情況就不一樣了。這是聯想出生入死的一仗。」

第三次危機,就是文章開始提到聯想集團2008年金融危機期間的大虧損,當柳傳志講到聯想最終扭虧為盈,並成為全球PC之王時,他興奮的大吼一聲「鼓掌」,並高喊「這就是聯想的光榮!這就是聯想的驕傲!」

全場掌聲經久不息,有些聯想老員工眼中泛著淚花。

講完三段振奮人心的光榮歷史,柳傳志話鋒一轉,他說「但是,到了今天,毋庸置疑,聯想集團面臨著嚴峻的、尖銳的挑戰。從外部環境來說,這個挑戰來自於這個時代是個多維不確定的時代。是個科技創新、業務模式創新能夠顛覆一個產業,甚至是顛覆社會習慣的時代,是一個群雄崛起的時代」。

「而從內部上講,我們的工作有失誤。有失誤正常嗎?很正常,沒失誤不正常。我們雖然總的來說,過關斬將,一路走過來,但是犯了多少錯,我本人又犯了多少錯?關鍵是面對失誤,我們一定要有一個非常虛心的態度,要直面現實,要認真的,反覆的復盤,去尋找自己的問題。從中認真的總結經驗教訓」。

最後,柳傳志鼓勵聯想集團的團隊,他說「我相信,有這種態度,有以元慶為代表的有追求、堅韌不拔的這種精神,有剛才劉軍講的雙手沾泥,熱血拚搏的新文化,我相信,聯想這隻雄鷹永遠會在天空中高高飛翔,在行業的頂峰上,聯想的戰旗永遠飄揚。」

柳傳志曾在兒子柳林的結婚典禮上講過一段話,「三十多年前有一個電視劇叫阿信,電視劇的開頭就是在日本的高速列車上,一個滿頭銀髮的老奶奶帶她的孫子看她創造的產業帝國。我正殷切地盼望著這一天!」

從此可以看出,柳傳志為他創建的產業帝國感到自豪。他不希望聯想集團就此歸於平庸,而是殷切的希望聯想集團能有一場正名之戰,來維護聯想,維護自己過去30多年在行業中的榮耀。

但這場戰爭已經不能再指望柳傳志親自率領,一方面柳傳志年事已高,很難像前幾次一樣,衝到一線,解決戰鬥。另外,即使柳傳志還有精力,也有能力,聯想集團也不應該再對其過度依賴,這場正名之戰必須由楊元慶親自去完成,聯想集團才能算得上一個成熟的企業。

結語

聯想集團創建於1984年,至今已經有34年的歷史,在這34年過程中,無數同時代或者更晚的企業都已經消失,而聯想的戰旗卻依舊在行業里高高飄揚。

雖然錯失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大好機遇,但聯想集團依然是全球最成功的個人電腦企業,也依然是中國全球化最成功的科技企業之一。聯想集團之外,聯想控股在香港上市,也是中國最成功的多元化投資控股集團之一。更為重要的是,聯想集團為中國的互聯網進程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就像人有生老病死一樣,每一個企業也都不可避免的出現危機,這是亘古不變的歷史規律。聯想今天遇到了,百度也遇到了,IBM曾經遇到過,蘋果也曾經遇到過,未來華為,阿里巴巴同樣也會遇到。

我們其實不應該對聯想集團有太多責難,而是應該多給其一些寬容與鼓勵。作為旁觀者,我們很少能親身感悟到企業內部為此而做出的努力與不易。

聯想集團年會現場,柳傳志在演講中與媒體開了一句玩笑,他說「記者除了給總書記鼓掌,很少給其他人鼓掌」。

但今天,我想還是給一直飽受批評的聯想再鼓一次掌。34年,聯想的戰旗能夠一直在行業里高高飄揚,這已經是中國商業史上一個非常了不起的成就。

聯想戰旗34年高高飄揚

聯想集團年會尾聲,在率領眾高管朗誦的詩歌《四季聲想》節目中,楊元慶高聲朗誦,「感謝這光陰,讓我們歷芳華,不負韶華」。

一代代創業者,一代代企業都芳華已逝,流逝在這光陰里,後來人都慢慢遺忘了他們的勇敢,他們的智慧與他們的努力。

今天寫下這篇文章,就以此文獻給聯想過去34年的芬芳年華吧。